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1章 言霄VS沈沁(32)
    “沁儿……”

    顾涟修小跑着上来,俯身小心翼翼地扶起她,看着她因吃痛而微颤的身子,眉头心疼地拧起。沈沁的双眼,此时带着迷茫和痛苦,茫然地看着顾涟修,声音颤抖地呢喃着:“他怎么可以这么讨厌,他凭什么每次出现都要搅得我一团乱,我喜欢了他十几年,我给了他那么多次机会,他凭什么觉得他说

    几句话我就得嫁给他……”

    她涩然一笑,好似已经分不清眼前的人到底是谁,迷迷糊糊地推开她,艰难地移动着脚步往前走,嘴里低低地呢喃着:“他不就是仗着我喜欢他么,不就是仗着我心里一直喜欢着他么……”

    顾涟修在她身边,始终没有开口,听着她这一声一声心痛的呢喃,顾涟修的眼神逐渐暗淡了下去。

    他看沈沁的眼神,带着同沈沁一样的心痛和挣扎。

    “你心里还是放不下他的,是吗?”

    他低低地开口,雨水倾盆而下的声音,瞬间淹没了他低压的嗓音,沈沁似乎并没有听到,迷茫的双眼,始终盯着前方,艰难地往前走。

    整张脸,被雨水湿透,此时,也已经分不清她的脸上,到底是雨水还是泪水。

    忽地,沈沁的脚下猛地一软,直接半跪在了地上。

    瞬间的冲力,加上膝盖撞击着坚硬的地面,疼得她的脸色瞬间白得十分可怕。

    “沁儿!”

    顾涟修上前,将她揽进自己怀里,眉头心疼地皱起,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模样,又气愤又心痛,“既然放不下他,为什么非要逼自己离开他,把自己逼到这个地步,真是你要的吗?”

    他俯身抱起沈沁,往沈府的方向快速跑去,也没心思管同样在雨中摇摇欲坠的言霄。

    他心里对言霄是有足够的敌意的,他气这个男人占满了沁儿整颗心,又气这么男人根本不懂得珍惜,将沁儿逼到如今这个地步。

    沈府——

    “沁儿怎么了?”

    沈崇看到顾涟修抱着神志不清的沈沁回来,吓得脸色骤然一白,赶忙上前去。

    “快去请大夫过来。”

    沈崇对身后的管家喊了一声,跟在顾涟修身后去了沈沁的房间。

    “这孩子到底怎么回事?”

    沈沁脸色惨白地躺在床上,表情难受地摇晃着头,眉头由始至终都没有松开。

    嘴唇微微动着,始终重复着那一句:“他不就是仗着我喜欢他么,不就是仗着我喜欢他么……”

    “她在说什么?”

    沈崇没听清,想要上前,却被顾涟修给拦住了,“沈叔,都怪我,出门的时候忘记带伞,沁儿的伤还没好,躲雨的时候,不小心扯到了伤了的骨头,现在可能在说些胡话……”

    他没让沈崇上前去听,到底还是不忍心她受沈崇的责备。

    “这孩子……”

    沈崇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顾涟修把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他难不成还真怪他不成。

    “老爷,大夫来了。”

    “快,快过来给小姐看看。”

    被这么一打断,沈崇确实没再去听沈沁说了什么,让开了一个位子让大夫过去,大夫给沈沁把了把脉,脸上的表情便有些不太好了。

    “大夫,小女情况如何?”

    沈崇急得在一旁打转,目光看着躺在床上神情痛苦的女儿,心疼得眉头紧锁。

    “沈小姐之前伤了几根肋骨,因为没仔细养伤,本就没愈合的肋骨又有些开裂,骨头刺伤了肺部,导致她不停咳嗽,如果不再好生将养的话,恐会引起喘症,如今邪风入体,风寒袭肺,情况并不算好。”

    大夫这话一说完,沈崇跟一旁的顾涟修脸色都变得十分不好看。

    “多谢大夫。”

    沈崇无力地对大夫道了声谢,又命管家随大夫下去开药,自己则留在房中,看着沈沁那昏昏沉沉的样子,叹了口气,又看向顾涟修,道:“涟修啊,你也别瞒着叔叔,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这好端端的,肋骨怎么又会突然开裂?顾涟修的眼眸微微垂下,敛去了眼底的黯然,随后抬眼看向沈崇,道:“真的没什么事,沈叔您别多虑了,就是刚才我们回来的时候,路上突然下起大雨,我们也没地方躲,就走得快了一些,谁知道还是让

    沁儿受伤了……”

    说到这,他对沈崇深深作揖,满怀歉意道:“都是小侄不好,没照顾好沁儿。”

    “这怎么能怪你呢,你也别自责了,你看看你衣服都湿了,赶紧换下,我让管家给你取件衣服来。”

    “不麻烦了,沈叔,我还是先回家,出门时走得急,我怕爹娘担心。”

    顾涟修拒绝了沈崇的好意,动身告辞。

    沈崇听他这么说,也就没多留他,只是道:“那行,让管家给你取把伞过来,你自己路上小心。”

    “多谢沈叔,小侄先告辞了。”

    顾涟修说着,目光又朝沈沁看了一眼,眼底有黯然,有心痛,还有低落。

    从沈府回顾府的路上,正好见县衙那边的人,扶着言霄回去,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是掩饰不住的惊慌。

    当时他没顾上言霄,但他心里清楚言霄的情况也很不妙,背上被灼烧的地方并没有痊愈,如今又被雨水渗透……

    顾涟修皱了一下眉,突然有一种自己是拆散了别人姻缘的恶霸的感觉。

    他此刻心里十分矛盾,也十分茫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才是对的。

    县衙那边,知县看着被下人们搀扶着回来的言霄,已经急得团团转,当初就让他不要出去,他非要出去,现在淋了一身雨回来,本来伤就没好,现在怕是伤情更加重了。

    可他也只敢在心里埋怨,嘴里哪敢多说一句,只希望大爷可千万不要出事才好。

    他现在是巴不得将那位神仙给送出苏城才能安心。

    “大夫,怎么样了?”

    “大人,草民早就吩咐过,千万不能让这位公子伤口浸水,如今好不容易伤势开始愈合了,怎么还让他淋雨了呢?”

    “这……”知县哪里敢说自己根本没就没本事让那位祖宗听他的话,面对大夫的责问,也只能认下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