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2章 言霄VS沈沁(3)
    如今,天下大定,朝廷什么样的风浪都过来了,他也应该能暂时轻松一些了吧。

    若情现在还怀着身孕,不知是男是女,她体内蛊毒未清,也不知道最后他们母子(女)二人会不会平安度过难关。

    若晴跟靖王来来回回经历了那么多次的难关都挺过来了,相信此生定会有个美好的将来吧。沈沁的眼底带着憧憬,也有些小小的羡慕,羡慕若晴此生能有一个她深爱着的男人正巧也深爱着她,哪怕那蛊毒最终真的将她吞噬了,最起码,她被靖王深爱过,也会一直深爱着,此生便不会再有遗憾了

    吧。

    跟着,她又想到了秦桑,她也同样羡慕她的,她被阁主放在了心上十几年,她让阁主为了她跟他的母亲反目,世间,能有多少女人有这样的幸运,会被一个男人这样放在心上爱着护着呢。

    今日的天气有些热,沈沁穿了一身薄薄的轻纱,多了几分江南女子的柔美。

    宽大的袖口,因为她撑起的手肘而垂落到手肘处,露出了那一道极淡的伤疤,淡到几乎看不见,可沈沁知道,这里曾有一条极深的伤疤,是那晚被秦桑用匕首划伤的。

    如今,这条伤口早已经结巴愈合,可那晚,那个人不悦的眼神,终是在她的心口上划出比手臂上更深的一道伤口,即使过去了这么久,这道伤口也未能完全痊愈。

    沈沁的心,不由自主地紧了紧,正欲起身回屋,却见侍女嘴角带笑地朝她走来,眼神中还带着几分打趣的意味。

    “小姐,顾大公子又来了。”

    侍女加重了“又”字,言语和眉眼间毫不掩饰的打趣,惹来了沈沁一记微嗔之色。

    “找打是不是?”

    说着,作势抬起手要往婢女的脑袋上敲去,见婢女敏捷地往边上一躲,“小姐饶命,奴婢错了,顾大公子没有‘又’来!”

    沈沁起身,要追着婢女打,正好见顾涟修已经随着她的父亲沈崇从外面进来了,见沈沁正在跟婢女打闹,沈崇声音一沉,“都是要出嫁的人了,还这么没点姑娘家的样子。”

    话虽这么说,脸上却没有什么怒气,只是回头对一旁那温润的男子,讪笑道:“涟修啊,沁儿这样子都是被我惯坏了,你可要多担待一些。”

    顾涟修莞尔一笑,朝沈沁尴尬的脸上投去一眼,随后淡淡地一笑,道:“沈叔言重了,我就喜欢沁儿妹妹这样的真性情。”

    江南女子最不缺的就是那种温柔娴静,说话轻声细语的模样,可总给他一种刻意表现的感觉,不像沁儿那样,一言一行,都透着一股真性情。

    沈沁听他这样说,面上倒是没多大的反应,只是淡淡地一笑,倒是沈崇听他这直白的情感流露,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便朗笑出声。

    东楚本就是民风开放的国度,对男女大方的要求并不高,婚前也没有一定要刻意回避的规矩,片刻之后,便听沈崇道:“好了,我这个多余的老头子就在这里打扰你们了。”

    说完,便绕开顾涟修身边,大步离去了。

    “我就喜欢沁儿妹妹这样的真性情……”

    丫鬟碧儿挨着沈沁,低低地重复着顾涟修的话,成功地被沈沁在手臂上拧了一把,她吃痛地求饶了几声,这才告罪,非常识相地退了下去。

    看碧儿走远之后,沈沁才回头看向顾涟修,扬唇笑了一笑,算是打招呼了。

    顾涟修是她即将要嫁的人,是她以后要共度余生的人,可她看到他的时候,除了敬重之外,没有半点怦然心动的感觉。

    就连碧儿在她身边打趣她,她甚至连耳根都没有红一下。

    她知道只因为自己的心里,其实是没有顾涟修的,最起码,到这一刻是没有的。

    她知道,这样对顾涟修很不公平,所以,她曾努力地想着要去喜欢顾涟修,努力地将顾涟修放到心上去,从而将那个遥不可及的人从心底赶出去,可是,这样的努力好似非常困难。

    那个人……如今应该已经重新跟秦桑过上了举案齐眉的日子了吧,说不定不久之后,她便会听到睿亲王大婚的消息了。

    顾涟修的目光,带着一丝灼热,停在沈沁平平淡淡的脸上,相比起沈沁,顾涟修这个大男人,反而因为刚才听到碧儿的低声打趣而耳根微微有些红,即使他面上掩饰得很好,因为并没有显得过于局促。

    他走到沈沁面前,讪讪地摸了摸鼻尖,低低地唤了一声,“沁儿妹妹。”

    虽然他也已经二十多岁了,早过了那种情窦初开的年纪,可是,在沈沁面前,他却像个十足的情窦初开的少年,耳根又开始隐隐发烫了起来。沈沁抬眼看他,客观来说,顾涟修是一个让女子心甘情愿为之沉迷的男人,俊秀英朗的外表,颀长的身姿,温润如玉,家世又极好,为人和善,笑起来的时候,就好像周身都披着一层暖暖的阳光,谁接近

    他,都会觉得非常舒服。

    她该喜欢上这个男人才是。顾涟修知道沈沁在打量他,他心里有些欢喜,却有些低落,因为他在她打量的眼神里,看不到一个女子对男子的爱慕,整双眸子里,都是冷冷清清的,好似对任何事物都没有投注更多的注意力,就是他,

    在她眼里,也跟其他一切都是一样的。

    沈沁回过神,视线从顾涟修的身上收回,道:“碧儿那丫头平时都是被我惯坏了,涟修哥你别见怪。”

    顾涟修静静地望着她恬淡的眉眼,比起在婢女跟前的轻松自在,在他面前,虽然并不显得过于陌生,可顾涟修还是能感觉到沈沁一言一行之间,带着谨慎的疏离。

    他不知道原因,只是以为她初来江南,又即将要嫁给他,有些不安才这样。

    “碧儿她是该取笑我,谁让我动不动就忍不住想要来找你。”顾涟修倒是并不否认自己的心思,看着沈沁的目光,温润之中带着一股不动声色的灼热,而说出来的话,让沈沁有些不自然,却唯独缺了一些羞涩。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