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2章 言霄VS沈沁(23)
    一番打斗之后,两人的身上都有了大大小小的伤口,沈沁被秦桑飞身一脚,踢到了山洞壁上,疼得沈沁半晌没有缓过劲来。

    这会儿,秦桑是彻底被沈沁激怒了,在沈沁缓过劲来之际,她上前一脚,用力踩在了沈沁的肋骨上,“你这个贱人,这个时候还敢跟我耍手段!”

    “呃……”

    肋骨被秦桑踩断,沈沁疼得脸色骤然泛白,冷汗开始一点一点往外冒。

    再说另一边,沈棠急匆匆地赶回客栈,“阁主,我们的人大意了,让秦桑给逃了。”

    言霄的眼眸,骤然冷了下来,“继续找,必须把她找出来。”

    那个女人现在定会狗急跳墙,他担心沁儿会有危险。

    “阁主放心,秦桑断了一条手臂,只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

    沈棠见言霄眼底流露出来的担忧,出声道。

    言霄没有回答,只是从客栈里出来,想去找沈沁,远远的,便看到城门口那边,顾家二老爷被反绑着双手, 面色恐慌地从城门口跑来,嘴里不停端着“救命,救命~~”

    有人认出了他,赶忙去找顾涟修。

    很快,顾涟修便带着下人跑过来了,疲倦的脸上带着震惊,“爹,发生什么事了?”

    “快,快带人去救沁儿,她被一个女人绑到无望山的山洞里,快去救她,那个女人是个疯子……”

    顾老爷的话音刚落,言霄这边已经从客栈里冲出去了,而顾涟修也没有犹豫,将老爷子交给下人了之后,便飞快地朝城门口跑去。

    “无望山在哪?”

    到了城门口的言霄,一把拽过同时要冲出城门的顾涟修,惊慌的眼底,带着猩红的血丝。

    顾涟修看到他,愣了一下,这会儿却没有想那么多,道:“随我来。”

    二人同时拉过此时正进城贩马的马贩子手上的马,翻身而上,飞快冲出了城门。

    沈棠丢给马贩子几锭银子,也拉过一匹马跟了上去,同时,给附近的天机阁的人发出了求助信号。

    顾涟修带着言霄到了无望山下,指着山上某处,道:“这上面有个废弃的山洞,沁儿应该……”

    话还没说完,言霄已经飞身下马,快步朝山上奔去。

    走到半路,言霄的脚步,却停了下来。

    顾涟修一个没收住,撞到了他身上,他蹙了一下眉,看向言霄,“怎么了?”

    言霄没说话,只是对身后跟上来的沈棠道:“把他带回去,别让他靠近这里。”

    闻言,顾涟修脸色一沉,看向言霄的眼底,露出了几分敌意,“我来救我的未婚妻,阁下为何要阻止我过去?”

    “你救她?就凭你么?”

    言霄看顾涟修的眼神,带着毫不掩饰的不屑,刺得顾涟修又羞又恼。

    “阁下不要小看人,就算我再无能,也不会丢下未婚妻不管,任由她冒险。”

    言霄的眉头,不耐烦地皱了起来,“你过去只会徒增麻烦。”

    他用眼神示意沈棠,沈棠领命上前,“顾公子,我们先走吧,这里很危险。”

    “就是知道危险,我才不能放任沁儿在这里不管!”

    顾涟修不理会沈棠,想绕过言霄往上走,却被言霄抬手拦住,一掌将他打回到沈棠手上,眼底是不容置否的霸道,“让你回去就回去,我会把沁儿带回来交换给你!”

    他看向沈棠,“带他走,不准他靠近这里一步。”

    “是!”

    沈棠虽然不知道言霄心里在想什么,可他没有违背言霄的意思,上前拦住顾涟修。

    任凭顾涟修怎么反抗,终究不是沈棠的对手,在他的怒骂声中,被沈棠带离了山下。

    顾涟修被带走之后,言霄脸上的表情,冷得仿佛淬了一层冰,目光冷锐地扫向上面的山洞。

    空气,弥漫着硫磺的味道,秦桑肯定在附近埋下了炸药。

    他们现在越多的人过去,送死的人也就越多。

    顾涟修是沁儿要嫁的人,是未来给沁儿幸福的人,他就必须要替沁儿将他保护好了。

    深吸了一口气,他轻功一提,很快便到了山洞外。

    没有多少犹豫,他便提步走了进去,山洞里,沈沁被绑着双脚躺在地上,脸色惨白一片,头发已经被冷汗湿透,五官因为痛苦而拧成了一团,他的心,瞬间提了起来。

    “沁儿!”

    他上前,将沈沁脚上的绳子解开,扶起她站定。

    断掉的肋骨,痛得她浑身颤栗,她咬牙忍着,奋力将言霄往洞口外推,“快……快走,这里埋着炸药。”

    “我知道,别担心,我带你离开。”

    言霄没理会太多,俯身将她抱起转身外走,洞口却被秦桑给拦住了。

    “怎么就你一个人来?”

    秦桑皱着眉,脸上露出了几许失望,目光看向沈沁,讽刺地笑了一声,“看来那顾大公子也不是很爱你么,知道危险就不来了。”

    倒是沈沁,知道顾涟修没来,反而松了口气。

    眼下的情况,越少人来越好。

    秦桑的目光继而又投向言霄,他看自己的眼神,充满了愤怒和嫌恶,唯独少了一丝她想见到的恨。

    如果他恨她,她反而会欣喜,至少证明他心里其实还是有她一点点的位子的,可这会儿,她却完全失望了。

    她看着言霄,连连笑了好几声,道:“你比我想象得还有在乎她么,明知道这里有炸药,你还敢上来。”

    言霄不理会她,抱着沈沁径直朝洞口走来。

    即使秦桑拦在他面前,他也不为所动,抬起脚,直接往秦桑的心口一踹,将秦桑踢出了好远一段距离。

    沈沁不知道秦桑为什么不躲开言霄这一脚,心下正不安,却见秦桑撕心裂肺的笑声,从远处传来。

    “你以为就这山洞我埋了炸药吗?言霄,这辈子能有你陪着一起死,也死而无憾了。”

    话音落下,便见秦桑扔出了不知何时点燃的火折子,刹那间,山间的干草在山风的帮助下,瞬间在四周燃起。秦桑被火包围着,看着言霄一脸平静地抱着怀里脸上毫无血色的沈沁,笑声在火中蔓延开来,阴森又放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