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6章 言霄VS沈沁(17)
    沈棠一愣,这是他第一次从言霄口中听到这样的命令,想来今晚是气急了。

    天机阁众人领命,出手便是处处杀招,双方的武功势均力敌,但是,沈棠这一次几乎是将苏城分舵这边的人全部召集过来了,那些黑衣人自然很快便处在了下方。

    听到言霄这个命令,他们自然不敢恋战,准备做最后的撤退。

    可天机阁的人哪里会让他们得逞,最后,果真只留下一个,而其他人,全部都死了。

    “阁主。”

    一人的蒙面布被摘下,一把被拽到了言霄面前,那张凶狠的脸上,这会儿还沾着他同伴的血迹。

    “你杀了我吧,就算带我回去,我什么都不会说。”

    言霄的目光,缓缓扫过他的脸,眸光凌厉,一言不发的样子,让那个黑衣人的瞳孔因为恐惧而瑟缩了一下。

    “带回去。”

    言霄的声音,这会儿带着一丝淡淡的沙哑,目光,不动声色地掠过沈沁仲怔的脸庞,随后,默默地收回。一行人回到城中的客栈,经历了先前的一幕,此时街上赏花灯的人,少了许多,沈棠没有叫大夫,而是命分舵的人带了一些伤药过来,见沈沁站在屋中一声不吭,他眼底一亮,赶忙走上前去,将那些药瓶

    子放到沈沁手中。

    沈沁抬眼看他,露出一个疑问的眼神,便见沈棠压低了声音,覆在他耳边,指了指屏风内侧,道:“阁主救了你受了伤,你难道不应该主动过去给她包扎一下吗?”

    沈沁蹙了一下眉,本想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合适,以前她不在乎,可现在,她快要成亲了。

    可话到了嘴边,想到言霄因为她而受了伤,拒绝的话,终究还是没说出口。

    “好。”

    她拿着要瓶子,深吸了一口气,往里走。

    言霄这会儿正脱了上衣坐在床边,等着沈棠过来给他包扎,听到脚步声,便抬起头来,见是眼前只人,反而愣了一下,心里却不由自主地淌出了几分愉悦之色。

    嘴上却道:“怎么是你?”

    “阁主今晚救了属下一命,包扎这点小事,自然是要属下来代劳。”

    沈沁一边说,一边提步走向一旁的水盆,拧了一把热水,走回到言霄身边。

    正欲动手擦拭言霄伤口边上的血迹,却被言霄抬手给隔开了,她疑惑抬眼,正撞进了言霄幽深又带着沮丧的眼神中,听他道:“你主动来给我包扎伤口,仅仅是因为我救了你?”

    这个问题问出来的时候,言霄便自嘲地笑了,觉得自己这个问题,问得有些多此一举。

    如果不是因为今晚他救了她,怕是她连半句话都不愿意跟他说了吧。

    沈沁抿了抿唇,沉吟片刻后,才低低地“嗯”了一声,没再多说一个字。

    言霄怒极,见她还要抬手给自己擦拭伤口,他本想拒绝,可拒绝的话,终究还是没能说出口。

    这一次若是拒绝了,以后就更加没机会了。

    于是,虽然心里压着一团火,言霄还是安静配合得任由沈沁给他擦拭伤口,上药包扎。

    药,倒上伤口的那一刹那,激烈的刺痛,让一时间没有心理准备的言霄,本能地闷哼了一声,眉头也跟着拧了起来。

    就连手臂都本能地瑟缩了一下。

    沈沁的动作顿了一顿,有些不敢下手了,能让阁主疼得下意识地收回手臂,想来真是很疼。

    她抬眼看向了一眼言霄,见他的脸色,白了几分,心下有些担忧,“很疼吗?”

    她问得小心翼翼,言霄本想咬牙说不疼,可对上沈沁那双担忧的眼神时,他非常诚实地点了点头,“疼,很疼!”

    沈沁没想到言霄会承认得这么痛快,毕竟怕疼对一个男人来说是非常丢人的事情。

    她正想说“那我轻点”,却不经意地捕捉到了言霄眼底那一丝期待和微不可查的笑,到嘴边的话,毫不犹豫地收了回去,心下有些恼火,觉得言霄肯定是在骗她。

    连她一个女孩子当初受伤上药的时候,都没有疼到像他这样,这样想着,她便更加确定言霄是装的。

    跟着,她将瓶中的药粉,毫不犹豫地往伤口上倒去,又听到言霄疼得倒吸冷气了声音。

    她果然得认为他在装,心里冷笑了一声,装吧,继续装。

    “沁儿,疼,很疼……”

    他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轻颤。

    装得真像!

    抬眼朝言霄看过去,见他正一脸期待地等着她说点什么,却听她只是淡淡地道:“忍着。”

    言霄这会儿是真疼,也不知道那该死的沈棠拿来的是什么样的金疮药,这种钻心的疼,他都没办法装作一点都感觉不到。

    原本还想让沁儿能生出些许“怜惜”之心来,却听她只是给了他一个冷淡的眼神,并赏了他两个字——忍着。

    言霄心里又难受又失望,看着沈沁在自己面前忙碌,却愣是没抬头再看他一眼,心里还隐隐地多出了几分挫败感。

    看着半蹲在自己面前,低垂着头给自己包扎伤口的人,一想到她很快便真真实实不属于自己,心里便难受得厉害。

    “好了,伤好之前不要沾水。”

    包扎好后,沈沁站起身,抬头撞进言霄那双充满失落无奈的黑眸之中。

    沈沁的心尖,颤了一颤,赶忙收回视线,垂下眸,道:“属下告退。”

    说完,转身离去,背影不带半点留恋。

    言霄动了动唇,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攥住了她的手腕,在沈沁回头的瞬间,犹豫了半秒,道:“不能给我一次机会么?”

    沈沁的眼底,闪过一丝讶然,言霄这个样子,让她根本没办法将他跟那个运筹帷幄,从容自信的男人联系在一起。

    她看着言霄期待的眼神,蹙紧了眉,欲言又止了一番后,道:“你来的时候,秦姑娘知道吗?”她到现在还不知道秦桑是埋伏在的言霄身边的奸细,以为提到秦桑,总是会让言霄心生犹豫,却见他的眼底,在听到他这话的时候,只是诧异了一下。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