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4章 不想再战了
    第二日,果然如言霄他们猜测的那般,逍遥王的军队,开始集结全部的主力在前,准备从覆水突围。

    逍遥王言善亲自带兵,叛军势如破竹,竟然真的被他们突围出了好长一段距离。

    “王爷,对方现在气势高涨,照这情况下去,他们成功突围不是没可能。”

    前来报信的将领,跪在言霄言渊二人面前,忧心道。

    见言渊把玩着手上的地图,忽地嗤声一笑,道:“二哥真不愧是二哥,这样的情况下,竟然还能让他突围出这么长的一段距离出来。”

    他放下地图,起身往外走,“我过去看看。”

    言渊既然去了,言霄就没打算凑热闹,平乱之战,本就不需要他们兄弟三人一并来此。

    那将士见言渊出马,心下也稍安了一些。

    言渊刚出了帐刚上了马,便见柳若晴正疾步朝他这边走来,这会儿,她腹中的胎儿已经三月多了,小腹微微有些凸起,言渊见她过来,赶紧翻身下马,快步朝她走去。

    “你怎么了来了,快回去休息。”

    “我跟你说句话就走。”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孕的原因,她总觉得心脏负荷有些大,这才走了几步,便有些气喘吁吁。

    “好,你说。”

    “二嫂他们也在覆水这边,你们强攻的话,如果可以,还是不要伤害到尧儿吧。”

    言渊听到她特地跑来说这个,不禁失笑,低眉看着她,道:“你特地跑过来,就是为了叮嘱我这个?”

    柳若晴也知道自己有些小题大做,两军交战,二嫂他们虽然在覆水,可并不在战场这边,基本上是不会伤到他们。

    可许是因为当了母亲,自己也有个跟尧儿差不多年纪的孩子,柳若晴一想到那个小的孩子也要承受他祖父的过错,心中便有些不忍,这才跑过来叮嘱言渊一番。

    一方面,两军交战,难免有什么意料之外的事发生,另一方面,一旦二哥败了,那些躲在寨子里的家属同样会获罪。

    言渊就是有心不伤害他们,也不代表下面的士兵会对他们手下留情。

    言渊见她秀媚深锁,忧心忡忡的模样,便笑着点头应了下来,“好,我答应你,绝不让人伤害尧儿。你放心吧,先回去休息,乖乖等我回来。”

    “嗯,好。”

    柳若晴点点头,转身王回头,走几步,又回过头来,见言渊已经坐在马背上,却并没有离开,见她回头,便对她笑着挥了挥手。

    她回以笑容,这才转身快步离开,也不知道为什么,心总是悬着,放不下来。

    逍遥王的大军势如破竹,眼看着便有突围之势,负责攻城的大军,现在却只有了还手之力,领军将领心中越发焦急了。

    越是着急,战术便越乱。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低沉却让人安心的声音,事实地传了过来,“屠将军,稳住了。”

    声音不高,语调平平的,却让人瞬间振奋了起来。

    “王爷!”

    那人回头,看到言渊坐在马上,什么都还没做,便给人一种如天神般降临的气场,瞬间让在场那些手忙脚乱的士兵心下安稳了许多。

    言渊过去之后,坐在马上,也没做什么,只是观察了眼下的战局,以及士兵们所在的位置,当下便做了战术改变。

    “陈将军,传令下去……”

    他在马背上俯身,对快速跑到他面前的陈将军耳边耳语了几句,陈将军闻言,顿时眼底一亮,“末将这就传令下去。”

    很快,朝廷大军这边便改变了整个作战战术,使得原本的战局也出现了极大的逆转。

    逍遥王的大军这边,原本势如破竹的战局也被逆转,开始被逼得步步后退。

    言善坐在马上,看着远处那个比他小了二十来岁的弟弟,就在不远处跟他对视着,他眯起双眼,笑了笑。

    “真是本王的好弟弟。”

    也真是他的好克星!

    逍遥王这会儿也不知道该笑,还是该气,或者是该后悔,当初在逍遥王府的时候,就该杀了他。

    说到底,还是自己一念之仁了。

    他原本是有机会的,可偏偏,他一出现,便扭转了整个战局,也将他一步一步逼向死亡。

    到底是他的克星,还是他本就不如他,从前父皇对他的夸奖,使得他太自负了,才会有今天吗?

    说来说去,他的能耐,还是比不上他这个弟弟么?

    逍遥王心里不甘又愤恨,还有许多复杂道不明的情绪在他的眼底百转千回。

    他开始想起了曾经的种种,想起了自己跟大皇兄在御书房里听父皇的聆讯,他也曾发誓过要誓死效忠大皇兄。

    想起那个虽不是他的生母,却把他养在自己膝下,没亏待他分毫的嫡母,想起凤仪宫里他从乳母手中接过的那个刚刚出生的小皇弟……

    又想起了他刚认识兰儿时,她在一片牡丹花丛前,对着他浅笑盈盈,遮住了满园的芳华,想起成亲那晚,他掀开红盖头时,那个比牡丹更美艳的女子。

    想到她费劲千辛万苦生下他的唯一的儿子……

    想到他的儿子也开始娶妻生子,他的嫡长孙,他的乖巧聪慧的尧儿……

    可转眼间,一切都变了,一切的美好,变得狰狞,就好似一张美好祥和的面皮被他硬生生地给撕扯了下来,面对他的是一片令人作呕的血淋淋的死亡之气。

    所有的美好,被他的野心,被他的不甘,硬生生地给破坏了。

    耳边,是震天的马蹄声和厮杀声,有人从马上倒下,有人从地上站起,继续奋勇杀敌。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在想,如果他手下的将士们,是为了替他保家卫国而战死,那样的荣誉该有多光荣,可如今,却成了乱臣贼子,就是死在了战场上,也并不觉得有多光荣。

    忽地,肩膀上痛,一把从远处射来的箭刺穿了他的肩膀,他吃痛般回过神来,刚才的恍惚也瞬间清醒。他这边的士兵倒了一大片,朝廷的大军势如破竹,他突然间觉得有些累了,不想再战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