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0章 言霄VS沈沁(21)
    碧儿神色不安地看着沈沁,就怕顾老爷的失踪会影响了小姐跟顾大少爷的婚事。

    小姐好不容易找到了如意郎君,可千万不能因为这次的事而有所变故。

    比起婢女的紧张,沈沁从最初的震惊中慢慢平静下来了,命人总走了喜娘之后,她起身快步往顾家的方向走去。

    刚出门,便看到顾涟修神情疲惫地带着下人走在街上,一脸倦色。

    “涟修哥。”

    她快步上前,担忧道:“顾叔叔失踪的事我听说了,有找到线索吗?”

    顾涟修神色疲惫地摇了摇头,“没有。”

    他的声音沙哑又疲惫,可见是找了一整夜了没休息了。

    沈沁蹙了一下眉,道:“你都累成这样了,先回去休息吧,苏城有天机阁的分舵,我找那些兄弟一起帮忙找一找顾叔叔吧。”

    顾涟修是知道天机阁的本事的,听沈沁这么一说,眼底顿时亮了起来,“那就有劳了。”

    “胡说什么呢,我们之间还用得着客套吗?”

    她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眼神,道:“你别担心,也许顾叔叔临时想到了什么事去办了。”

    顾涟修知道沈沁是在安慰他,他父亲的为人他清楚,就算临时有什么要紧事,也会着人来告知他们一声,断不会就这样无声无息地就走了。

    可饶是如此,他还是点了点头,给了沈沁一个安心的笑容,“嗯,放心吧,我没事。”

    “那事不宜迟,我先走了。”

    天机阁有特殊的联络方式,她在天机阁人缘一向不错,找几个兄弟帮忙自然不是难事。

    在她准备往回走的时候,眼角一道金属的光芒飞速掠过,一枚带着纸条的飞镖,冲过她眼前,钉在了她右手边的柱子上。

    沈沁的眼眸沉了一沉,上前将那枚飞镖拔下,取过上面的字条,待看清上面的内容之后,她的眼眸,霎时变得阴沉了起来。

    将纸条攥在手中,她转身换了个方向,快步出了城,七弯八拐之后,在一座废弃的山洞前,停了下来。

    周身凝聚起了凌厉的防备,锐利的目光,缓缓扫向四周,缓缓开口道:“我已经来了,还躲什么。”

    回应她的,是短暂的寂静,沈沁不耐烦地蹙了一下眉,继续道:“秦姑娘,既然叫我来了,就不用再装神弄鬼,我没那么多的耐心在这里等你。”

    说话的同时,她凝神屏息,果然听到山洞深处,传来一声声痛苦的低吟。

    顾叔叔!

    沈沁的眸光,亮了一下,提步往山洞里走去。

    刚抬起脚,一道凉风伴随着凌厉之气,从她右手边袭来。

    她扭身躲过,反手一掌将那人往后推开了数丈,随后站定。

    看着面前那熟悉的脸,左边垂着的袖子,空荡荡地摇晃着,沈沁眼底一惊,“你的手……”

    一声透着蚀骨冰冷的笑,从面前之人的口中传来,那笑声,犹如鬼魅,听得沈沁汗毛直立,眉头也忍不住皱起。

    “将顾老爷放了吧,你的目标不是我吗?我人都来了。”

    沈沁不想跟秦桑拐弯抹角地说话,顾老爷如果因为她出事的话,她这一辈子都不会好过。

    笑声骤停,秦桑看着坐在角落里,轻声呼痛的顾蹇,冷声一笑,“听说他是你未来的公公,若是那位顾大公子知道他爹是因为你而死,不知道还会不会愿意娶你。”

    她的眼底,有嫉妒,有不甘,她痛恨沈沁抢走了本该属于她的一切。

    即使要嫁给别人了,那个人还是不愿意放弃她,大老远地追过来。

    她将一条绳子丢到沈沁面前,道:“把你自己绑好了,否则,我就杀了他!”

    话音落下,她手中的剑,便指向了顾蹇的喉咙,吓得顾蹇面色一白,却是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好,你别动他,我都听你的。”

    沈沁的心,狠狠揪着,心下骤然一慌,她不怕顾涟修不娶她,可她怕顾叔叔真的会因为她而殒命。

    本是无辜之人,怎么能因为她而出事。

    她捡起绳子,将自己的双脚紧紧绑住,动弹不得。

    “打死结,少在我面前动歪心思。”

    秦桑瞪着沈沁,命令道。

    沈沁也一一照做,当着秦桑的面,打了一个十分复杂的绳结,抬头看向秦桑,道:“绑好了,然后呢?”

    秦桑上前来,蹲下试了试她打的绳结,确定连自己都解不开之后,才满意地看向她,取过另外一根绳子,反手将沈沁给绑了。

    沈沁也没反抗,只是闭着眼,通过感觉将秦桑绑绳结的方式记了下来,脸上却是丝毫没有显露出来。

    见秦桑将自己绑好之后站起,她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秦桑佯装镇定道:“秦姑娘,我自问从未得罪过你,你为何一定要这样咄咄逼人?”

    “是啊,你没得罪我,可我变成现在这样,却是因为你!”

    秦桑的情绪变得有些丧心病狂,尤其是看着自己已经失去的左臂,眼底的恨意,又深了几分。

    “言霄……言霄他想要我的命,他曾经那么爱我,现在却因为你而要我的命!如果不是因为你勾引了他,他怎么会这样对我?”

    天机阁,睿王府的暗卫,全数出动,将她手底下的人赶尽杀绝,连她都不放过,如果不是她命好逃脱了,如今失去的,又怎么会仅仅只是一条手臂这么简单。

    她没想到言霄对她竟然没了半点曾经的情分,她以为,最起码,他舍不得杀她的。

    沈沁抿了抿唇,神色淡漠地看着她,道:“你在这里说言霄怎么对不起你,你可曾想过,你曾经是怎么对不起他的吗?”

    她目光沉静,说出来的话,让秦桑怔了一怔,“他以为你真的死在了先太妃手中,因为你,他们母子反目,甚至连太妃过世,他都没回京看一眼,你觉得他没对你用过真情吗?”

    秦桑没有说话,脸上满是痛苦。“你又知道,过去的十几年,他是怎么过来的吗?是你背叛了他,背叛了你们之间的感情,你又凭的什么觉得是他负了你,你欺骗他,利用他之后,又凭的什么样的资格觉得他还是该对你一往情深?他不爱你了,你却拿我来出气,你又凭的是什么!”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