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3章 言霄VS沈沁(24)
    “言霄,下辈子我们再重聚吧。哈哈哈~~~”

    “砰——”

    炸药声响起,秦桑的身影,被火吞没。

    言霄抱着沈沁,在肆虐的大火中,寻找出路。

    “你走吧,我知道你一个人能离开这里的,不要带上我了。”

    沈沁挣扎着从言霄的怀中出来,不知道何时,泪水已经爬满了她的脸。

    “别说傻话,我来就是带你离开的。”

    言霄的声音,听上去依然镇定,可狂跳的心脏却出卖了他此刻的紧张。

    大火将山洞包围,连续不断的爆炸声,开始陆陆续续传来。

    砰——砰——砰——

    爆炸声,一声接着一声,他们身后的山洞,被炸出了好大一个洞口。

    “带你出去之后,我就把你还给顾涟修,好吗?现在别说丧气话。”

    他低头安抚了沈沁一句,转身冲向刚刚被炸药炸开的山洞洞口。

    这后面,竟是看不到底的悬崖。

    言霄的脸,沉了下来,身后的山洞,开始崩塌,山洞中埋着不少的炸药,火龙从山洞冲出,直逼言霄身后。

    言霄紧紧护着沈沁,背后的衣物,瞬间被烧透,空气中,弥漫起了身体被烤焦的味道。

    沈沁咬紧牙关,挣扎着从言霄的怀里下来,言霄的表情看上去十分痛苦。

    “阁主……”

    “没事。”

    言霄咬牙,额头上,豆大的汗水开始落下,他低头看了一眼底下的悬崖,回头看着已经没了退路的火海,第一次有一种万念俱灰的感觉。

    他看向身旁的女人,忽地笑了起来,身后的火光将他的笑容,照得更加明媚夺目。

    “顾涟修其实已经来了,被我拦在山下了。”

    他对她这般说道,脸上带着一丝歉意,“对不起,我自作主张了,也许这会儿你想见到的应该是他吧?”

    沈沁没说话,断掉的肋骨,已经感觉不到疼了一般,她用力咬着下唇,才将心头的痛处压下去,看着他,声音沙哑道:“你怎么样了?”

    她想要往他的身后看,却被他给用力拉住了,“我没事……”

    又是“砰”的一声响起,他们脚下站着的地方,瞬间被炸得粉碎,一股强大的热气,将两人往悬崖外冲去。

    两人一并被冲了下去,言霄快一步用力将沈沁抱在怀中,背上一片血肉模糊。肋骨好似又断了几根,言霄一手将她抱在怀中,一手用力攀着崖边的岩石,背上被烧伤的肌肉,正在被一点一点地撕开,冷汗伴随着血水,一并渗进那模糊的肉里,衣服跟血混在一起,让人看得心尖打颤

    。

    “阁……阁主,你松开我吧。”

    沈沁心痛地看着将她护在怀中用尽那仅剩的那点力气努力的人,乞求道。

    言霄没理会她这话,只是低眉看着她,笑容苍白却夺目。

    “阁主,小沁儿……”

    就在这个时候,山洞的那边,传来沈棠还有其他一些人的声音,火势好似小了一些,山体震动的感觉好似也停止了。

    “阁主……”

    “沁儿……”

    “沁儿妹妹……”

    “阁主,阁主……”

    “……”

    连续不断的呼唤声,从那边传来,越来越近。

    言霄的力气,也在一点一点地失去,听着那逐渐靠近的声音,言霄终于松了口气。

    低眉深深地望进沈沁的眼底,有不舍,有依恋,“这辈子我来迟了,下辈子先把机会留给我,好吗?”

    沈沁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身子却突然间被言霄奋力一甩,扔到了崖边上。

    沈沁心里一慌,再回头,言霄已经从崖上落了下去。

    “阁主!”

    “言霄!言霄!”

    沈沁伸手去抓已经悬空从崖上落下的言霄,触手的却只是虚浮的空气,伴随着山间的凉风,从她的指缝间穿过。

    恐惧和绝望瞬间捏紧了她的心脏,她想也不曾多想,起身便要跟着跳下去,却在纵身一跃的瞬间,被人从身后给拽了回来,随即便陷入了一片黑暗当中。

    沈沁醒来的时候,已经过去整整三天了。

    她猛然从床上坐起,呼吸因为梦中那让她无能为力的结局而急促难安,身下的被单被抓得很皱,手背上凸起的青筋,显示了她此刻攥紧的拳头有多用力。

    “小姐,您终于醒了!”

    碧儿欢喜的声音,夹着一丝细微的颤抖,从门口传来。

    “快,快去告诉老爷,小姐醒了。”

    碧儿喊了一个守在外面的丫鬟去通知沈老爷,自己则赶忙走到沈沁身边,小心地扶着她,问道:“小姐,您觉得怎么样,好些了吗?”

    说着,伸手探了探沈沁的额头,烧总算是退了,碧儿暂时松了口气,正要将手从沈沁的手上收回,手腕却被沈沁用力攥住了,那力道,紧得让碧儿疼得直皱眉。

    “言霄呢,言霄怎么样了?”

    她的声音,因为连续几天的高烧而显得格外沙哑,目光紧盯着碧儿的脸,生怕错过她脸上的每一个表情。

    碧儿不知道对言霄不熟,虽然身为沈沁的贴身丫鬟,但是作为天机阁的人,沈沁私下见言霄,碧儿是从来不知道的。

    这会儿沈沁突然问起他,那双眼里,带着深陷泥潭不能自拔的绝望,看得碧儿的心脏都莫名得颤了一颤。

    “小姐您说的是睿亲王吗?”三日前,小姐跟当今睿亲王遇险,具体情况她不太清楚,只知道官府派出了大量的官兵,在无望山下找人,看那架势,便是不知情的老百姓都知道官府要找的人肯定身份不低,碧儿只是没想到,自家即将

    要出嫁的小姐竟然会跟睿亲王有所牵扯。

    沈沁不知道碧儿此刻心中的想法,听碧儿这般问,重重地点了点头,抓着她手腕的力道,又重了几分,“对,是他,他现在怎么样了?”

    她的脑海里,清楚地记得那天他用尽全力将她甩上崖边,自己却因为力竭而落下悬崖的画面,此刻再度回想,整个身子都开始剧烈打颤了起来。

    “奴……奴婢不是很清楚,等会儿老爷过来,您再问问老爷。”碧儿被沈沁这模样给吓到了,说话也有些哆嗦。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