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5章 言霄VS沈沁(26)
    “老爷。”

    “嗯,你先出去。”

    沈崇对碧儿挥了挥手,让她退下。

    跟着,提步来到沈沁床边。

    “爹。”

    见沈崇过来,沈沁重新坐起,双眼对上沈崇欲言又止的复杂眼神,心下微微一凛,似乎猜到了沈崇找她要说什么。

    “爹,您有话跟我说吗?”

    见沈崇几番欲言又止之后还没开口,沈沁想了想,便率先开口道。

    “嗯,是有几句话要问你。”

    沈沁垂着的眼睑,轻轻一颤,只听沈崇开口道:“你跟睿亲王到底是怎么回事?”

    闻言,沈沁猛然抬起头看他,攥着被子的手,稍稍收紧了几分。

    “爹,我们……”

    “你别找理由搪塞爹,爹不傻。”

    沈崇截过了沈沁的话,正色道,“沁儿,现在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还有涟修,有些事,你必须得想清楚才行。”

    听沈崇提到顾涟修,沈沁的心脏,猛然颤了一颤,半晌,才对沈崇道:“睿……睿亲王说要娶我。”

    “什么?”

    尽管猜到了一些,沈沁的话还是把沈崇给吓了一跳是,“这……这到底怎么回事,他一个亲王……不,这不是最主要的,关键是,你们是……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他才回京多久,你们就认识了?”

    “爹爹还记得我走失的那六年吗?”

    沈沁表情严肃地看着沈崇,继续道:“那六年,我都待在言霄身边。”

    在沈崇震惊的眼神中,沈沁将那几年的事跟沈崇细细说了一遍,听得沈崇半晌没有缓过劲来。

    整整过去了一盏茶的时候,沈崇才深吸了一口气,从震惊中找回了声音,“你……你是说,睿亲王就是天机阁的阁主,而你……你是他的手下,一直在天机阁为他办事?”

    难怪……难怪那日睿亲王来沈府找沁儿的时候,他会觉得他们两人好似认识了很久,原来是这样。

    “你……你竟然……”

    沈崇气急,生气的同时,还有些后怕。

    天机阁虽说不是什么江湖帮派,可探消息这种事,也不是没有危险的,若是被探消息的对象是什么穷凶极恶的人,照样有性命之忧。

    “不行,绝对不行!”

    沈崇指着沈沁,严肃道:“你立刻退出天机阁,不准再跟天机阁有任何的来往。”

    沈崇对沈沁一向管得不严,也从来干涉她做任何事情,可这一次,他却绝不会让她胡来,他沈家的千金大小姐,有什么理由去做那么危险的事情。

    “爹,我早就退出了。”

    沈沁的回答,让沈崇再度愣住了,原以为沈沁最起码还会跟他僵持一段日子,这么顺利的结果,反而让他一时间有些不敢相信。

    “真的?”

    “嗯,真的。”

    在打算跟顾涟修成亲并真心与他共度一生之时,她便下定决心要离开天机阁的,只是没想到,在离开之前,还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她没想到言霄也喜欢她,更没想到言霄会为了救她到如今生死未卜。

    原本她以为一切顺顺利利,水到渠成的事,因为言霄的突然到来变得复杂了。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跟顾涟修之后的路,又会怎么走,自己对言霄,又该是什么样的心思和感情。

    “这样就好。”

    沈崇勉强松了口气,又想到沈沁跟言霄的关系,想到顾涟修对女儿所做的一切,他还是忍不住道:“睿亲王这一次虽然救了你,但是有些事,爹不说,你自己心里也清楚,沁儿,你可千万要想好。”

    沈沁的心尖,再度颤了一颤,自然明白自己父亲话里的意思。

    “涟修对你怎么样,爹都看在眼里,你高烧的这几日,他不眠不休守着你,这几个月来,你跟他相处,自己心里应该也了解吧?”

    沈沁沉默了几秒,点了点头,顾涟修对她如何,她当然是清楚的。“再说,睿亲王门第太高,我们沈家纵然是富可敌国的人家,也比不上睿王府这样的门第,你嫁入皇室,总归是低人一等,一切还得看睿亲王的脸色,顾家不一样,我们两家门当户对,顾家没人会刁难你,

    更重要的是,你还有涟修护着你呢,沁儿,你一定要想清楚。”

    沈沁被沈崇的话,说得脸色稍稍白了几分,却并没有开口。“沁儿,人不能不讲道义,虽说睿亲王这一次舍命相救,我们确实要好好报答他,但是你决不能辜负了涟修的感情,他是无辜的,你若是因为睿亲王而……你让他以后如何自处,让整个苏城的人都去看他的

    笑话吗?”

    到底是亲生父女,沈崇能隐约察觉出女儿的心思,她对睿亲王的心思……怕是要比顾涟修深许多,这并不是他希望看到的。

    倒不是睿亲王不好,确切地说,睿亲王的条件太好,家世,相貌,教养,谋略等等各方面都属上乘,让他根本没法挑剔,也确实是乘龙快婿的上等人选。

    可这样的人,这样的身份,却不是他愿意高攀的。

    沈家虽富可敌国,虽出了个内阁大学士,但是,他还是觉得不可高攀,皇家的玉牒并不是那么好上的。

    说完这些话之后,沈崇便没有再说下去了,话已经说得够多了,能不能正确想清楚,还是得看他女儿自己。

    他希望最后的选择,是沁儿自己选的,而不是他强迫着她选的。

    他起身准备出去,便听沈沁喑哑的嗓音缓缓开口道:“女儿明白的,爹爹放心。”

    沈崇看着沈沁脸上黯然的模样,虽然松了口气,可到底还是有些心疼。

    他也不知道自己刚才的劝说到底有没有做错,可不管最后女儿选了哪个,总归是要辜负一个的。

    而顾家什么都没做错,他们没理由让顾家去承担那样的结果。

    沈崇走后,沈沁在床上躺下,缓缓合上眼睑,睫毛根部,被氤氲的水汽,无声淹没了。

    沈沁的烧退了之后,休息了两日,便下床往外走。

    “小姐,您要出去吗?”碧儿见沈沁像是要出门,心里有些不安,“小姐,大夫说您的肋骨断了好几根,现在还没痊愈,您还带在家待着好好休息才行。”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