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6章 言霄VS沈沁(7)
    顾涟修低眉望着她,满心满眼都是她的影子,沈沁看着他,心里更是下定决心,一定要嫁给他,好好跟他过日子。

    就像他说的,每天爱他多一些。

    有些人,出现得太早,因而住到了她心里,她想,也不一定非得住一辈子无可替代的。

    这样一想,沈沁的心情忽然豁然开朗了许多,好似瞬间解开了什么心结似的,无比轻松了起来。

    “走,我再带你去别的地方走走,苏城的美景,春夏秋冬都各有特色,你一辈子都看不完。”

    “那你就陪我看一辈子呗。”

    “好。”

    两人说笑着一路往前走,并未注意到边上站着的那人,安静地听着他们的话,看着他们眼底只有彼此的表情,竟是不敢露面了。

    言霄这一路日夜兼程,一路风尘仆仆,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到了这里。

    可到了这里之后,他却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找她,本想着安顿下来之后,再慢慢打听她的下落,可还没到客栈,便看到她被那个丰神俊朗的男子拉着从一家裁衣铺出来。

    那男人面带怒容,脚步极快,而她,却只是在一旁笑盈盈地看着他。

    他以为,是那个男人在对她撒气,还想上去给她出气,却见那个人停下脚步,一脸着急地像是要跟她解释什么。

    他刻意走近,却又隐藏在来往的人群当中,没被他们发觉,可他们俩说的话,却完完全全被他听进耳中。

    那暧昧又柔软的话语,听得他浑身刺痛。

    尤其是沈沁那句“那你就陪我看一辈子呗”,直接刺得他的心脏片刻痉挛,竟是痛得喘不过气来。

    他奢望的一辈子,却是听到她对别的男人说的。

    那个在自己面前一板一眼称呼自己阁主的女子,对着别人一口一个哥,原来那个一脸实诚,不懂花言巧语的女子,在别的男人面前,也会说情话,也会撒娇。

    他以为沁儿注定就是他的,谁都夺不走,所以,才会那么从容地对待以前一直在自己身边的她,可发现,事实并不是如此。

    她不会留在原地等他靠近,甚至从未相信过他说等回京的时候就去提亲那句话。

    这一路过来的时候,他下定决心要将他抢回来,不择手段地抢回来,可是,看到她看那个男人的眼神,看着两人言笑晏晏的样子,他竟然害怕出现。

    害怕会看到她因为他的出现打扰而表现出来的不高兴。

    当初,他几次破坏她的相亲时,她也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许是那个时候,她对那些人并没有多少放在心上,所以也并没有什么,可很显然,那个叫顾涟修的男子,在沁儿心里地位是不同的。

    他怕自己冒然出现,会让她不开心。

    有那么一瞬间,言霄甚至开始茫然,自己是不是不该出现,不该打扰她为自己打算好的生活。

    自己大了她十岁,本就不是她心里要嫁的人,她也从来没有将他算进去过,才会对他之前那些话置若罔闻,以为是在骗她。

    又或者,她知道他没在骗她,只是给了他一个面子,做了无声的拒绝而已。

    言霄苦涩地一笑,总算是明白那种求而不得是什么感觉了,也总算是了解,为什么若晴离开的时候,老九整个人仿佛失去了光明一般,暗淡了下来。

    原来就是这种感觉。

    沈沁跟着顾涟修走了一段路,总觉得好像有一双眼睛在盯着她,那目光,熟悉又灼热,盯得她有些不自在。

    迷惑地转过头来,映入她眼底的却是川流不息的人群,一张张陌生的脸。

    她神色一凛,难道是她的错觉吗?

    “怎么了?”

    顾涟修也注意到了她脸上的异样,低声问道。

    “没什么,就是觉得好像有人盯着我,可能是错觉吧。”

    她没放在心上,继续拉着顾涟修往城外走。

    顾涟修听沈沁这么说,也跟着回头看了一眼,同样什么都没看到,想着大概真是沁儿看错了,也就没多想。

    言霄在苏城住了下来,可连续几天,他都没有去找沈沁,他从未想过,自己竟然也会有害怕有懦弱的时候。

    尤其是看到她看着那个男人时满目情意的样子,心里吃味的同时,还有些沮丧和挫败。

    这样挫败,是他以往处理任何公务上的事时都没有经历过的。

    再过几天便是中秋了,算起来,中秋过后,沁儿就要跟那个顾家公子成亲了。

    一想起来,言霄的心里竟然猛地一阵抽痛,甚至完全不敢去想她若是成亲了,自己该怎么办?

    一路来时的胸有成竹,也在见到她跟那个男人相处时的模样而变得踟蹰犹豫了。

    后来,他打听到了沈家父女二人就住在苏城望湖胡同那边,沈家的宅子很大,很显然,过去之后,一眼便能看见。

    他走过去,想要去敲门,可抬起的手,却又在敲门的瞬间,犹豫了。

    见到她之后,若是她不愿意跟自己离开呢?

    难不成真的摆出睿亲王的身份来逼着她跟自己走吗?

    他了解那个丫头,平时看着好说话,其实性子颇倔,他若是那样做了,唯一的结果,便是将那丫头推得越来越远。

    而他,要的也不是逼迫的爱情,而是……她的心甘情愿。

    站在门外犹豫了许久,他还是转身离开。

    转身的时候,正好遇上了回府的下人,这是沈府在这边雇佣的下人,自然也就不认识言霄。

    见言霄从沈府那边转身离去,便好奇上前道:“公子是来找我家老爷吗?门房这会儿没在么?”这套房子沈老爷不是经常来住,平时都是他在打理,这几个月因为要准备小姐跟顾公子成亲的事,老爷和小姐才在这里长住了几个月。这会儿见有个看上去陌生却充满贵气的公子过来,难免便会想到会不

    会是沈家在京城的亲戚,来参加小姐的成亲典礼的。言霄的脚步,顿了一顿,半晌,才抿了抿唇,犹豫着摇了摇头,道:“不是,走错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