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8章 言霄VS 沈沁(19)
    “查到了,是……是逍遥王府的旧部。”

    言霄的表情,似乎并没有什么意外,沈棠想了想,继续道:“阁主,难道是这些人想替逍遥王报仇吗?”

    却见言霄摇了摇头,忽地冷笑了一声,“如果是为了替二哥报仇,又怎么会只杀沁儿,却不杀我。”

    言霄眼中掠过一丝杀意,“逍遥王府费了多大的苦心才留住尧儿那一根独苗,他们又怎么会将尧儿置于死地。”

    沈棠一开始并不清楚那些人只是冲沈沁而去,这会儿听言霄说沈沁才是那些杀手的目标,心中惊讶的同时,也瞬间想到了什么。

    抬眼看向言霄,道:“几日前,京中传来消息,秦桑被人给救走了。”

    很显然,那些杀手是谁派来的,一目了然。

    言霄眼中的锐气越发浓烈,想起今晚那些人对沈沁痛下杀手的模样,他放在身侧的手,攥得越来越紧。

    沈棠见言霄脸上丝毫不掩饰的浓浓杀意,心下一沉,低声道:“阁主打算怎么做?”

    “找到那些人,杀无赦!”

    “是!”

    沈棠不假思索领命,转身之际,又回头确认道:“那个秦桑呢?一并处置吗?”

    “嗯。”

    言霄冷着脸应了一声,眼底一副毫不犹豫的样子,反倒是让沈棠愣了一下。

    阁主的心里,竟然没有半点对秦桑的留恋,早知道如此,又何必将小沁儿气走呢,如今想要来挽回,显然已经晚了。

    除非阁主真的去抢亲,或者在他们成亲之前,跪着求着把小沁儿求回来,不过……

    阁主又怎么会为了一个女人那样没尊严。

    沈棠在心里嘀咕了一番,转身正准备离去,却又想到了什么,回头看向言霄,眼底露出了几分不安,“阁主,刚才上药的时候,您没什么吧?”

    言霄不知道沈棠为什么突然问这个,正说没什么,却想到当时那普普通通的金疮药却异常得刺痛,他眸光一凛,视线扫向沈棠,道:“你在里面加了什么?”

    沈棠讪讪一笑,脚步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几步,道:“属下也是想让小沁儿多紧张一下阁主罢了,所以……”

    在言霄阴沉的眼神中,道:“所以属下在里头加了一丢丢的辣椒粉。”

    说完,他也没看言霄的脸色,人已经跑远了。

    沈沁出了客栈,没走几步远,便看到顾涟修带着几个家奴,神色紧张地在大街上来来回回地找她。

    少了往日的从容和沉稳,此时的顾涟修,因为太过紧张和焦急,整个人看着显得有几分狼狈。

    “涟修哥。”

    沈沁快步往前走了几步,还没靠近他,便开口喊了一声。

    顾涟修的脚步,顿了一顿,随后,猛地抬起双眼,朝沈沁这边看过来,见她正笑着快步走向自己,他提在嗓子眼的心,总算是放了回去,继而抬起脚步,快步朝沈沁的方向跑了过去。

    “涟……”

    沈沁的话,才到嘴边,便被已经到前的男人快一步拥入怀中,力量大得惊人。

    沈沁的身子,僵了一下,竟然感觉到面前抱着她的那个身子,微微有些颤抖,似乎只有这样抱着他,他的心才能平静下来。

    沈沁垂在身侧的手,犹豫了一下,缓缓抬起,在他的背上轻轻拍了两下,道:“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我没事。”

    “嗯,没事就好。”

    顾涟修的声音,在她耳边传来,声音中的微颤还没有完全消散。

    沈沁没有说话,也没有挣扎,只是让他这样安静地抱着,眼底染上了一层又一层的歉意。

    顾家只是普通的商人家庭,不像她,经历过各种的生死杀戮,今晚的事情,肯定是把他吓到了。

    若是以后……

    他们成亲后,再遇上这样的事,可怎么办?

    沈沁蹙起了眉,打算找沈棠好好问一问今晚的事,她相信,以天机阁的能力,不会查不到今晚这些杀手的来历。

    顾涟修抱着了她许久,直到完全确定了怀中人的安然无恙,恐惧不安的心,才逐渐平静了下来。

    缓缓松开了抱紧沈沁的双臂,他低眉,目光柔和地看着沈沁,出声问道:“你刚才去哪了?”

    其实,他还想问,那个将她带走的男人是谁,可是,又怕自己问出了会惹她不高兴,又或者会让她多想,便只好将那样的问给收了回去。

    “刚才……”

    沈沁抬眸看向顾涟修,见他柔和的眉眼间,好似隐藏着什么心事一般,想到自己被言霄带出城的事,想了想,并没有打算隐瞒什么,道:“先前带走我的人,是我养父。”

    顾涟修一愣,对这个回答有些意外,“你……养父?”

    他回想起当时那个人,高大俊朗,气质不俗,即使在当时那样繁杂喧闹的环境下,他的存在,还是能被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看样子不过而立上下的年纪,怎么会是沁儿口中的养父?

    沈沁见他面露诧异,便笑道:“我不是跟你说过我小时候走散了吗?便是他将我带在身边养了六年。”

    说到这,她顿了一顿,又继续道:“他便是天机阁的阁主,我还有一个身份,是天机阁朱雀堂的堂主。”

    顾涟修知道沈沁小时候被人走失过,沈家费了极大的人力物力财力都没有找到她,直到她十三岁的时候,才回到沈家。

    对于她离开的那几年,她只是说被她的养父收养了,后来养父要云游四海,便帮她找到了她的家人,她那时候才回家。

    万万没想到,这背后竟然还有这样一层身份。

    天机阁这个组织,他是知道的,知天下之事,任何人想要天机阁出手调查自己所需要的信息,除了重金相购之外,还得看天机阁愿不愿意接。

    顾涟修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自己的未婚妻,竟然还有这样一层出人意料的身份。

    “这一次阁主来苏城,就是特意来喝我们的喜酒的。”

    沈沁见顾涟修一脸诧异的模样,继续笑着开口道。

    “原来如此。”顾涟修点点头,虽然沈沁解答了他的疑惑,可不知道为什么,顾涟修总觉得那位天机阁的阁主跟他未婚妻的关系,绝不是阁主跟下属这么简单。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