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7章 言霄VS沈沁(28)
    沈沁神色一怔,想了想,开口道:“我刚才……去县衙看了睿亲王。”

    她觉得自己有些对不住顾涟修,因而并不想隐瞒他什么。

    见她这么说,顾涟修也只是点点头,除此之外,并没有任何计较的意思,“嗯,他舍命救下你,你确实是该去看一看他的。”

    “嗯。”

    沈沁低低地应了一声,侧目看着顾涟修,犹豫了一下,又道:“他伤得很重,我欠了他很大的一个恩情。”

    顾涟修看着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有了几分细微的变化,神色复杂难辨,扯开的嘴角,隐隐露出了几分苦涩,“救命大恩,确实是天大的恩情,那沁儿是打算……”

    沈沁看到他眼底复杂的眼神,大概猜到了他心里所想,便赶忙道:“他什么都有了,金银珠宝他也看不上,等他自己开口吧,他想要什么,我便尽我所能回报他什么。”

    顾涟修张了张嘴,眼底有些着急,“她若是要你呢?”

    这个问题,他脱口而出,说完,又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似的,没敢看沈沁的眼睛。

    见沈沁忽地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伸手轻轻扯了扯的衣袖,道:“你我都是交换过庚帖的未婚夫妻了,那睿亲王再怎么没品,也不会挟恩图报,让我以身相许吧。”

    她看着顾涟修脸上已经没有了的笑意,继续道:“你放心吧,如果他真要我,也得看我答不答应是不是?我可是要嫁给你的。”

    顾涟修愣了一下,有些意外沈沁的回答,抬眼见她含笑的眼底带着的坚定,仲怔过后,便是难以抑制的欣然,伸手将沈沁的手,紧紧握住了。

    沈沁没想到自己就这样一个承诺,便会让他这般高兴,心里又内疚又自责,随后,开口取笑道:“你把我当宝,以为每个人都当我是宝都要来抢吗?”

    顾涟修对她的取笑也不可置否,默认地笑了一笑,心中却叹道:那睿亲王不就是将她当宝了么。

    其实,他并不惧怕睿亲王,在睿亲王面前,他也不至于没信心,但是在沁儿面前,他是真的没有十足的信心。

    她虽然像是有心要亲近他,但是她给他的感觉,还是冷冷清清的,没有过多的欢喜和热情,也许,他们婚后能做到相亲如宾,却唯独少了一份心甘情愿的情爱。

    他甚至开始在想,是不是自己以往做的一切,给了她太多的束缚,才让她不得已才最终选择了他?

    顾涟修没有对沈沁说出自己的心思,他还是私心地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只要沁儿愿意嫁给他就好,其他的,暂时都不考虑便是。

    这样想着,他笑道:“可不就是怕你被别人抢走么?”

    “放心吧,我是那么好抢的么?有了你顾大公子这样一个未婚夫,一般人哪那么容易抢走我。”

    可那睿亲王不是一般人啊……

    顾涟修在心里叹气道。

    在迷迷糊糊半睡半醒之间折腾了五六天的时间,言霄才勉强醒了过来。

    房间是陌生的,边上的人也是陌生的。

    “王爷,您醒了?”

    一旁一个身穿藏青色长缎的中年男子见他睁眼,脸上露出了无法抑制的喜色。

    “大夫,王爷的伤怎么样了?”

    那中年男子随后又问边上正在给他检查伤口的那老大夫,眸光露出了几分晶亮。

    这位睿亲王可是当今皇上的叔叔,他这小小的知县可是怠慢不得,可偏偏他差点就死在了他所管辖的范围内,当日可把他吓去了半条命了。

    这一连过去五六天了,请的大夫也是苏城最好的名医,王爷也始终没有苏醒过来,他都已经做好了撸了官职的心理准备了。

    好在这位祖宗总算是醒过来了,他这悬着的心,也算是松了半口。

    “禀大人,王爷背上的伤,正在慢慢好转,但因为烧伤的地方太大,想要痊愈还得需要一段日子,王爷得按时服药,好生静养,烧伤处千万不能沾水,也不能起身走动,以免背上的结痂离开。”

    “行,本官知道了,多谢大夫,还请大夫多多费心。”

    “大人言重了。”

    之后,大夫又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才背着药箱离开。

    从县令跟大夫的对话中,言霄也能判断出眼前这个中年人的身份,“你是苏城的县令?”

    “回王爷,下官正是。”

    言霄撑着身子想要起身,却被县令慌忙上前给阻止了,“王爷万万不可,刚才大夫交代过,那些伤口才刚刚开始慢慢结痂,您现在还万万不能随意起身……”

    “把沈棠叫过来。”

    县令的话,被言霄不耐烦的声音给打断了,“本王有事问他。”

    “王爷稍候,小的这就去请沈公子过来。”

    县令离开没多久,沈棠便来了,看到他总算是醒了,面上也是毫不掩饰的喜色。

    “阁主,您总算醒了。”

    “沁儿呢,沁儿现在怎么样了?”

    一见到沈棠,言霄便迫不及待地开口问道,也顾不上背上牵扯着疼的伤口,急着想要从床上起来。

    “阁主,你放心吧,沁儿她没事,早就好了。”

    “真的?”

    言霄一脸不相信地看着沈棠,没放过他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就怕他骗他似的。

    “是真的,属下哪敢骗您,前天她还来过看您,不过那个时候您还在昏迷当中。”

    言霄一怔,随后脸上便露出了几分喜色,“沁儿来看我了?”

    沈棠还从来没见过言霄脸上会露出这样满足的表情来,不过就是得知小沁儿来看过他罢了,这就满足了?

    那他若是告诉她,小沁儿根本没有改变要嫁给顾涟修的心思,他还笑得出来不?

    “是,那会儿阁主您还没苏醒过来,小沁儿待了一会儿就走了。”

    沈棠唤沈沁“小沁儿”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可最近听多了,让言霄越听越不高兴,看沈棠的眼神,也多了几分不友善。

    “你下次换个称呼?”

    “嗯?”言霄突然冒出这句话,让沈棠一时间有些没抓住他这句话的重点,“谁的称呼?”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