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7章 他的小棉袄
    “晴儿,我在,我在,你再坚持一会儿,答应我,再坚持一会儿……”

    言渊的眼底是曾经熟悉的恐慌和乞求,还伴随着令人透不过气来的绝望。

    “嗯,我会的,我一定会的……”

    看着言渊这副模样,柳若晴根本不敢说半句泄气的话,他眼中越来越深的恐惧和绝望,让她不忍心去看,更不忍心去说一些增加他内心恐惧的言语。

    “言渊,我会……我会生下我们的第二个孩子,以后……以后咱们都不生了,好不好?”

    她其实后悔了,真的后悔了,如果当初她听言渊的话不生了,就不会再面临一次如今这般的生离死别。

    她清楚自己眼下的情况,跟当初生珩儿时还是不同的,她不敢保证自己能活着替他生下孩子来。

    她看着他几次为自己担惊受怕,她真的后悔了。

    “好,不生了,再也不生了。”

    他的眼底,布满了水汽,不停地亲吻着她湿漉漉的额发,满心慌乱得除了不停地重复着这几句话之外,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外面,小世子言珩和小睿尧被奶娘一左一右牵着手,站在门外,都忧心忡忡地看着那扇紧闭的房门。

    “阿尧,你说我娘亲会没事吗?”

    “会的,你别担心,可能妹妹比较调皮。”

    懂事的小尧儿拍了拍言珩的肩膀,低声安慰道,可眼底同样带着一丝小小的担忧。

    这半年来,他都在王妃身边长大,他虽然不知道娘亲去了哪里,但是,他懵懵懂懂地知道娘亲再也不会回来了,再也不会来看他了。

    王妃待他极好,就像娘亲一样,他知道没有娘亲的感觉真的很不好,他不想阿珩跟他一样没有娘亲。

    两位小家伙都忧心忡忡地地盯着那扇门,只听的里头传来一声:“不好了,王妃血崩了。”

    “晴儿,别……别……”

    听到“血崩”两个字,言渊整个人一懵,瞬间觉得眼前昏天黑地一大片,耳边什么声音都听不见了。

    只是用绝望的乞求的眼神看着柳若晴,“晴儿,别丢下我,求你,别丢下我……”

    那种熟悉的分离气息离得他越来越近,好似随时就能把她从身边带走,将他的心也跟着碾得四分五裂。

    柳若晴抖着唇,声音发不出来,言渊凑到她嘴边,泪如雨下,“你说,我听着……”

    “我……我本来不想说这些丧气的话,我怕……我怕你会难过……”

    “对,我会难过,你乖乖的,好起来,你答应我,只要我不难过,你就好起来,好不好?”

    “可是,我真的……真的不行了,对不起,我不能为你把第二个孩子生下来。”

    “别……不要……不要丢下我,晴儿……”

    言渊已经痛不欲生,他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只是绝望地求她留下,别再那么狠心像上次一样丢下他。

    他真的没办法再承受一次。柳若晴扯开嘴角,笑了一笑,道:“言渊,我不会强求你好好活着,我知道,一个人痛苦活着是……是什么滋味,但是……但是我还是想告诉你,活着……活着真的挺好,如果哪一天,你再遇上一个让你心动

    的姑娘,她还能陪着你过一辈子……”

    “不可能,不会的,我一生得到的太多了,所以,老天爷是公平的,他不会再给我一个让我心动的姑娘,所以……晴儿,你若是走了,我便一辈子孤苦无依,你留下,留下好不好……”

    柳若晴闭上眼,想要将蓄满眼眶的泪水挡在里头,却还是不争气地落了下来。

    “孩子出来了,是个小郡主……”

    耳边传来产婆矛盾声音,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难过,孩子出来了,可王妃的血崩情况并没有止住。

    夫妻俩谁也没心思去管那个孩子,只是听得边上有人喊道:“一群没用的东西,都让开,让我来。”柳若晴无力地拉着言渊的衣领,继续道:“我其实什么都不怕,就是一个人走黄泉路,我都不怕,可我害怕过奈何桥,我害怕那碗汤,如果我喝下了,我就会忘了你,我不怕死亡,就怕遗忘,我要是忘了你

    ,该怎么办呀,言渊,下辈子你能来找我吗?你会找到我的,对吗?”

    “不会,这辈子你若是丢下我,我下辈子绝不会再去找你,不会,不会!”

    言渊嘶哑的声音中,透着绝望,曾经以为的无所不能,在此刻变得力不从心。

    “言渊……”

    “快走开!”

    柳若晴还想说什么,身旁的言渊便被人一把给拽开了。

    嘴巴被塞进去了什么药,又苦又涩,她想再看言渊一眼,却在下一秒,陷入了黑暗当中。

    言渊站在那里没有动,像是一个失去了灵魂的空壳,沉默地盯着床上毫无血色的人。

    看着面前的人,来来回回地忙碌着,他好似没了知觉一般。

    他跟她经历了这么多,一次又一次地生离死别都闯过来了,他自问从未做过伤天害理的事,为什么那么多次的生生死死,到现在,也没办法换回一次的花好月圆,白首偕老?

    他苦涩地一笑,什么都没说。

    乳娘小心翼翼地抱着小姑娘走到言渊身边,低声道:“王爷,您要抱抱小郡主吗?”

    言渊缓缓回过神来,看着耳边低声哭得像只小猫的小姑娘,她的脸,红得异常,神谷子曾说过,她的体内也带有蛊虫的体液。

    他缓缓伸手接过,看着自己还在娘胎之中便受尽苦难的女儿,她的皮肤吹弹可破,他甚至不敢碰她,就怕自己控制不住力道,会不小心伤到她。这是晴儿拼了命,辛苦为他生下的小棉袄,他本想用尽一生荣华去宠她,爱她,把世间最好的都给她,他曾为她构建了美好的将来,为她立下了各种苛刻的选夫规矩,只有过了她父王这一关的男子,才有

    资格娶走他的小棉袄。可如今,她的母亲离开了,他想,他为他的小棉袄构建的一切都成了虚无,这一辈子,他是没可能为她完成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