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0章 言霄VS沈沁(1)
    逍遥王的事终于告一段落,随着逍遥王,逍遥王妃等人一死,逍遥王府在东楚朝堂上,终将成了历史。

    逍遥王嫡孙言睿尧被靖王言渊暂时养在膝下,东楚的朝堂终于陷入了难得的太平之中。

    言霄从宫中回来,难得一身轻松,突然想起那已经数月不见的人儿,脸上的线条,不经意地便柔和了下来。

    回到王府,换下了沉重的朝服,一身月白色的锦缎,衬得他整个人多了几分儒雅之气,显得清雅脱尘。

    从屋中出来,迎面上来一身段娇柔,身着桃花色长裙的女子,言霄眼底的眸光,往下一凛,周身的森冷之气,将原本的儒雅瞬间掩盖。

    “霄。”

    秦桑浅笑盈盈地来到言霄面前,姣好的面容配上那浅粉色的长裙,使得她整个人多了几分让人心动的柔美。

    言霄看着她,微眯起了眼睛,掩去了眼底阴冷晦暗的情绪,任谁都看不见。

    秦桑今日来见言霄,是做了一番精心打扮的,不为别的,只因自己初见言霄之时,也是这样的一番打扮。

    如今,逍遥王已经伏法,她也没算背叛主上,现在,主上既然没了,她自然也要为自己的后半生想一想。

    而对她来说,言霄无疑是一个谁都比不上的选择。

    这也是她今日做这样一番打扮的原因,为的就是想勾起言霄和自己曾经那些美好的回忆。

    好在,自己这一次接近他使用的苦肉计还算成功,如今主上已死,再也没有人会让言霄知道当初她是有意接近她的。

    更何况,当初那个沈沁说她心怀不轨,言霄也选择了相信她,而斥责了沈沁,这不正说明在言霄的心里,他还是选择相信她多一些么?

    这样一种想法,让秦桑认定,只要勾起言霄曾经的情感,自己便有机会重新进入言霄的心底里去。

    恍惚间,她已经走到了言霄面前,见言霄眯着双眼一言不发地盯着自己看着,秦桑心里怦怦直跳,甚至已经想象着言霄开口夸她时的模样了。

    “你怎么在这里?”

    他开口,眼神已经恢复一片清明之色,而在这样的一双眼神里,秦桑看到了其中清清楚楚的反感和不耐。

    她心下一沉,一种隐隐的不安一瞬间爬上她的心头。

    半晌,才勉强从嘴角扯开笑容,道:“今日无事,便想来寻你说说话。”

    她目光带着殷切的期盼,看着言霄,微微伸手想要去抓言霄的手,却被他不动声色地给躲开了。

    秦桑心下一颤,面上却还是带着浅浅的笑容,道:“霄,这阵子一直在处理逍遥王的事,你我都没好好说过话了。”

    她说得楚楚可怜,殊不知他这样一幅模样,在言霄的眼底,就像是戏文里一个已经被人看尽了笑话却不自知还自以为瞒过了所有人的丑角,继续演得不亦乐乎。秦桑说得对,他们是好久没有说过话了,他也没想到自己会把秦桑这个女人忘得这么彻底,就好像她跟二哥其他卖命的手下一样,根本不需要他费心思去亲自处置,以至于到此刻,他惊讶地发现,这个女

    人竟然还会在他面前出现,以这般可笑的姿态。

    “你还没回答我,你为什么还在这里?”

    “还?”

    秦桑错愕,不知道言霄为什么会用这个“还”字,他是不想让她继续住在睿王府中了吗?

    这样想的同时,她也已经将这样的想法问出口了。

    “霄,你不想让我住在王府里了吗?是……是不是我在这里给你添麻烦了?”

    说着,她眼眶一红,脸上出现了手足无措的慌乱。

    一声布满嘲讽的轻笑,在她面前响起,她愕然抬眼看去,从言霄脸上看到的,除了讥诮之外,竟然没有半点的怜惜。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他不是说只要他在,就没人伤害她了吗?

    可他难道不知道,他此刻的表情比起任何刀剑都更加伤人吗?

    秦桑的眼睛一阵酸涩,半晌,才道:“霄,我知道我不该麻烦你的,可如今,我真的无处可去了,我……”

    她声音哽咽,悲伤地说不出话来,她觉得哪怕言霄这会儿对她已经没了感情,最起码她这副模样会让言霄心生怜悯,毕竟,她跟他之间,还有曾经的情分在。

    可她却忘了,她跟言霄之间,存着的不过就是曾经的情分,而那点情分,在言霄心中,早已经被没有了。

    “你的主人已经从这个世上离开了,你难道不应该跟着殉葬吗?”

    言霄绝冷无情的话语,仿佛将她打入了无望的深渊,一时间竟然让她缓不过来。

    她错愕地抬眼看向言霄,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霄,你……你在说什么呀?”

    “怎么?当初二哥派你潜伏在我身边,难道没跟你说过,一旦事败,就让你陪葬的话吗?”

    言霄挑眉,看着她一阵青一阵白的脸色,眼底除了嘲讽之外,便是不耐。

    “霄,你……你误会了,我……我没有要接近你的意思,我是被主子的人打伤了之后,才……”

    一声嗤笑,打断了秦桑为自己这一番没有底气又极为可笑的辩解。

    秦桑脸色惨白地看着言霄,眼底被绝望所浸染。

    “是你太自作聪明,还是在你眼里,我言霄只是一个任由你摆布的草包?”

    他的话,让秦桑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我……我……”她竟然一个字都没能反驳,她确实太自信了,以至于她竟然忘了言霄是什么样的人,当初她之所以能离间言霄跟先太贵妃的母子情分,并不是因为言霄太蠢,而是自己运气好,那个时候真的被他放在了心

    上。

    而如今却不一样,看得出来,言霄的心里是没有她的,至少,到这一刻为止是没有的。

    当感情全数被理智所取代的时候,她怎么能自信地认为自己还能骗过他?

    或许自己在他面前走的每一步,都在他的眼皮底下。就连那一次他告诉她 ,他们查到了龙狄太子身上的事,其实也是想借她的口,有意传达给逍遥王。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