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4章 言霄VS沈沁(5)
    回想着刚才她身着红衣,抬眼看向他时,就好似世间什么都比不上她,独此一人,便占据了世间全部的光华瞬间。

    沈沁的身子,微微僵了一下,身子不动声色地跟他拉开了几分,对他露出了一抹微笑,见身旁还有两绣娘站着,她嗔怒地瞪了他一眼,道:“还有人在呢。”

    绣娘被她这话给逗笑了,道:“姑娘放心,顾公子难得跟往常那一本正经的模样不同,我们不会说出去的。”

    沈沁被绣娘的话给逗笑了。

    顾涟修确实如那绣娘说的那样,平时都是一副温润沉稳的样子,很少见他在外人面前会这般玩笑,倒真是少见。

    顾涟修见沈沁面上露出了难掩的喜色,心里也跟着高兴,就是面对绣娘们的打趣,也没半点恼意。

    他的目光,还是有些舍不得移开地在沈沁的脸上身上流连,看得沈沁越发变得不自在了起来。

    “那个……我先去把衣服换下来。”

    她起身走到屏风后,把嫁衣换下,重新换上了自己先前过来时那偏素淡的衣服,这样的打扮,将她身上的明艳都掩盖了几分。

    “衣服她们会收好送到府里去,我们先走吧,我再带你去别的地方转转。”

    “好。”

    沈沁没有拒绝,说起来,自己提前成婚之日早了两个月来江南,只是为了早一些时候适应这里的环境,避免成亲之日出现什么问题,除此之外,她倒没怎么好好逛一逛这被称为人间天堂的苏城。

    两人从楼上下来,正准备往店铺外出去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道欣喜的声音,“涟修。”

    沈沁二人收住了脚步,回头,便见一打扮过于奢华,浑身被珠宝堆贵气来的中年妇人快步朝他们走来,她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

    “大伯母。”

    顾涟修对着面前的妇人行了个礼,没有过多的热情。

    “大夫人。”

    沈沁自然也认识这妇人,顾家长房夫人周氏,是一个让沈沁觉得有些不愿交好的妇女。

    当初她刚来江南,随父亲去顾府拜访顾涟修的祖父母以及父母时便见过她。

    此人嘴上说话虽然客客气气的,但总是给人一种夹枪带棒,阴阳怪气的感觉。

    “我说涟修这个平时也不太注重打扮的人,今天怎么会出现在锦绣坊,原来是带沈姑娘来了。”

    妇人笑眯眯地看着沈沁,硬生生地将眼底的妒意给压在了心头。

    顾涟修不太想跟周氏说太多的话,这妇人着实是个上不得台面的,说话也从来不顾及场合,他真不希望让沁儿从此人口中听到一些不堪入耳的话。

    “我跟沁儿先走了,大伯母慢慢挑。”

    说完,示意沈沁离开,却被周氏不着痕迹地拦在了门口。

    见她伸手将身旁一直沉默着的女子往他面前一推,道:“宁儿,还不快见过大表哥。”

    那沉默的女子倒是没料到周氏会突然将她推到顾涟修面前,错愕了一下,这才陡然反应过来,对着顾涟修行了个礼,“见过大表哥。”

    顾涟修看了一眼面前的女子,见周氏眼底放光的模样,不用猜便知道她打得什么主意。

    心下有些不耐,微微对那女子点了一下头算是回应,便要带着沈沁离去,可周氏挡在门口,偏偏就不让他们就这样走了。

    “涟修啊,说起来,你跟宁宁也有十几年没见了吧,小时候宁宁来顾家玩,你们可是成天待在一起玩,我跟你大伯父还玩笑说,长大了让宁宁嫁给你呢,没想到这一转念都这么多年过去了。”

    顾涟修的脸已经沉下来了,目光有些担忧地朝沈沁看了一眼,见沈沁面色如常,心下稍安。

    而那个叫宁宁的女子,听周氏这么说,又是一阵愕然,跟着又蹙起了眉,好似不太喜欢听到周氏这句话。

    “姑母,您胡说什么呀。”

    顾涟修的目光,投向周氏,那双往日温和的眸子里,多了几分凌厉,饶是周氏往日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在顾涟修这样的眼神下,还是下意识得被吓住了。

    顾涟修这会儿确实怒了,周氏这人虽是顾家长房的正室,可言行举止着实上不了台面,嫉妒心又强。

    顾涟修的父亲顾蹇是顾涟修祖父的第二个儿子,却是如今顾家家主,整个顾家的产业,全是他父亲顾蹇赚来的,这已经让长房嫉妒眼红。

    可长房要靠他们二房过日子,太多的不满,也不能明着表现出来,只能平时说话阴阳怪气,夹枪带棒。

    顾涟修懒得跟他们计较,免得自降身份,有些话,他听听过去也就算了,可周氏不该当着沁儿的面,说这些似是而非的话。

    这位周家姑娘小时候确实来过几次顾府,但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大房那边,他们顶多就见过一两次面,都能被周氏编排成要论嫁娶的地步。

    沁儿不计较便罢,说是计较,他怕她误会,甚至会对这次的亲事产生心结。

    毕竟,他感觉沁儿其实对于嫁给他这件事,虽然不排斥,却也没有像他这么热忱和积极。

    由始至终,她的眸光都是淡淡的,若是因为周氏这话而跟他产生一些不必要的误会,那就不太好了。

    可周氏是他的伯母,良好的教养,让他并没有做出什么出格无礼的事,只是脸色已经阴沉可怖,说出的话便没那么客气了。

    “大伯母一把岁数了,说话也该有点长辈的样子,一些无中生有的话,以后少说为妙。”

    说完,拉起沈沁,伸手微不可查地将周氏往边上一推,跨步走了出去。

    周氏刚才确实被顾涟修那难得发脾气的模样给吓到了,等到他跟沈沁走远了,才缓过神来,气得面色一沉。

    “岂有此理,他有什么了不起的,嚣张什么!”

    周氏插着腰,气得胸口上下起伏。

    而她身边的女子周宁,听到自己姑母这番话,蹙了蹙眉没说话,心里却是明白周氏的心思。姑父身为顾家长子,却要依靠二房过日子,顾二叔身为顾家家主,又富可敌国,姑母自然嫉妒。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