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4章 言霄VS沈沁(25)
    她这话刚落下,便见沈沁已经掀开被子下了床,脚下的步伐有些虚浮,跌跌撞撞地好似要摔倒一般。

    “小姐,你小心点,您的身子现在很虚弱,大夫说您需要静养……”

    碧儿赶忙跟在她身后追上去,沈沁好似完全听不到她的话一般,冲到门口,扶着门框一步步往外走,正好遇上了沈崇和顾涟修二人疾步朝她这边赶来。

    看到顾涟修脸上那憔悴的模样,脸上隐隐约约的胡渣子,使得他少了往日那温润公子的模样而变得有几分颓然。

    那双猩红的双眼,满满的被血丝所占据,看样子是好长时间没睡了。

    沈沁抬起的脚步,顿了一顿,抓着门框的手指,下意识地用力捏紧了。

    “沁儿妹妹,你醒了。”

    顾涟修顾不上身边的沈崇,快步走到沈沁面前,上上下下细细打量了她一番,眼底的担忧,始终不曾散去。

    沈沁张了张嘴,最后,用沙哑的嗓音开口道:“涟修哥,让你担心了。”

    抬出去的脚,悄然收了回去,垂下的眼帘当中,多了几分复杂。

    顾涟修好似没看到,伸手扶着她往屋中走去,“你刚刚苏醒,还是得躺床上好好休息,怎么能乱跑呢。”

    “可不是,你这丫头就是让人不省心。”

    一旁的沈崇,语气略带责备,目光看向顾涟修时,却是满心满眼的欣赏和满意,“这几日,涟修没日没夜地守着你,一个囫囵觉都没睡过,你看看他,因为你都变成什么样了?”

    沈崇说这话时,语气中毫不掩饰的责备,与此同时,看沈沁的眼神,还隐隐带着几分欲言又止的复杂。

    “沈叔,您别怪沁儿,是我自己不放心她才想守在她身边,这样自己也放心一些。”

    他也怪自己没有足够的武力去抵抗睿亲王手下的人,当沁儿当日深陷那样的危险之中。

    如果当时,他跟睿亲王一同上去,如果当时,是他舍命救下了沁儿,那会不会就……

    顾涟修没有往下去想,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如果可以让人去假设。

    沈沁看着顾涟修那不修边幅的模样,脸上的倦意根本没办法掩饰,确实是好几天没有休息了。

    她看着他,犹豫了几秒,伸手握住了顾涟修的手,道:“涟修哥,对不起。”

    “别说傻话,你现在就是听话好好休息,别的什么都不要想。”

    顾涟修低眉看着覆在自己手背上的手,眼底一片复杂的暗芒萦绕其中,却并没有让沈沁看出来。

    沈沁听话地点了点头,可心里还是记挂着言霄的伤情,张了张嘴,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又看了看顾涟修,终是开口道:“睿……睿亲王他如何了?”听她问起言霄,顾涟修低垂着的眼睑,轻轻一颤,倒也没隐瞒她,道:“我们赶过去的时候,他的手下也及时拉住了他,只是他背上被火药炸伤,后背烧得比较严重,如今正在县衙,县令已经请了本地几个

    名医过去给他诊治了。”

    听到言霄没死,沈沁的心里不动声色地松了口气,只是在听到他后背烧伤严重的时候,心还是提到了嗓子眼。她还想问什么,顾涟修已经在她开口之前,回答了,“如今天气才刚转凉,白日里还有些热,伤口有些感染,大夫已经开了一些内服外敷的药给他了,县令也不敢怠慢他的伤情,你先养好身子,再去想他好

    吗?”

    顾涟修这话一说完,沈沁愣了一下,抬眼见顾涟修依然嘴角带着清浅的笑容,她的心里,更加变得复杂了起来。

    她想了想,还是开口解释道:“涟修哥,我……我不是想他,只是……只是他身为亲王,为了救我重伤,我不能……不能那么没良心, 完全不在意他的伤势……”

    “我知道。”

    顾涟修柔声一笑,阻止了她继续说下去,“他是你的救命恩人,我也很感激他,你过问他的伤势不是很正常吗?”

    他轻轻拍了拍沈沁的肩膀,温声安抚道:“你先听话,把药喝了,身子养好了,你才能去看他。”

    沈沁抿着唇,看着顾涟修毫不计较的样子,眼底的愧疚,又多了几分。

    她不知道自己当时要跟着言霄跳下去的时候,他有没有看到,如果他看到了,还会觉得她对言霄,只是属下对主子的心思吗?

    她盯着顾涟修看了一会儿,最终还是将心里的话给咽了回去,恰巧这个时候,下人已经将药给她端过来了,顾涟修主动接过药碗打算喂她。

    沈沁神色一怔,看了顾涟修一眼,也没拒绝,只是给了他一个感激的笑容之后,将顾涟修递过来的药,一口含了下去。

    满满的一碗苦药,沈沁都配合着喝完了,顾涟修笑着看她躺下,又叮嘱了一句,“现在好好休息。”

    “嗯,我知道了。”

    沈沁点点头,看着顾涟修眼底的红血丝,又开口道:“涟修哥也回去休息吧,我现在没事了,你不用担心我。”

    “嗯,好。”

    这一次,他没拒绝,这三天三夜他都没合眼,确实是有些累了。

    沈崇是亲自送顾涟修出府的,回来的时候,想了想,还是去了沈沁的院子。

    无望山的事,他也从沈棠的口中听到了些许。

    他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是天机阁的人,也不知道言霄就是天机阁的阁主,心里也一直好奇这个回京才一年多的睿亲王,到底是怎么跟她女儿扯上关系的。

    他记得那一次,皇上在春猎别宫遇刺当日,睿亲王就回京了,之后没几天,睿亲王便经常上门找沁儿,那个时候,他就觉得不对劲。

    可沁儿却只是说睿亲王找她有别的事,跟男女之情无关,他当时想着女儿确实跟睿亲王平时也没什么交集,也就信了女儿的话。

    可这一次,睿亲王为了救沁儿,差点连命都没了,如果这一次他还是相信女儿跟睿亲王之间没什么的话,那他就真是蠢了。沈崇去找沈沁的时候,她刚喝过药躺下,并没有睡着。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