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4章 言霄VS沈沁(15)
    她奋力挣扎着从他的怀中退出来,却感觉到言霄的手臂,越收越紧。

    “你……”

    “我当日跟你说了,回京我就去沈府提亲,你为什么不等等我?”

    言霄的声音,带着疲惫和沙哑,还有一丝隐藏的委屈,在她的耳边响起。

    “我自问我除了年纪大一些没什么地方配不上你,你为什么就看不上我,嗯?”

    如果说言霄是在以前那种玩笑的环境下说这些话,她纯粹以为他是在捉弄她,可现在,沈沁却不敢细想下去了。

    言霄的声音,在她耳边继续响起,“况且,我才三十岁,又不是什么老男人,比你大会疼人,你为什么不考虑一下我,宁可嫁这么远,也不考虑一下我?”

    他的声音,说到最后,有些急促了起来,那竭力压着的怒火,还夹着一丝小小的不安。

    沈沁蹙了一下眉,不敢将言霄这些话当真,不管他说的话是真是假,她都不可能跟他在一起。

    如今,一切已成定局,他说的这些,已然没有了任何意义。

    如果她现在反悔,对顾涟修,对顾家上下,对她自己都是不负责任的。

    她怎么能对不起那个对她那般好的男人。

    “阁主,你能松开我吗?”

    沈沁的声音,格外冷静,一番震惊过后,便再也没有更多的表现了。言霄依然没理她,只是自顾自地开口道:“我大老远地跑过来,本想像之前打发你那些相亲对象一样,轻轻松松就将那些顾涟修打发了,然后再带着你回京,三媒六聘将你娶回家,可是,那个顾涟修太好,

    好到我根本没信心将你抢回来,我自以为的无所不能,其实并不是那么无所不能。”

    沈沁所认识的言霄,不是一个会说这么多话的人,这些话,若是以前说的,她一定会很开心,可现在,对她来说,却只是负担。

    “阁主,请您放开。属下是要就嫁人的人了,不想被人看到说闲话。”

    沈沁的语气,冷了几分。

    言霄还是没松开。

    “阁主……”

    她耐着性子,又唤了一声,却感觉到言霄的手臂,越箍越紧,好似他只要一松开她,她便永远离开了他了。

    “言霄!”

    沈沁怒了,第一次直接连名带名地喊了他的名字,没有任何的恭敬,虽然夹着隐忍的怒火,可言霄心里却开心了。

    他傻笑着在她耳边要求道:“再叫一次。”

    “言霄,你别做得太过分了。”

    她怒及,一脚往言霄的脚背上一踩,在他吃痛便下意识地松了力气的瞬间,从他怀里挣脱了出来,却是冷眼看着他。

    “你大老远跑来就是为了捉弄我,恕我没空奉陪,就此别过,保重。”

    就此别过……

    这四个字,狠狠地在言霄的心头,敲了一锤。

    就好像她从此跟他便相逢陌路了一般,让他一阵心慌。

    “沈沁,我是阁主,我命令你不准嫁给顾涟修!”

    他慌得口不择言,已经不知道自己还能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留住她,只能用这霸道又可笑的方式。

    沈沁转身的脚步,顿了一顿,抬眼看着言霄赤红的双眼,心下一抽,却还是硬下心肠,道:“那就请阁主将属下从天机阁除名,正好属下以后可以安心在家相夫教子。”

    说完,转身拂袖离去。

    而相夫教子这四个字,再一次将言霄的心头,被震得四分五裂。

    他快步上前,将她拦住,“不准走!”

    沈沁回头,眼底早已经没了那一份对主上的恭敬态度,将言霄的手,狠狠甩开,“怎么?睿亲王是打算拿你皇叔的身份来压我了么?我可没听说朝廷允许亲王强抢民女,夺人之妻的。”

    强抢民女,夺人之妻……

    一项项的指控,刺得言霄心头闷疼,他用力一拽,重新将沈沁拽进自己怀里,“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便试一试这罪名。”

    “你……”

    沈沁气得脸色发青,也不知道这人什么时候变得这般不讲理。

    凭什么他说要她,她就得回到他身边,他嫌她坏事,她就得滚得远远的,让别的女人在她面前耀武扬威,取笑挑衅。

    沈沁想起那晚她被秦桑用匕首划伤时,他看她的眼神,毫不掩饰其中的嫌弃,就好像她如果那个时候真的追上了秦桑,便一定会怀了他的事一般。

    如今,她好不容易努力着去跟自己未来的丈夫相处,他又这样毫无顾忌地出现,说一些似是而非话撩拨她本就不稳定的心,这是不是也太过分了。

    “行啊,你是亲王嘛,我一介民女肯定斗不过你,不过,你若是坏了我的亲事,我一定一头撞死在你面前。”

    “你敢!”

    言霄赤红的双眼里,怒气迸发,额头上也因为她这话,而凸起了青筋。

    “你试试!”

    沈沁冷眼扫了他一眼,转身便走,脚步没有片刻的迟疑,却没人看到她瞬间从眼底涌出的泪水。

    她喜欢过他,比喜欢还要喜欢,可是,他来得太晚了。

    沈沁其实是一个在情感上十分被动的人,所以哪怕她再喜欢对方,对方若是没任何回应,她便不敢再强求什么,或是努力什么。

    而言霄的自信就在于,他始终觉得那丫头就该是他的,冥冥中便是那样认为,所以便那样淡定,一切不论什么时候,都来得及。

    可这一刻,他才恍然明白,哪来的冥冥之中,一切不过就是因为他自己自信过头了。

    她宁可一头撞死也不愿意回到他身边,他嘴上怒斥她敢那样做试试,可他心里清楚,她真敢。

    她看上去似是非常好说话,但骨子里却是及倔的脾气,既然下定了决心,便绝不会改变。

    可是,一想到她从此便跟自己形同陌路,他心里的慌乱,远远超过了愤怒,看着她离自己越走越远,言霄的脚步,着急地往前挪了挪。

    “原来你们在这里。”

    没想到那些杀手会去而复返,而且正好让他们碰了个正着。沈沁距离他走出了一段距离,见他们过来,沈沁的脚步,顿了一顿,目光,朝那几个黑衣杀手看了过去。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