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1章 言霄VS沈沁(22)
    “你住嘴!”

    秦桑手中的剑,抵着沈沁的喉咙,沈沁没有反抗,只是眼神平静地看着她,转了个方向,反绑在背后的双手打了个手势,示意顾蹇找机会离开。

    “如果没有你,他还是会爱我的,他不会这样对我的。”

    沈沁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没有人在背叛了一个人的感情之后,可以这样理所当然地要求对方继续爱她,他为你付出的够多了,你回报给他的又是什么?十几年后,又一次接近他?”她冷笑地看着秦桑那狰狞阴沉的面容,道:“你敢说,如果这一次他选择相信你的话,你就不会出卖他吗?那晚你把他透露给你的消息传出去又是因为什么?凭什么你一次又一次背叛他,他却要从一而终地

    爱你!”

    沈沁说的每一个字都咄咄逼人,逼得秦桑不停地往后退。“我承认,我是喜欢过言霄,可我早就放弃他了,我都大老远跑到江南来嫁人了,如果不是你出来阻挠,几天后,我就会跟顾大公子成亲,我跟言霄之间,不会有任何的结果,是你派人来追杀我,才有了如

    今断臂的下场,你这不是自找的吗?”

    看着顾老爷的身影一点一点挪到了山洞外,沈沁的心头不动声色地松了口气。

    “你闭嘴,你少在我面前得意,我只恨自己没能成功杀了你,才会落得如今的下场!”

    秦桑拿着剑柄的手,收紧了力道,往沈沁的喉咙处,又加深了几分。

    沈沁闭了闭眼,而后重新睁开眼睛,看着她,道:“你有今天的下场,都是你自找的,怪不了别人。”

    “我让你住嘴,听到没有!”

    激动之下,秦桑的剑,划破了沈沁脖子上的皮肉,殷红的血,顺着她的脖子,缓缓流下来。

    沈沁吃痛地皱了皱眉,看向秦桑越发癫狂的模样,算了算时间,这会儿顾老爷应该已经逃远了,便对秦桑道:“你费了这么大的劲叫我来这里,不会只是来告诉我,你如今这一切,都是我害的吧?”

    “当然不是。”

    秦桑忽地平静了下来,目光,往刚才顾蹇所在的位子扫了一眼,道:“你以为你说刚才那些话转移了我的注意力,我就不知道那顾老爷逃了吗?”

    秦桑的话,让沈沁眉头一拧,终是什么话都没说出来。

    “我故意让他走的,待会儿,言霄跟你那未婚夫一起来,看到你面目全非的样子,不知道还会不会争着要你。”

    沈沁的眉头因为秦桑这话而跳了一跳,“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秦桑摇了摇头,突然将搁在沈沁脖子上的剑收了回来,道:“只是这山洞里,被我埋了炸药。”

    沈沁的脸上,露出一丝慌乱之色,目光往外看了一眼,“你疯了吗?你用炸药,你自己照样得死!”

    “我是疯了,可我不怕死,我怕没人陪我一起死嘛,一个人死,还是太孤单了一些。”

    秦桑的手里,不知道何时已经多了一个火折子,对着沈沁,笑容阴森,“我这副样子,活着比死了还痛苦,拉上你陪葬,不是挺好么?”

    “你这个疯子!”

    沈沁咬牙看着秦桑那疯魔的样子,试着将背后的绳索解开。

    如果言霄跟顾涟修真的过来的话,他们就得陪她一起死在这里了,现在的秦桑就是个不可理喻的疯子,她根本不能跟她讲道理。

    身为天机阁的堂主,解各种绳索是最基本的技能,刚才秦桑虽然将她的手反绑成了难解的死结,对她来说,却并不难。

    三两下之后,背后的绳索便被她解开了。

    秦桑见她竟然将自己精心绑好的绳结就这样解开了,有些恼羞成怒,拿着剑,重新抵在她的脖子上,道:“倒是有点本事,看来这么些年,言霄没少教你这些东西。”

    一想到这么多年,她待在言霄身边,言霄手把手地教她武功,秦桑心中的妒意便深了几分。

    这些本都是她的,却被这个狐狸精给夺走了。

    沈沁无心跟她废话,生怕她一个激动就把炸药给点燃了。

    “这些本事都是我自学的,言霄哪有功夫叫我这个。”

    她只能一边安抚秦桑的情绪,一边想办法逃走。

    可眼下,她双脚被绑,在秦桑的眼皮底下,她根本没有机会解开脚上的绳索,心里又急又怒。

    秦桑也不知道信没信她的话,脸上的情绪,倒是缓和了许多。

    她看着沈沁慌乱的模样,心里多了几分报复的快感,冷笑声从秦桑的嘴边传出,开口问她,道:“等会儿他们两个都来了,你会救谁?”

    沈沁愣了一下,不明白她问的什么意思。

    只听秦桑继续道:“我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在我点燃炸药之前,给你挑一个人离开,好不好?”

    她此刻说话的语气,带着商量,就像是闲来无事聊天的好友,而说出来的话,却丧心病狂地令人发指。

    “我想知道你心里在乎的到底是哪个。”

    只听秦桑“嘻嘻”笑了两声,脸上有些隐隐的期待,“真是让人觉得刺激又好奇呢。”

    沈沁无心搭理她,现在只希望言霄跟顾涟修两个人都不要过来,她死不要紧,可她并不想拖累任何人。

    秦桑见沈沁这副模样,笑得更得意了,少了刚才那歇斯底里的疯魔样子,此时的她,却尤其得漫不经心。

    “你也别着急,反正你现在也逃不走,着急有什么用,不如省点力气,想想待会儿该选谁才是。”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沈沁眼中的怒火也越来越深,趁着秦桑不注意之际,她忽地飞身扑上前,去抢秦桑手上的剑。

    秦桑少了左手,反应自然慢了一些,当她注意到沈沁来夺剑的时候,剑已经到了沈沁手上。

    她眼底一慌,出手上前去夺沈沁手上的剑,沈沁这会儿脚上绑着绳子,两人的情况不相上下,甚至,沈沁更加吃亏一些。每一次想要将绳子割开,秦桑还是比她快了一步。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