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8章 言霄VS沈沁(9)
    除了睿亲王这个身份,他甚至觉得自己并不比那个男人优秀多少,值得她关注多少。

    从沈家离开,他回到客栈,躺在床上想了一整夜,辗转反侧了一整夜,终究还是什么都没做。

    就这样,睁着眼睛整整醒了一整夜,想了一整夜,转眼天便亮了。

    他顶着一张疲倦的脸,眼眶下还有一片青色,清冷的双眸之中,布满了红血丝。

    到了前堂,跟小二要了早餐,刚坐下,便听到一声难掩的惊讶从他的右手方传来,“阁主!”

    寻声望去,见是沈棠,此时,沈棠正一脸震惊地看着他,人已经快步来到了他面前,压低了声音,“属下见过阁主。”

    “在外面就不用多礼了,坐下吧。”

    一夜没睡,他的声音听着有些沙哑,也正是因为这一份沙哑,使得他整个人的情绪也显出了几分颓丧出来。

    沈棠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碰上言霄,自从逍遥王的事解决了之后,天机阁也没有从前那么忙碌了,阁主身为王爷,也难得轻松了一些,阁中没有人去找阁主,自然不知道阁主什么时候竟然也来了苏城。

    不是来找小沁沁的吧。

    沈棠的目光,微不可查地打量着言霄稍显黯然的脸色,那张往日冷清却锐利的五官,这会儿也隐隐透露出了几分低落的神色。

    沈棠毕竟是在言霄身边待了十几年的人,对这位主上不能说完全不了解。

    这会儿,他敢说,阁主绝对是为了小沁沁来的,至于具体是来抢亲呢,还是跟他一样来和喜酒的,那就得问阁主自己了。

    当然,他是不相信阁主这样一个贵人会大老远跑来苏城,就是为了喝一个属下的喜酒。

    察觉到了沈棠毫不掩饰的打量目光,言霄蹙了一下眉,原本不好的心情,这会儿尽数迁怒到了沈棠身上。

    “看什么,有什么话便问!”

    喑哑的声音之中,透着一丝不耐。

    沈棠讪讪地摸了摸鼻尖,轻咳了两声,道:“阁主也是来喝小沁儿的喜酒吗?”

    听沈棠这么问,言霄的神色,往下凛了几分,抬眸看他,脸色又下意识地沉了一沉,“你是来喝喜酒的?”

    “是啊,她离开京城之前就告知属下这事儿了。”

    沈棠对言霄身上瞬间冷下来的气息无所觉,如实回答道。

    言霄的脸,冷了几分,周身冰冷的气息,瞬间让沈棠打了个冷颤。

    半年前就告诉她了,偏偏他这个阁主却什么都不知道,这是在她心里,他甚至还不如沈棠有分量。死

    言霄越想越气,脸上的线条,崩得很紧很紧,看得沈棠觉得好似这江南在朝夕之间,便入了冬一般。

    “阁主,您怎么了?”

    沈棠抿了抿唇,壮着胆子开口道。

    言霄回过神来,紧绷的下颌稍稍一松,摇了摇头,“没什么。”

    如果说他来之找她之前,一路上有多信心,这会儿,他就有多沮丧,所有的信心,都被沈沁的反应给打得七零八落的。

    沈棠偷偷打量了一眼言霄的表情,抿了抿唇,觉得阁主好像是因为他的话受了什么打击了,想着自己应该说点什么好好安慰安慰阁主,却听他道:“去点一些酒过来,陪我喝点酒。”

    沈棠一愣,跟着立即点头应下,“是!”

    阁主这是打算借酒浇愁了?

    看来阁主的心里是真的有小沁沁的,可惜呀,小沁沁现在要嫁人了,而且,那姓顾的公子确实是个不错的人选。

    阁主若是想要将她抢回来,除非是去顾家抢亲了。

    沈棠一边想着,一边已经过去让店小二端来了好几坛酒吗,放到了言霄面前,“阁主,酒来了。”

    “嗯。”

    他只是沉沉地应了一声,取过酒坛子,直接往面前大碗倒了满满一碗。

    沈棠眨了眨眼睛,看向他,阁主这个一向儒雅的人,这会儿拿着大碗喝酒,跟他的气质一点都不匹配啊。

    沈棠心里虽然这样想,但是却不敢当着阁主老人家的面说他,只能静静地陪着他喝酒。

    言霄虽说让他陪着,可由始至终都是自己一个人在喝,沈棠是从未见过这位主子这样无所顾忌地喝闷酒,自然也不知道这位主子的酒量有多少。

    只是见他喝了一坛又一坛依然面不改色,连脸都不曾红一下,只是始终未曾说一句话。

    这会儿,言霄也说不准自己到底是否清醒,他只是觉得心口堵得慌,上不来下不去,他只想借着这一坛又一坛酒,将那堵在心口的难受劲给冲下去。

    可不管他怎么努力,那闷疼闷疼的感觉始终盘旋在心头,越喝心里越酸。

    沈棠看了一会儿,见言霄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也不管这位是不是酒量真的很好,这会儿他也是真的看不下去了。

    在言霄再一次伸手去拿手边那坛酒时,他快一步给夺了回来,“阁主,你喝多了。”

    “是吗?”

    沈棠的话,让言霄的眼底,隐隐地流露出了几分茫然,被酒精熏得有些迷离的双眼,怔怔地盯着面前的酒坛子,轻声低语,“可为什么堵着心头的那东西就是冲不下去?”

    他的声音很低,因为喝了太多的酒,声音显得格外沙哑。

    这一刻,沈棠确定,眼前这位大爷是真的醉了,哪怕他依然面不改色,他也确定他是真醉了。

    毕竟,清醒之下的阁主,是不会说出这样一番沮丧无措的话来。

    这人一直都是从容不迫,运筹帷幄的自信模样,何曾像现在这样,眼底全是失去至宝时的迷茫和心慌,还有……嗯,还有一丝丝的……难过。

    沈棠跟在言霄身边十几年,“难过”两个字,他从未想过会跟眼前这个人联系在一起,可他今日,竟然拖小沁儿的福,亲眼见到了。

    “阁主,属下先扶您回去休息吧,酒喝多了伤身。”

    “伤身?”言霄缓缓将眸子抬起,停在沈棠的脸上,那无措的模样,竟然像一个迷路的孩子,让沈棠瞬间觉得自己的形象高大了起来。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