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3章 言霄VS沈沁(14)
    此时的言霄,也不知道自己是有意还是无意,可这样的气氛,这样的姿势,他竟然私心地不想改变什么。

    沈沁觉得自己的手心都开始冒出了冷汗,从未想过跟言霄靠得这般近过,尤其是在这般清醒的状态下。

    当初她在睿王府养伤,刚刚苏醒的时候,也有过这样的情况,可那会儿,她重伤刚醒,她可以为自己找各种贪恋的理由,可现在……她不行。

    见外面再也没有脚步声,她才用双手,轻轻推了言霄一下,“阁主,他们走了。”

    冷静的声音,将言霄从那令人贪恋的气息中回了神,他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松开了她,两人先后从稻草堆中出来。

    月光照得明亮,言霄明显看到了沈沁脸上延伸到脖颈的绯红,面色一喜。

    却听沈沁道:“属下多谢阁主,属下要回去了。”

    涟修哥这会儿一定很担心她,她突然就这样失踪了,他一定在拼了命的找她。

    沈沁没有多想,拔腿就走,手腕却被言霄快一步拉住了。

    沈沁的脚步一顿,被言霄拉住的手臂,也狠狠颤了一下,回头看他时,双目却是一片冷清之色,“阁主?”

    她开口,语气带着一丝茫然。

    言霄动了动干涩的唇,脑海里,却是沈沁写在孔明灯里的内容,心下一痛,却十分不甘心,想起自己此行来苏城的目的,他终究还是开口了。

    “你不问一问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苏城吗?”

    沈沁怔了一下,随后恍然道:“阁主是来办公务吗?”

    他是睿亲王,尽管眼下朝中没什么大事,但是,也免不了有些什么事需要睿亲王亲自来办的。

    沈沁自然不会往自己身上去想,却见言霄在听到自己说完这话之后,面色却有些不太好看。

    她想,自己应该猜错了,见言霄又是盯着自己,她猜也许跟自己有关,便道:“阁主是听说属下要成亲了,来喝喜酒?”

    喝喜酒?

    言霄笑了,怒极反笑。

    谁有空来喝她的喜酒。

    “你成亲通知过我吗?”

    他抬眸看她,眼中的笑意,已经完全敛去,隐隐地散发着怒火。沈沁不明,只以为言霄因为自己没通知他自己成亲的事才生气,便只是道:“那个时候阁主忙着处理逍遥王的事,属下不敢打扰王爷,况且,属下不过一介民女罢了,哪里敢劳驾阁主您大老远跑来江南喝一

    顿喜酒。”

    “沈沁!”

    言霄越听越气,也不知道有多久没这样连名带姓喊她了,沈沁愣了一下,心尖也跟着颤了一颤。

    沈沁看着言霄越发铁青的脸,眼底的怒意已经不容掩饰,她不明白言霄这是怎么了。

    想到以往他不断破坏自己亲事的事,她好似明白了什么。

    “哦,阁主是担心属下这一次又随便找个人嫁了吗?”她明亮的双眼,在月光下,越发炯炯有神,脸上还带了一丝笑意,“阁主您放心吧,涟修哥对我很好,我们认识好多年了,跟我之前相看的那些公子哥不一样,阁主若是怕我所嫁非人丢您脸的话,尽管派人

    去查他好了。”

    言语间的自信满满,除了对她自己自信之外,更是对顾涟修的信任和赞赏,不然又怎么会不惧他派人去查。

    那胸有成竹的模样,看得言霄真灼心。

    他当然知道顾涟修多好,这才心里越来越慌,越来越害怕,那种她随时会从自己生命中退出的恐惧,在此时一瞬间笼罩了他的周身。沈沁见他不说话,只是下颌紧绷着,抿着薄唇一言不发的样子,她却是担心顾涟修会找她找急了,也没想跟言霄多耽搁,便道:“阁主,涟修哥一定在急着找我,我先回去了,再次多谢阁主相救,成亲当日

    ,还请阁主赏脸来喝杯喜酒,以全当年对属下的……”

    六年养育之恩……

    这六个字还没有出来,便被言霄突然落下唇,给堵了回去。

    他担心自己继续听她说下去,会忍不住想要将那个姓顾的给狠狠揍一顿。

    沈沁傻眼了,睁着眼睛看着言霄脸上盛怒的模样,心里越是百转千回。

    她完全想不明白这个时候,言霄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就像从前那样,动不动就捉弄她。

    以前,她没放在心上,只是因为他的捉弄不算太过分,可他这个样子,捉弄得就有些过分了。

    她是要出嫁的人了,他怎么能……怎么能……

    言霄感觉到沈沁的怒气,也意识到自己这个盛怒的举动终是惹恼了她,这才有些不舍地将她的唇,松开了。

    抬眼,对上的却是沈沁布满水雾的双眼。

    他几乎没见沈沁哭过,这一刻,她眼底的晶亮,却好似一把火,烧着他的心头,滚烫滚烫的。

    “我……”

    “阁主觉得这样捉弄属下有意思吗?”

    沈沁开口,声音低低的,带着明显的哽咽,也不知道是因为被言霄捉弄了之后的委屈,还是这么多年付诸的感情最终只是东去的一江春水而难过,她藏在眼底的泪水,伴随着她这句话,落了下来。

    今晚,她站在那盏孔明灯前写下愿望的时候,还是可耻地想到了他,明知道不可能,却还是不由自主。

    但最后,她却是换了一个心愿。

    与其去肖想那些遥不可及的人,不如好好珍惜眼前那个至少会疼她护他一心为她想的男人。

    她希望跟那个人和和美美的过日子,希望以后自己的心里只容纳那一个人。

    不论是身还是心,都不想背叛那个人。

    她努力尝试着,可她的愿望才放上去,他就出现了,就这样不期然地将她一切的努力都破坏了。

    现在,他竟然……竟然……

    “对不起,我……我只是不想听到你老是提那个姓顾的……”

    他被她的眼泪弄得心慌又手足无措,只能将她揽入怀里,小心翼翼地道歉着。沈沁没将他的话听进去,只是不喜欢他这个怀抱,对她来说,这样的怀抱,就像是飞蛾面对烛火,明知道自己不会有好下场,还是义无反顾地想要扑上去。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