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8章 纵是黄泉也相随
    俯下身,轻轻地吻上了那柔嫩的小脸颊,小家伙似乎能懂父王的悲伤一般,原本低声的哭泣瞬间停了下来。

    将孩子交给了御医,他自己则始终待在房间里,里头的人还在忙碌着。

    她说,下辈子让他还去找她,他一片茫然,不知道自己下辈子能去哪里找她,可这辈子,他是知道的。

    如果这世间,真的没办法留住她,那他总是有地方去的,黄泉路上去找她便是,如果他速度快一点,还是能追上她的。

    耳边,传来一声无能为力的叹息,言渊的视线,缓缓投向此时满手是血的神谷子,情绪早已没了先前歇斯底里的绝望,而显得异常平静。

    就好似他早已经接受了一切的可能,也安排好了后事,所以才会变得这般从容镇定了吧。

    紧闭的窗户,突然间被风吹开,一丝带着凉意的风,吹起了他鬓角垂落的白发,那场景,好似他孤身一人,被置身在漫天雪花的雪地里,冰冷又孤独。

    神谷子走到他面前,原本还想奚落他一番,在见到他这副模样的时候,奚落的话,到了嘴边,终究还是没能说出口。

    “放心吧,她还有的救。”

    一句话,仿佛将言渊已经如死寂的眸子里,激起了千层的海浪,他猛然抬眼看向神谷子,垂在身侧的手,轻微地打颤着。

    “前……前辈是说晴儿她……”

    “对,还有的救。”

    言渊突然间笑了起来,好似堆积了许久不能发泄的情绪瞬间崩塌,他给神谷子跪下行了个大礼,这才冲到床边,紧紧地握住柳若晴近乎冰凉的手。

    这毫无生机的气息,僵硬的身子,如若不是神谷子亲口说她还能救,言渊根本就不敢相信。

    等到他的情绪渐渐平复之后,神谷子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也别高兴得太早,我说她还有救,不代表一定能救活她,明白吗?”

    言渊的身子,猛然一僵,回头看向神谷子一脸严肃的表情,心中好似已经接受了一切似的,道:“请前辈明示。”

    “她如今体质极弱,她自身的血液根本没办法跟体内的蛊虫抗衡,时间一久,她便会被蛊虫吞噬致死,继而变成活死人。”

    言渊听得脸上再无血色,只是听神谷子继续道:“为今之计,只有带她去天山,将她泡入天山冰泉之中,用冰泉的低温控制她体内蛊毒肆虐,到时候,我再想办法,将她体内的蛊毒分离出来。”

    言渊不知道神谷子口中说的“分离”是用什么样的方式,但是,只要有一点的希望,他都不可能放弃。

    “好,一切都听前辈的安排,前辈想要什么时候动身?”

    “先别着急,听我说完。”

    神谷子斜睨了他一眼,道:“至于这个方法最后能不能彻底救活她,我也没试过,所以,我不能跟你保证。”

    言渊早就料到了这个可能,因此,神谷子这么说,他到没有多少失望,只是迫切地想要神谷子赶紧救她便好。

    “是,晚辈明白。那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我们?”

    神谷子嗤声一笑,“不是我们,是我跟她。”

    他指了指床上躺着已经没了生命气息的人,开口道。

    言渊脸色一变,有些不明所以地看着神谷子,道:“前辈是说单独带着内子离开前往天山?”

    “当然,你跟过去太碍眼了,也帮不上我什么忙。”

    言渊急了,当下便对着神谷子竖起三指,保证道:“前辈,您放心,我过去之后,绝不会打扰您的。”

    “我说了不行就是不行。”

    他便转身往外走,边走边说道:“你自己考虑清楚,你若是执意要跟着,我便不会治她,好好想想,你有时间考虑,她却没那么多时间等,若是迟了,神仙下凡也救不了她。”

    言渊的脸色,又白了几分,他自然不敢拿晴儿的性命去跟神谷子赌这个气,可是让他单独带晴儿走,他是绝对不会放心的。

    “前辈,没有商量的余地了吗?”

    “没有。”

    神谷子摇摇头,道:“你也别想有什么方法威胁我,老头子我活到这把年纪,最不怕的就是威胁。”

    他就没看这小子顺眼过,现在看到他这模样,这半年来的恶气算是勉强出了些。

    最后,言渊只能咬牙答应下来,心想着大不了等他离开之后,他暗中跟着好了。

    可这样的心思,很快便被神谷子给拆穿了,“小子,别动什么歪心思,一旦让我知道你或者你的人跟着我,我保证不会再救她,你若是敢跟我打这个赌,便试一试。”

    言渊哪里敢赌,只能硬着头皮,咬牙应下,“一切听从前辈安排。”神谷子看他这副苦涩的样子,还有些小小的不忍,道:“你若真心爱她,安心在府中照顾你的子女,等她一阵子又能如何,你那个刚出生的女儿,情况也并不秒,所幸她中毒不深,我已经把治疗的法子告诉

    了陆元和,你好生照顾她便是。”

    “前辈说的是,敢问……内子多久可以回来?”

    “嗯……三五年吧,看情况,若是三五年后她还没有回来, 便是已经死了,你就别去找她了。”

    “不可能!”

    言渊想也不想,低吼出声,“前辈,她是我的妻子,我怎么可能让她死在外面。”

    他布满恳求地看着神谷子,已经忍让了好几步了,涩然开口恳恳求道:“前辈,不论结果如何,不论她是生是死,一定让她回到我身边,好吗?”

    说着,在神谷子面前跪了下来,深深磕了个头,“晚辈感激不尽。”

    半晌,听到神谷子无奈地长叹了一声,“行吧,行吧,真是受不了你,好了,五年吧,最多五年,她若是没醒来,我便把她带回来给你,如何?”

    五年,足够了,五年若是救不了她,就算留着那条命,也没用了。

    “多谢前辈。”当天下午,言渊便听从神谷子的安排,让人带着柳若晴,一路随着神谷子到了天山脚下。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