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1章 言霄VS沈沁(2)
    他之所以斥责沈沁,不是因为相信了她,而是不想让沈沁掺和那般危险的事情当中去,又或者,他只是假装斥责了沈沁而让自己掉以轻心而已。

    这样想着,她有些颓败地涩然一笑,看向言霄,道:“你一直在利用我吗?”

    “咱们彼此彼此!”

    言霄冷笑,绕过她离开,甚至连跟她多说一句话的心思都没有。

    至于这个女人怎么处置,并不是他要去动脑筋的事情。

    “霄!”

    秦桑不死心,快步冲到他面前拦下了他,眼底满是悲伤不甘的色彩,不死心道:“你的心里,真的再也容不下我了吗?”

    言霄的眼底,微微一凛,眼底尽是冰冷之色,在这样的冰冷之中,她几乎找不到一丝的犹豫跟怜惜。

    见言霄的薄唇微微弯起,勾勒出了一抹带着嗜血残忍的弧度,就如一把弯刀,在她的心口上一片一片将她心上的肉割下来。

    “你该庆幸我心里没有你,哪怕我有一点把你放在心上,你这条命也不会留到现在了。”

    说完,他拂袖提步离去,修长高大的背影,透着让人心悸的决绝和无情。

    秦桑笑了,明白了言霄这最后那番话中的意思。

    他心里没有了她,无爱也无恨,把她当成了一个跟任何谋逆同党一样的人,自然,那样身份的人,自有人去处置,哪里需要堂堂睿亲王亲自动手。

    如果不是那些人误以为她还在言霄的心上,等着言霄空下了亲自处置,她这条命,确实不会留到今日。

    言霄出了睿王府,秦桑这个人很快便被他抛到了脑后,只因他此时此刻,满心满眼都是那晚被他斥责到伤心离去的身影。

    他曾对她说过,等到一切结束,便回京去沈家提亲,他想,是时候了。

    他的脚下,下意识地加快了许多,有些迫不急大地想去见那个丫头,想要告诉她,那晚他不是真心想要斥责她,只是不想她为了那样一件事去冒险而已。

    沈家离睿王府并不算远,言霄却觉得自己好像走了好几年似的,到了沈府外,紧闭的大门,看上去异常冷清。

    他拧了一下眉,走上前去,敲响了大门。

    稍许,便有人过来开门,门房是认得言霄的,这会儿见是他,整个人跪了下来,“草民见过王爷。'

    “起来吧。”

    言霄的目光,下意识地朝府门里头看了一眼,门房身上隐隐散发出来的酒味,让言霄的眉头微不可查地蹙了一蹙,心中莫名地不安了几分。

    门房大白天怎么可能被允许喝酒,沈府都没有人管了吗?

    压下心中的疑惑,他开口道:“你家老爷呢?”

    他没有直接问沈沁,不管怎么说,哪怕他身份高贵如亲王,说到底也是一个外男,直接来找沈沁,对她名声也不好。

    “回王爷,我家老爷和小姐去南边了。”

    “南边?”

    言霄心头蓦地一紧,“什么南边?”

    “江南苏城,去顾老爷那边了,小姐要跟顾家长房大公子成亲,亲事在顾家那边举行,老爷跟小姐一同去了,小姐的嫁妆也一并随老爷小姐去了南边了。”

    门房回答得小心翼翼,丝毫不敢有半点隐瞒,就连用词都是小心斟酌,生怕得罪了这位年轻的皇叔。

    可不管他怎么小心翼翼,发现自己说完这番话之后,睿王爷的脸色越来越沉,越来越黑,有一股郁气在他的眼底浸染开来。

    门房吓得直打哆嗦,额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说错了话,能让睿王爷这么生气,他的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好半晌,才听言霄问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回王爷,老爷和小姐已经离开两个多月了,小姐跟顾公子就在下个月底成亲。”

    两个月……下个月底……成亲……

    言霄的身形,晃了一晃,突然想到了两个月前的那个晚上,她突然出现在睿王府外,当时他还纳闷为何她大半夜会出现在哪里,难道是为了要跟他道别吗?

    所以,那晚被他斥责了之后,她便没再出现,是因为跟那个姓顾的公子去南边准备成亲去了?

    在那一刹那,言霄的心头,好似有什么东西被狠狠撕扯走了一般,心脏被扯开了一大片的伤口,鲜血淋淋。

    他的身影,猛地晃了好几下,始终没有再发出声音来。

    门房见他脸色难看,情况有些不对劲,他的心,也悬在了嗓子眼,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就在他心里打鼓,双腿开始不由自主地打颤着的时候,言霄突然从沈府跑开,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一路冲回了睿王府。

    “王爷……”

    “备马。”

    留下这句话,他急匆匆地回到自己的房间,随便收拾了包袱,便又冲出了门。

    不远处,秦桑看着言霄急急离去的背影,悲戚的眼神里,透着无尽的落寞和黯然。

    上了马,他直奔城门而去,绝尘而去。

    江南,苏城——

    七月的江南,与北边不同,夏日的灼热之中,带着一股湿湿的凉意,尤其是傍晚时分,凉风习习,沁人心脾。

    沈沁来了江南也有两月有余,跟顾涟修不同,她来了江南并没有住在顾家,而是住在沈老爷曾经买下的宅子里头。

    沈老爷富可敌国,因而他几十年从商下来,脚步所到的城镇,几乎都有沈家的宅院。

    沈沁没来过南边,初到江南的时候,还因为水土不服的原因,脸上长了疹子,好一阵子才有所好转。

    这日,她一人独自坐在府中的院子里,盯着满园不同于北方花园里种的那些花,许多她还叫不出名字,可却是非常漂亮。

    她想,以后生活在江南也不错,这里气候宜人,带着水乡的柔情,水乡孕育出来的女子,有着北方女子稍有的柔弱无骨,媚态万千。

    雨天的时候,一把油纸伞,缓步走在弯弯的小桥上,让人看着,心情都会下意识地平静下来。没来由的,她又想起了远在京城的那个人,逍遥王伏法之事,已经传遍了全国,她自然也听说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