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5章 言霄VS沈沁(36)
    沈崇唯一想到的,便是这个可能,涟修那么想喜欢沁儿,怎么会无缘无故就要取消婚约的。

    沈沁被沈崇这么一质问,不禁苦笑,她在她爹心里,印象已经差到这地步了吗?

    沈崇见她不说话,更是急了,“你倒是说呀,是不是你的原因?”

    沈沁捏了捏眉心,道:“爹,涟修哥喜欢上别的姑娘了,我们就不要强迫人家了。”

    “什么?怎么可能!”

    沈崇这一次的声音更大了一些,他宁可相信顾涟修被沈沁惹恼了,盛怒之下要取消婚约,也好过他看上了别的姑娘。

    这好端端的,才多久,他怎么就看上别的姑娘了?

    沈崇还是不敢相信,可脸上的怒气,还是出卖了他,“我现在就去找他问清楚,这无缘无故就取消婚约,把我们沈家当什么了,我女儿是他想退亲就能退亲的?”

    这以后要是传出去,他的沁儿还有没有人要了?

    在沈崇气冲冲地往外走的时候,沈沁快步拦住了他,道:“爹,您别去了,既然人家都要退亲了,我们还纠缠着不放,不是更加没脸么?”尽管东楚民风开放,可退亲这种事传出去,受影响的还是女方,沈崇听沈沁这么一说,倒是退却了,可面上却依然气愤不已,见沈沁神色淡淡的样子,丝毫没有半点受打击的模样,有些怒其不争道:“你怎

    么回事?都被人退婚了,怎么还一副事不关己到好像跟你无关似的,你就不生气吗?”

    听沈崇这么问,沈沁才猛地愣了一下,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反应真的太过冷静了,确实如父亲所说的那样,被退婚这事就好像跟她完全无关似的。

    该有的愤怒,难过,悲伤,她通通没有,在那一瞬,她只是觉得松了口气,顿觉自己不欠着顾涟修,顾涟修也不欠着她了一样。

    所以,才会那样毫不犹豫地说可以原谅他一次,其实,私心来说,她只是为了她自己吧。

    只有这样相互扯平了,以后他们成亲之后,她才不会觉得对不起顾涟修。

    她为自己这样的想法而感到羞耻,可现在却是无话可说了。

    顾涟修既然决定要跟周姑娘在一起,那自然是不会委屈她做妾的,况且,如果她嫁给了涟修哥,也不希望他纳妾,既然如此,退婚便是对她来说最好的结果了。

    至于以后能不能嫁出去,一切随缘吧,大不了一辈子不嫁侍奉爹爹终老也不是挺好的么?

    沈沁想得很开,可作为她的父亲,沈崇却不是这么好打发。

    “岂有此理,他顾家这是不把我们沈家放在眼里么?这都要成亲了,竟然敢说出取消婚约这事。”

    沈崇也不等沈沁开口,气呼呼地往外走,沈沁缓过神来,赶忙追了出去,将沈崇给拦住了。

    “爹,您别去了,女儿都被退婚了,您再去顾家大吵大闹,让女儿这张脸往哪儿搁嘛。”

    “你……”

    沈崇又气又恼,再看女儿脸上分明没有半点介怀的样子,更是气得无话可说,与此同时,沈崇还想到了另外一层。

    “你一点都不介意被退婚的事,是因为你的心里其实还是想嫁给睿亲王的,是吗?”

    沈沁被沈崇这么一问,心尖猛地一颤,抬眸看向自己的父亲,从未觉得这双眼睛竟然会这般犀利,让她无所遁形。

    沈崇见她沉默地对着自己不语,心里便已经明白了几分,怒气也缓缓淡了下去,叹了口气。

    “我不管你们了,真是让我头疼。”

    沈崇作势狠狠地拍了一下沈沁的手臂,可到了她手臂上的力道,却已经放轻了许多。

    沈沁对他淡淡地一笑,见他无奈地摆了摆手,“我出去走走,你放心,我不去顾家闹。”

    “嗯,谢谢爹。”

    沈沁回府了之后,沈崇看着女儿的背影,却叹了口气。

    他之所以不去顾府闹,不是因为怕女儿没面子而不去,如果顾涟修真的对不起她,他绝对不会放过他,可他却想到了另外一件事。

    想到了那样的可能,沈崇在心里又是叹气又是惋惜,明明这样好的一个女婿,最终还是不属于自己的女儿。

    就在这个时候,顾涟修的贴身小厮急匆匆地朝他这边跑来,模样看上去还有些惊慌。

    见到他,他的眼底,亮了一下,道:“沈老爷,求您回去救救我家少爷吧,老爷要对少爷用家法了。”

    “用家法?这是为何?”

    沈崇一边开口,一边疾步往顾家跑去。

    那小厮在一旁动了动唇,看着沈崇却不敢开口了。

    见他这模样,沈崇便已经猜到了,也没多问,快步朝顾府的方向跑去。

    才进了院子,便听到顾蹇的怒骂声,边上伴有女子的哭声。

    “你这个不仁不义的畜生,你竟然做出这种背信弃义,出尔反尔的事,你要取消婚约,你让沁儿如何自处,你让我怎么跟你沈叔交代?”

    顾涟修蹙着眉,忍受着背上火辣辣的疼,咬牙道:“孩儿不孝,一切都是孩儿的错,请爹责罚,孩儿绝无怨言。”

    看着顾涟修丝毫不为自己辩解,顾蹇更是又气又无奈,高高举起的鞭子继续落下,却听堂外传来沈崇的制止声,“顾兄且慢。”

    顾蹇落鞭的动作,顿了一顿,视线朝门外看去,见沈崇掀起衣摆,急匆匆地跨进了正堂的大门,顺势夺下了顾蹇手上的鞭子,“顾兄这是做什么?”

    “沈兄,是我教子无方,对不起你和沁儿,这个畜生他……”

    “我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沈崇打断了顾蹇继续说下去,看了顾涟修一眼,他的背上,已经被鞭子打出了几道清晰的血痕,沈崇叹了口气,道:“顾兄能否让我跟涟修说几句话?”

    顾蹇看着沈崇,几番欲言又止之后,叹气道:“这畜生就交给沈兄你处置吧。”说罢,转身往内堂走去,顾夫人见自己的儿子受了家法,哭得眼睛都红了,可这会儿也不敢为她求情,只能拭着眼泪,跟在顾蹇身后离开。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