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5章 临别酒
    就在这个时候,震天的马蹄声中,一个稚嫩的嗓音在其中穿梭。

    “叔公,叔公,你不要伤害我祖父,叔公,叔公……”

    言善的心,瞬间提了起来,循声望去,他的小孙儿,那小小的身影,竟然在震天的厮杀中穿梭着。

    “尧儿!”

    他惊呼出声,一口血腥味从他的喉间溢了出来,他从马上翻身下来,直接拔去了肩上的带着倒钩的箭头,一瞬间,痛得他面色发白。

    “尧儿,你回来,尧儿,快点回来……”

    言致远也在后面跑出来,一路追着儿子跑过去。

    小家伙跑的很快,好在两边的士兵都没有对一个孩子下手,让他躲过了重重围困,朝言渊跑去。

    言渊坐在马背上,眼下战局大定,他听到远处传来孩子的声音,嘴里唤着“叔公”,他心下一颤,转眼过去,便见那小小的身影,正穿梭在杀声震天的战场之中,朝他跑来。

    “尧儿,别过来!”

    他对着他吼道,心下大惊,直接翻身下马,快步过去。

    不远处,一把极速而来的弩箭对准言渊的胸口飞来,只听言致远一声“皇叔小心”,紧跟着,一声吃痛的闷哼声随即响起。

    言善正不顾一切地朝自己孙子这边跑来,也不管接下去即将面临自己的会是什么的,可眼前突然发生的一幕,却惊得他脚步都不敢动了。

    下一秒,他双腿一软,直接跪在了地上。

    言渊原本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小尧儿身上,根本没有注意到从远处飞驰而来的弩箭正对准他射来。

    在言致远喊了那一声之后,他还没来得及过来,就感觉自己的身子被谁用力震了一下,再回神,言致远已经在他面前,硬生生地替他接了那一箭。

    弩箭的威力极大,直接射穿了言致远的心脏,胸口的鲜血,开始失控般地往外涌。

    “致远!”

    言渊看着自己面前替自己挡下那致命一箭的侄子,心中的情绪颇为复杂。

    他跟这个侄子没见过几面,万万没想到,在这种生死关头,他竟然会替他挡下这一箭。

    原本飞沙走石的战场,也一瞬间停了下来,战局已定,再打下去也没什么意义了。

    “快去传军医!”

    言渊回头,对身后跑来的将领厉声喝道。

    小尧儿见自己的父亲浑身是血,瞬间吓得大哭了起来。

    “致远,你再坚持一会儿,皇叔那边有神医在,一定会救你的。”

    言渊的声音,变得沙哑了,一种无力感,遍及了他的全身。

    言致远笑着摇了摇头,脸上是前所未有的平静和放松,“皇叔,侄儿斗胆,求您一事。”

    “好,你说。”

    “尧……尧儿……尧儿什么都不知道,求皇叔……留他一命……”

    他不敢求太多,其实,他的母亲,他的妻子,对父亲的所作所为都一无所知,可他不敢奢求太多。

    谋逆的大罪,株连九族,自己的儿子是逍遥王的嫡长孙,他能用自己的一条命,换儿子一命,已经是一种强求了。

    “好,皇叔答应你,只要皇叔在,一定让尧儿平安长大成人。”

    有言渊这一句保证,言致远笑得更加释然了。

    他看到不远处,他的父亲悲痛欲绝地站在那里,却不敢往他这里来一步,他知道,他父亲不敢面对他。

    如果不是父亲的野心,他们全家都不会落到这样的下场。

    可他不怪他,谁让他是他的儿子呢。

    他对着言善露出了一抹宽慰的笑容,再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最后安详地闭上了眼睛。

    “远儿!远儿!”

    看到自己的儿子为了自己的罪念而赔上了性命,言善终于失声痛哭。

    逍遥王谋逆一案,最终以逍遥王的失败而告终。

    逍遥王全家被押解进京下狱,小尧儿破例被言渊单独带着,因为亲眼看着父亲惨死在自己面前,小尧儿吓得连夜发起了高烧,直到回到京城那天,才终于退了下来。

    朝中奏请处死言善的奏折,上了一摞又一摞,谋反的大罪,自然是免不了死罪。

    至于株连九族……

    言善的九族都是皇家,自然不可能全给诛杀了。

    逍遥王此时被关在天牢之中,心里竟然是前所未有的平静,这几十年来,他都没有像此刻这般平静过。

    他不甘过也后悔过,最后悔的,便是连累了自己的妻子,儿子,孙子……

    可是,他没有任何的资格为自己辩驳什么。

    毕竟,从他当初有了那样的心思开始,又怎么可能没想过,一旦事败,他的家人会面临着什么。

    言善的判决,下来了,皇帝终究还是顾念他是自己的亲叔叔,只赐了毒酒,留言善一个全尸。

    行刑当天,是言渊亲自来的,跟在他身后的,是来赐毒酒的太监。

    “放下吧。你们都下去。”

    “是,王爷。”

    所有人都退下,狱中只剩下他们兄弟二人。

    “二哥。”

    言渊心情复杂地看着面前一派平静的人,他看他的眼神,也是他印象中那个温和的哥哥。

    言善看了他一眼,眼底淌过一丝苦涩,随后,自嘲地笑了笑,“没想到你还叫我二哥。”

    言渊不可置否,在他面前坐了下来,拿起托盘上的另外一壶酒, 倒了两杯,一杯递给言善,一杯给自己。

    “临行前,我们再和一杯吧。”

    言善也没犹豫,端过酒杯,往自己的嘴边送去。

    言渊喝下杯中的酒后,才道:“既然是二哥,即使做错了事,也是二哥,不是吗?”

    他看向言善,笑道,表情平和。

    言善心头一涩,喉间梗着半晌说不出话来,只是那双一向温和的眼底,此时多了些水汽。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喝完了一整壶的酒,言善才看向他,道:“二哥能再求你一件事么?”

    言渊的眉头动了动,知道言善要说什么,便直接道:“二嫂他们,我会向皇上求情的。”闻言,言善总算是放下心来,没有再奢求什么,他有后悔过,在兰儿质问他的时候,他后悔过,在战场想回想过往的时候,他也后悔过。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