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7章 言霄VS沈沁(8)
    “原来如此,小的还以为公子是来参加我们小姐跟顾公子的婚礼呢。”

    “婚礼”两个字,刺得言霄的太阳穴一阵一阵的抽疼,也没再多言,便从沈府门前离开了。

    因为距离成亲的日子近了,沈沁这几日没怎么出门,顾涟修也难得不再来找她了。

    她在院子里随便走走,便见沈府在这边的管家老刘正在跟门房那边的人说着什么。“你们盯紧点,大小姐快要跟顾公子成亲了,这几日,老爷京城那边的亲戚会陆陆续续过来,你们可别将人关在门外,刚才有位年轻公子过来,见门锁着就走了,幸好不是老爷的亲戚,若是怠慢了京城来的

    贵客,有你们好看的。”

    “是,是,请管家放心,小的知道了。”

    年轻公子?

    沈沁的眼底,闪过一丝疑惑,见管家交代完之后,便开口叫住了他,“刘叔。”

    “大小姐。”

    刘管家见沈沁叫他,立即快步走了过来。

    “你刚才说什么年轻公子?”

    “这……老奴也不清楚,不过看那公子周身贵气,言行举止都不像是江南这边的人,口音听着像是京城来的,老奴还以为是老爷京中的亲戚朋友呢,不过那公子说自己走错门了,老奴也没多问什么。”

    京中来的?

    沈沁的眉头,微微一蹙,眼底带着几许茫然。

    爹爹在京中的好友都是跟爹爹差不多的年纪,也没什么年轻公子,而她的朋友当中,跟她相熟的也都是天机阁的人。

    可她成亲的事,除了跟沈棠说过之外,她也没告诉过任何人。

    而沈棠祖籍杭城,也不是京城人士,说话也没有带京城的口音,自然也就不是沈棠了。

    沈沁的脑海里,突然间闪过了一个不该想,也不太可能的人影,很快,她便将那个人影从脑海里给摒除了出去。

    “不会的,怎么可能会是他呢。”

    她垂眸,下意识地低喃出声。

    “什……什么?小姐您说谁?”

    “哦,没什么,大概那位公子真走错门了吧。”

    沈沁没有再多想,转身回了屋,眉头因为自己刚才又一次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言霄而蹙了起来,心下多了几分恼意。

    夜色降临,夜间的凉风,给夏日的夜晚带来了丝丝的凉意,也将白日里那令人烦闷的热气,冲散了几分。

    沈沁一向不喜欢早睡,如今虽是八月中了,但是南方这边还处在夏日的热气当中,她睡得自然就更晚了一些。

    “小姐,您这么晚了还不睡,是因为想顾公子想得睡不着了吗?”

    碧儿在她身边,低笑着打趣道。

    沈沁是沈崇唯一的女儿,她从小身边就没有兄弟姐妹,后来刘氏带了她的妹妹沈鸢嫁进沈府,她也因为自己多了个妹妹而开心,偏偏,沈鸢却死在了刘氏的嫉妒之下,沈沁又成了孤孤单单一个人。

    碧儿是她十三岁的时候离开天机阁回到沈府时,沈崇亲自为她挑选的贴身侍女,一直伺候她到现在,对她来说,就是一个小姐妹了。

    自然,沈沁待她极好,她也偶尔打着胆子打趣她,尤其是看到自己家的小姐终于找到了如意郎君,心里高兴,自然打趣的次数便多了。

    沈沁见碧儿又打趣自己,拿起手上的书本,抬手便往碧儿的头上打去,“你这小妮子胆子越来越大了,老是打趣我,再这样,我就告诉我爹,把你给发卖了。”

    碧儿快速躲开了沈沁的“攻击”,故作害怕地连声告罪道:“奴婢知错了,小姐可千万不要卖了奴婢,奴婢对您忠心耿耿,若是发卖了奴婢,小姐以后嫁到顾家去,被顾家的人欺负了,也没有人保护您了。”

    “你还说,找打是不是?”

    “好啦,好啦,奴婢不取笑小姐了。”

    碧儿调皮地吐了吐舌头,站在沈沁身边,看着沈沁手上拿着的是一本故事话本,道:“小姐这话本,是靖王妃给您的吗?”

    “是啊,她说这故事好看,便送给我看了。”

    提起柳若晴,沈沁的脸上便被担忧瞬间给浸染了双眼,“不知道若晴现在怎么样了。”碧儿见沈沁神色黯然,自知自己不该在这个时候提起靖王妃,心下暗暗骂了自己一句,立刻转移了话题,道:“小姐还是别看这种话本了,这些情啊爱啊的,等您跟顾大公子成亲了,每天都能恩恩爱爱的,

    还需要看这些书做什么。”

    说着,将沈沁手上的本子给拿了出来,继续将话题转到顾涟修身上去,道:“依奴婢看,小姐就应该多看看账本,以后成了顾家少奶奶,这顾家上下可都是要您管着呢。”

    “死丫头,我看你最近是皮痒了,一天到晚不打趣我,你是睡不着是吗?”

    沈沁卷起袖子,便往追着碧儿满院子跑,自然没注意到院子里那一座高墙之上,静静半蹲着的人。

    言霄白天的时候没过来,可晚上到底还是没忍住来了沈府,想来偷偷看一看她。

    以他的武功来说,自然能轻轻松松地在沈府各处穿梭,很快便找到了沈沁的住处,而她跟丫鬟的对话,自然也就落入了他的耳中。

    沈沁是背对着他这个角度坐在院子里,他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是,面对婢女的打趣,她是没有生气的,他想,她应该是欢喜的,甚至对要嫁给那个男人的事也是充满期待的。

    越是发现这样的事实,言霄就越是不敢去见她,越是不敢告诉她心里的想法,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这般害怕被拒绝。

    当初在齐洲,八弟说他再那样磨磨蹭蹭,她迟早会遇上自己喜欢的人,从而嫁给那个人,当初,他不以为意,可现在,却是真真实实后悔起来。

    他到底是哪里来的自信,觉得那个女孩一定会是他的?

    他蹙了一下眉,看着追着婢女满院子跑的身影,眼底闪过一丝苦涩。

    在高墙上站了许久,他才漠然转身离开,终究还是没有勇气去见她。之前,他以为他们之间,只是隔着一个年龄的距离,而现在,他们之间又多了一个男人,一个连他都不得不承认的好男人。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