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6章 言霄VS沈沁(27)
    “我心里有数,我出去一趟,很快便回来。”

    说完,也不管碧儿在身后叫唤,兀自捧着一盒她爹爹四处去寻找过来的上好的千年人参,去了县衙。

    “小沁儿!”

    正从言霄房中出来的沈棠,在看到沈沁出现在县衙的那一刻,欣喜若狂,快步朝沈沁走了过来,拽起她的手臂,往里走去。

    “阁主就住在里头,这几天还是半睡半醒的状态,你赶紧过去瞧瞧,说不定你一来,他就好了。”

    沈棠不知道当日沈沁被秦桑踢断了几根肋骨,见他来了,一高兴,动作也快了一些。

    右侧肋骨的地方被沈棠扯得生疼,她皱紧了眉,默默跟着沈棠忍着痛去了言霄所在的房间。

    因为背部被烧伤,言霄一直是趴着躺在床上,此时,他的脸正对着门口的方向,脸上白得没有任何血色。

    沈沁一进门便看到了他因为难受而紧皱的眉头,她脚下的动作,顿了一顿,心口也隐隐泛着疼。

    “过去看看他吧,我还是第一次见他这么脆弱。”

    沈棠的目光,带着几分同情地看向床上躺着的人,低低地叹了口气。

    沈沁看了沈棠一眼,又看向床上昏睡的人,抿着唇,点了点头,走了上前的。

    沈棠非常识相地从房间里走了出去,还很贴心地为她关山了房门。

    沈沁也不去计较沈棠的举动,将手上那一盒人参放到边上的桌子上,缓步走到言霄面前。

    他的身上穿着透气轻便的寝衣,因为顾及到他背上的伤,衣服有些偏大,松松垮垮地耷拉在他身上。

    她上前,将衣服轻轻掀开,露出了他的后背,背上刚上了药用纱布包裹着,隐隐约约还有些血丝渗出来。

    只是看一眼,沈沁便能清晰地回忆起那天他抱着她躲过了那些火焰的画面,忆起他在崖下用尽全力将她送上崖上的画面……

    双眼不知觉地涌上了几分酸涩,她将视线从言霄的背上移开。

    “沁儿。”

    一声沙哑到近乎听不见的声音,突然间响起,她猛然抬起眼望去,见言霄这会儿睁开了眼睛,睫毛上因为背上的痛而引起的冷汗,打湿了他微微颤抖的睫毛。

    将眼底的酸意给压了回去,她走到言霄面前,缓缓蹲下,“阁主……”

    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她看到言霄的眉头,有些不高兴地皱了起来,却并没有说其他,只是嘴里不停地呢喃着:“沁儿,别松手,抓紧了,我带你上去……”

    “别松手,沁儿听话,别松手……”

    “我不会丢下你的,我不会放手……”

    “……”

    他睁着眼,盯着她说了好多话,时而模糊,时而清晰,不管沈沁说了什么,他好像都置若罔闻,只顾自己说着。

    沈沁这才注意到,言霄虽然睁着眼睛,但那无神的瞳孔却是没有焦点的,整个人似乎并没有清醒。

    听着他这一声一声的呢喃,沈沁的心跟着紧紧揪在了一起,被他这模样给捏紧了心脏。

    “言霄……”她低低地唤了他一声,声音带着轻微的颤抖,手,轻轻伸过去,覆在他冰凉的手背上,缓缓收紧,脑海里,却不经意地闪过了父亲跟她说的话,想到了顾涟修那张疲倦的脸,她停在言霄手背上的手,缓缓

    收了回来。

    她在言霄的房间里并没有待太长的时间便离开了。

    出门的时候,看到沈棠正在不远处朝她这边看过来,见她出来,便提步走来,看样子是在等着她。

    “棠哥。”

    她低低地唤了一声,见沈棠欲言又止,心里也有些了然。

    “阁主这次为了救你,真是半条命没了。”

    沈棠轻轻地开口,语气也十分平静,好似就在跟沈沁谈论一个无关紧要的话题,而目光却一直紧盯在沈沁的脸上,犹豫了许久,才道:“你还是决定嫁给顾大公子吗?”

    沈棠私心得没有告诉沈沁,那天阁主山上之后,让他把顾涟修带下山,顾涟修不放心她几次要冲上去都被他打了回来。

    虽然那顾公子无辜,可他身为阁主的人,自然是要为阁主先考虑,但最终的决定,还是在沈沁这边。

    那天沈沁跟他说得够清楚了,她不能辜负了顾涟修,可一想到躺在床上那么可怜的阁主大人,沈棠觉得,自己还是得帮阁主争取一下。

    沈沁的眼睑,闪了一闪,却并没有多做任何考虑,只是道:“阁主的救命大恩,我一定会报答,以后阁主有什么吩咐,我定万死不辞。”

    沈沁的回答,虽然没有正面回答沈棠刚才的问题,但沈棠却已经清楚了沈沁心中的决定。

    最后,他叹了口气,道:“你明知道阁主要都不是你的‘万死不辞’。”

    见沈沁涩然一笑,道:“顾大公子真心待我,他何其无辜,我怎么能辜负他,至于阁主……以后他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我定不会拒绝,哪怕是要我一命相抵,我也心甘情愿,至于其他……”

    她垂下眼帘,苦笑了一声,道:“他来得太晚,也许这就是注定了。”

    他们比顾涟修早认识了这么多年,却还是慢了一步,那只能说明他们之间真的有缘无分了。

    沈棠最终还是没有再劝,看着沈沁离开了县衙之后,最终有些惋惜地叹了口气。

    原本还以为阁主这一次舍命相救,一定会让沁儿改变主意呢,没想到那丫头竟是那般固执。

    沈沁出了县衙,一路上都是恍恍惚惚的,满脑子都是那天无望山上的画面,还有刚才在县衙看到言霄那触目惊心的伤口,以及她从未想象过的他重伤的样子,不论是哪一种,都揪着她的心口无处喘息。

    “沁儿?”

    一声熟悉的担忧的声音,将她拉回了神,抬眼,对上的便是那双带着担忧的黑瞳,黑瞳里,倒映着自己的影子,那一圈暖意,带着柔情,将她影子尽数包围。

    “涟修哥。”

    对上这样一双眼神,沈沁的心里有些愧疚,有些心虚,眼神也下意识地避开了几分。

    “你刚才在想什么,我唤了你好几声你都没听见。”顾涟修浅笑着问道。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