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8章 言霄VS沈沁(29)
    “沈沁。”

    言霄不耐烦地皱了一下眉,“没事叫那么亲热做什么?”

    沈棠:“……”

    如果不是那日他冲上去的时候,亲眼看到这位大爷已经不行了,他真会以为现在躺在床上的这个人是装的,都这样子了竟然还有心思计较他对沁儿的称呼。

    言霄见他默然不语,苍白的脸色,往下一沉,“你心里有意见?”

    “不,不,不,没意见。”

    沈棠赶忙摇头辩解,“属下只是在想,要换什么称呼会让您满意。”

    “直接叫沈沁就行。”

    言霄的脸色,稍稍好了一些,却让沈棠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他怎么不知道这位大爷这么爱计较,一个称呼罢了,不过,他也是没胆子说出来。

    “是,属下记住了。”

    沈棠的回答,让言霄脸色好转了一些,随后,开口问道:“沁儿过来有说了什么吗?”

    沈棠的表情,僵了一下,没有回答言霄,眼神都有些下意识地避开了言霄的目光。

    言霄见他这模样,心下骤然一凛,“有什么话直接说。”

    沈棠看向言霄,讪讪地道:“阁主,您的伤还挺严重的,您还是先好好休息吧。”

    言霄对他的话置若罔闻,一言不发地看着沈棠,明明受了伤,明明脸上毫无血色,偏偏那一声不吭的眼神,却让沈棠觉得异常凌厉。

    他讪讪地摸了摸鼻尖,低声道:“沁儿说,阁主您的救命大恩,她一定会报答,只要阁主您吩咐,她定万死不辞。”

    “就这样?”

    言霄的眼神,有些暗淡了下来,这一句简单的话,他不是听不出来,只是还希望能听到别的话。

    沈棠想了想,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看阁主这模样,他要是把沁儿那话说了,会加重他的伤情吧。

    “是不是我现在受了伤,你就可以无视我的问题?”

    言霄这会儿心里有些烦躁,连带着一向不显的情绪,这会儿也暴露得差不多了。

    沈棠能感觉出他这一会儿竭力压制着的一股不愿外露的情绪,比如说……难过,见言霄沉下脸,他本还想多劝慰几句,可犹豫了一番之后,还是如实道:“听沁儿那话的意思,应该还是要嫁给顾涟修的。”

    他看到言霄脸上瞬间染上的那一丝隐隐有些失控的难过情绪,使得他原本苍白的脸色,这会儿更是没了半点血色。

    “阁主……”

    “知道了,你出去吧。”

    言霄面无表情地开口打断了沈棠的话,闭上眼,将眼底的难过和落寞隐藏在了眼皮底下。

    沈棠不放心地看了言霄一眼,心里叹了口气,转身从屋中走了出去。

    听着那关门声,言霄重新睁开眼睛,晦暗的眼眸里,没有半点光芒,原本那晚他便不想再打扰她,即使再艰难,他也努力地试着放手,就是不想让她为难。

    在落下悬崖的那一瞬间,他以为自己没有活下去的机会了,那一刻,他有些释然,至少,自己死了,就不会因为她嫁给别人而难过。

    可现在,他还活得好好的,她也依然要嫁给别的男人,以为自己还是能接受的,可是,只要一想到她跟别的男人夫妻交拜的场面,他的心,就紧得透不过气来。

    那种闷疼的感觉,好似盖过了背上火辣辣的痛,占据了他整个身子。

    那天在无望山,他还跟她时候,他带她下山之后,就把她还给顾涟修,现在想想,说大话真是比做容易多了。

    背上,心头,相互交替的疼,让他透不过气来。

    苏城的顾府,红绸高高挂起,顾府各个方向的大门敞开着,宾客们陆陆续续上门,非常热闹。

    鞭炮声不绝于耳,沈府通往顾府的整条街上,摆满了沈家老爷为其女沈沁备下的丰厚嫁妆,堪称十里红妆。

    高大的白马上,顾涟修一身红衣,满面春风,衬得他整个人更加温润如玉,俊美逼人。

    他的身后,是一顶大红色的花轿,正是他刚刚从沈府迎亲过来的新娘子沈沁。

    街道两旁,站满了围观的人群,每个人都分到顾家准备的喜糖喜果还有喜庆红包。

    同样站在人群中看着新郎迎亲的言霄,此时也收到了从顾家下人们手上递上来的喜糖,“公子,今日我家大少爷成亲,大家一起热闹热闹。”

    言霄低眉,手,缓缓伸出,接过那用各色彩纸包装好的喜糖,手,用力握紧了。

    耳畔,传来喜庆的迎亲乐声,却让言霄听着格外刺耳。

    前方那顶轿子里,坐着的是他想要娶回家并打算钟爱一生的女子,现在,却被别的男人迎走了。

    言霄的大脑,混混屯屯的,也不知道怎么的,鬼使神差地跟着那大红花轿,一路去了顾府。

    新娘下轿的鞭炮声响个不停,可言霄好似听不见一般,只是怔怔地看着顾涟修从马上下来,像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因为迎娶到了自己喜欢的姑娘而窃喜,脸上还有竭力掩饰的红晕。

    顾涟修上前,将缓缓从轿中出来的新娘子直接打横抱起,在亲朋好友们的惊呼声中,跨进了顾府的大门。

    看着那两道越走越远的红色身影,言霄的心,瞬间慌得失控,他顾不上许多,从人群中手忙脚乱地挤了进去。

    顾府的正堂之上,顾涟修的双亲端坐在中央,脸上的笑容,始终不曾合上。

    言霄的脚步,不由自主地往前,盯着那道纤瘦的身影,火红的盖头,遮住了她的脸,可他却不敢去想象那红盖头下,是多么欢喜的笑颜。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一声一声的拜堂声响起,眼看着那两人即将行夫妻之礼,看着两人面对面站着就要弯下身去对拜,他突然鬼使神差地冲了出来,“慢着。”

    霎时间,全场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停在了他的身上,有好奇,有审视。顾涟修也看到了他了,原本温润如玉的俊颜上,染上了几许怒气,而顾涟修身旁,沈沁也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而缓缓掀开了红盖头。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