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0章 言霄VS沈沁(31)
    说到这,顾涟修收住了话头,停了下来,那天发生的事,他想,沈沁并不愿意再提,尤其还牵扯到睿亲王的身上。

    沈沁见他突然收住话题,扬唇笑了一笑,道:“不用这么讳莫如深,我确实是差点就死了。”

    说到这,她顿了一顿,脑海里又不由自主地回想起当日言霄舍命救下她的场面,表情微微有些几分变化。

    自从那日她去县衙看过言霄之后,便没有再去,关于言霄的恢复情况,也都只是从沈棠的口中得知的。

    一方面,她不想顾涟修有什么误会和顾虑,另一方面,便是她自己的原因。

    她怕自己多看言霄一眼,心里那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坚定便会随之慢慢崩塌。

    既然下定决心要嫁给顾涟修,她就不应该那样三心二意。

    顾涟修见她突然沉默了,那模样还有些许走神,便自然地想到了她此时怕是又在想言霄了。

    顾涟修的眼帘,微微往下一凛。

    空中,响起沉闷的雷声,隆隆隆的,搅得他的心,更是乱了几分。

    抬头看向空中,乌云开始往下压了下来,使得整个气氛更加压抑了许多,正要让沈沁快点回家,豆大的雨点便没有半点预兆地开始落下。

    “下雨了?”

    沈沁回过神,雨水冰冰凉凉地打在她的脸上,顾家离沈家不算远,但到底还有些距离的。

    顾涟修抬手用袖子帮沈沁挡住头,还要顾及到她尚未痊愈的肋骨这会儿不能有太大的动作,只能小心缓慢地往边上走。

    “我们找个屋檐先避一避雨,最近正是季节交换的时候,容易着凉。”

    “哦,好……”

    沈沁点点头,抬脚正要往路边走去,不经意地抬眼瞬间,便看到前方那个人正对着她这个方向缓步走来。

    他似乎并没有看到她,神情看上去颇为沮丧,雨水已经湿透了他全身,却毫无所觉。

    身上宽大的外衣,此时因为雨水而紧贴着他的身子,本是一个从容睿智的贵气公子,这会儿看着,就像是一个被遗弃的孤儿,全世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一般。

    “阁主……”

    沈沁的脚步,下意识地往前挪了挪,双眼停在言霄的身上,始终没有移开。

    顾涟修也看到了言霄,在他知道这个人是当今的睿亲王时,都不曾想过会见到他如此颓然狼狈的一面。

    他的目光,安静地停在沈沁的脸上,她此时的注意力,完全放在了言霄的身上。

    满心满眼都是心疼,仿佛她的身边,再也没了他的位置一般。

    哪怕她再怎么努力地亲近他都好,他也没办法自欺欺人地认为沈沁是爱他的。

    或许,她对他,不过是一份责任,一份不能辜负他的责任。

    可这样一份责任,是他想要的吗?

    他将她最终娶回了家,让她永远断了跟言霄之间的关系,她会开心吗?

    或者……以后,她会恨他怨他吗?

    顾涟修眼底的光芒,一点一点地暗了下去,他眼睁睁地看着沈沁快步朝言霄小跑过去也没阻止她,甚至提醒她她身上还有伤,不宜动作过大。

    或许,这个时候,沁儿她自己的心思都全部放在言霄的身上,以至于她根本感觉不到自己身上的疼了。

    “阁主……”

    沈沁的声音不高,刚一开始,便被淹没在了滂沱的雨水当中,可言霄却鬼使神差地听得一清二楚。

    他缓缓抬起头来,雨水模糊了他的视线,眼前,只是那人的轮廓。

    他忽地缓缓扬起嘴角,声音沙哑得有些可怕,“沁儿。”

    他语气平静地唤了她一声,抬起手想要碰她的脸,却发现竟然连这点力气都没有。

    “阁主,你的伤还没有好,怎么能这样在雨里淋,快点回去吧。”

    沈沁蹙着眉,目光往他的背后看过去,那被雨水侵蚀过的地方,隐隐地渗出了血红,又被冰凉的雨水冲淡了几分。

    言霄静静看着她,听着她对他说的话,无力地扬了扬唇,也不知道有没有将她的话听进去,只是自顾自地道:“沁儿,我起先梦到你了。”

    他的声音,沙哑之中还带着一丝微颤。

    “别说了,阁主,你先回去吧,你背上的伤又裂开了。”

    沈沁上前去扶他,手才碰上他的手臂,掌心滚烫的触感让她的手,猛地抖了一下。

    猛然抬眼看向言霄,见他脸色苍白,嘴唇上也没半点血色,心里慌得连带着声音都打颤了起来。

    “阁主,你发烧了,我送你回去。”

    言霄却依然只是含笑地看着她,冰凉的手,像是费了极大的力气才抬起,轻轻抚上她的脸,道:“我梦见你当了新娘子,大红的嫁衣美得让我想要抢亲,可是……你不要我,沁儿,我来的太晚了,对吗?”

    沈沁只是一个劲地摇头,没心思听言霄继续说下去,可言霄却还是不停地继续说,像是这一次不说完,以后就没有跟她说话的机会了似的,眼底的苦涩,又深了几分。

    “我醒来的时候,很庆幸你还没嫁,我还有机会,那一刻,我真的想去抢亲,可我怕,怕你生气,气我捣乱,气我破坏了属于你的幸福。”

    “沁儿,你告诉我,如果我去抢亲的话,你会生气吗?你会怨我吗?”

    “别说了,言霄!”沈沁的情绪突然变得有些激动,声音嘶哑却激烈地打断了言霄,“迟了!那晚你当着秦桑的面赶我走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言霄,是你先放弃我的,我等了你十几年了,我给了你十几年的时间,可你还是

    来晚了。”

    她的身子,一阵踉跄地往后退了好几步,“我不会嫁给你的,我不会!”

    她松开言霄的手,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只是脚下踉跄地往前走,肋骨伤到的地方,痛得厉害,可她并不在意。脚底一滑,摔倒在地上,手,磨破了一层皮,她缓缓想要起身,肋骨那里却痛得她几乎直不起身子,连续不断响起的咳嗽声不停地刺激着身边人的神经。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