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2章 言霄VS沈沁(33)
    “不知道现在这位公子伤情如何了?”

    “伤口结痂的地方,已经又裂开了,而那些本就难愈合的伤口,如今被雨水泡了这么久,引发高烧,为今之计,也只能等他的烧退下之后,再另外想办法治疗了。”

    “那烦请大夫一定要尽力才行,这位……这位公子身份不简单。”

    知县也打算给大夫下一剂猛药。

    大夫也不蠢,从知县对此人那毕恭毕敬的态度,也能猜到此人身份不低,加上知县眼下说了这么一句话,他自然更加不敢怠慢。

    “大人放心,就算这位公子只是个普通人,草民只要有办法,自然会尽力相救。”

    知县随大夫出去开药了之后,沈棠站在床前,看着言霄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模样,不仅有些唏嘘。

    在亲眼见到这位睿智的主子变成这模样之前,他都不曾想过他会为一个女人成了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这要是传出去,估计就没人会信。

    沈沁醒来的时候,已经整整五天过去了,眼皮重得睁不开,肋骨稍微动一下便痛得她不敢呼吸。

    “呃……”

    低低的吃痛声,伴随着嘶哑的声音,从她口中传来,同时,也让一直守在她身边昏昏欲睡的碧儿猛然清醒过来。

    “小姐,您醒了?”

    碧儿欣喜若狂,眼底的倦意也瞬间一扫而光。

    沈沁想要起来,但是右侧肋骨的地方痛得厉害,她试着动了两下,最后还是放弃了。

    看着窗外漆黑的夜空,她怔怔地开口问道:“现在什么时辰了?”

    碧儿看了看外面,斟酌道:“约是丑时刚过。”

    “丑时……”

    沈沁低低地呢喃道,“我都睡了这么久了?”

    她的意识有些混混屯屯的,还没完全清醒。

    “小姐您都昏睡五天了,可怕老爷给急坏了。”

    碧儿听她那翻嘀咕,便开口道,又看了一眼她没有血色的脸,不禁有些心疼,“小姐,您饿不饿,奴婢让人给您弄点吃的。”

    连续睡了五天没吃东西,这会儿沈沁确实是饿了,听碧儿这么说,便点了点头,“好。”

    碧儿快步从房中离开,沈沁则是怔怔地躺在床上发呆,意识还没有完全清晰起来,也完全想不起自己是怎么就昏睡了五天。

    而肋骨处之前明明已经好转了,此刻却好像伤势加重了,她稍微动一下都感觉肋骨像是硬生生地被人扯出来一般。

    碧儿出去没多久便回来了,看她睁着眼发呆,便走过去,道:“小姐,厨房那边已经给你煮吃的了,您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吗?”

    说着,她伸手探了探沈沁的额头,见体温已经降下来了,才松了口气,“小姐,您以后可千万不能再折腾自己了,老爷和奴婢这几天都担心坏了,您看您,脸又瘦了一大圈。”

    说着,碧儿的双眼都跟着红了一圈。

    “我这是……怎么了?”

    沈沁看着碧儿,茫然开口问道。

    “小姐您不记得了吗?”

    碧儿睁着眼睛眨巴了两下,“那天顾公子冒着大雨将您给抱回来了,那时候,您就迷迷糊糊的,浑身发烫,大夫说您的肋骨又裂开了,再不好生将养的话,就会得喘症,后果不堪设想。”

    沈沁听着碧儿跟她回忆那天的场景,愣了许久没有说话。

    碧儿以为她是被她的话给吓到了,赶忙安抚道:“小姐,您现在别担心了,烧退了再按时吃药就没事了。”

    “哦。”

    沈沁低低地应了一声,看着平静,思绪却飞转着。

    经碧儿这么一说,沈沁慢慢想起来了,那天她跟顾涟修从顾府回来,路上遇到了言霄……

    她立即便回想起了当日言霄那吓人的模样,糊里糊涂地说一些话,背上还带着血色……

    沈沁放在被子上的手,用力紧了紧,心,也瞬间好似被言霄给捏住了一般,无法喘气。

    如果我去抢亲的话,你会跟我走吗?

    言霄的声音,骤然划过她的脑海,当时那迷茫的眼神,空洞得让人揪心。

    那会儿,她没有回答,可这会儿,当她再度回想起言霄这个问题时,却也在心里问自己,自己到底会不会跟着他离开。

    如果她答应了,涟修哥会怎么办?她那样做,又置涟修哥于何地?

    想到顾涟修,便自然地想到了那日顾涟修也在场,她的心,猛然颤了一下,抬眼看向碧儿,问道:“顾大公子那日冒雨送我回来,他自己没染上风寒吧?”

    听沈沁问起顾涟修,碧儿摇摇头,道:“这个奴婢就不清楚了,说来也奇怪,小姐您这次昏睡了五天了,顾公子都没来过一次。”

    说到这,碧儿顿了一顿,“也许顾公子也染了风寒,怕过了病气给小姐您吧。”

    言者无心,听着有意,当沈沁得知顾涟修这几日都没来看她的时候,心里便觉得有些不妙了。

    涟修哥他……会不会误会了她什么?

    又或者,那天,她说了什么让他误会她的话了?

    沈沁蹙起眉,努力回忆着那天的事,她记得言霄说话,可自己到底说了什么,竟然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这会儿,沈沁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情,有自责,有愧疚,也有些许的忐忑不安。

    她甚至不知道,如果自己再见到顾涟修的话,该怎么面对他才是对的。

    “小姐,先来吃点东西吧。”

    厨房那边给沈沁做了一碗米粥,碧儿也没注意到沈沁的心思,小心地将沈沁扶起之后,端着米粥走到床边,一口一口喂她吃下。

    沈沁这会儿心事重重,对碧儿递过来的粥,也是本能地张口喝下,至于味道如何,她并没有注意。

    吃完了粥,碧儿有服侍她将药之后,才重新扶着她睡下。

    “现在离天亮还有几个时辰,小姐您再睡会儿。”

    “嗯,你也去休息吧,别在这里陪我了。”

    “是。”

    碧儿帮她盖好被子,吹灭了屋中的灯,才退了下去。碧儿离开之后,沈沁却没有半点睡意,许是连续睡了五天,睡得足够多了,又许是她此刻满脑子都是言霄和顾涟修这两个人的身影,搅得她整个脑子都乱得没办法睡着。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