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06章 言霄VS沈沁(37)
    等到所有人都退下之后,沈崇俯身将顾涟修从地上扶起,又心疼又无奈,“你这孩子,这是何苦呢?”

    意料之中的怒骂并没有出现,顾涟修看着沈崇,反而愣住了,眼底有些吃惊。

    薄唇轻轻动了一动,忍着背上的疼,开口道:“沈叔,是我对不起沁儿妹妹,我……”

    “你就别骗我了。”

    沈崇表情严肃地打断了顾涟修的话,目光看着顾涟修,眼底的光芒,异常得锋利,看得顾涟修下意识地想要避开他的目光。

    “你是为了沁儿才要主动提出退婚的,是吗?你不想让沁儿为难,就要为难你自己么?”

    顾涟修一脸震惊地看着沈崇,张嘴想要否认,“沈叔,不是……”

    “沈叔看了你十几年了,你品性如何,沈叔心里还不清楚么?这几个月,你待沁儿如何,沈叔看在眼里,那是做不得假的,如说这么快就变心了,沈叔又不是傻子,这还能相信吗?”

    顾涟修本还想辩解什么,可对上沈崇笃定的目光,他却说不出口了。

    半晌,又听沈崇长长地叹了口气,道:“你是不是知道沁儿她……”

    他顿了一下,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想到自己女儿昏睡那段日子,顾涟修一直未曾出现,便也意识到了什么,道:“其实那天,还发生了别的事,对吗?”

    顾涟修闻言,眉头微微一蹙,最后,还是淡淡地点了点头,将那天沈沁遇上言霄的事,跟沈崇说了一遍,跟着,又道:“沈叔,您别怪沁儿,是我自己没福气娶到她而已。”

    说着,他涩然一笑,道:“她心里一直喜欢的都是睿亲王,我强行将她娶回家的话,她过得肯定很不开心,我不希望她不开心,更不希望她以后怨我。”

    他看了一眼沈崇,又继续道:“我知道她想努力试着跟我在一起,又因为我待她好,让她根本说不出口要离开我这样的话,我们三个人之间,只有我主动退出了,才是最好的结果。”

    “可是……”

    沈崇看着顾涟修背上的伤,拧眉道:“你一心只为沁儿着想,可那丫头根本就不知道,反而是你,还要挨你爹的打,你不觉得委屈吗?”

    顾涟修笑笑,指着自己的伤口,道:“沈叔放心吧,我爹看着凶,其实那鞭子打得并不重,等会儿上点药就好了。”

    沈崇也不是傻子,那衣服都被打破了,能不重吗?

    越想,沈崇的心里就越是惋惜不已,这么好的女婿……

    哎,终究还是没有翁婿缘分啊。

    虽然沈崇很想要顾涟修这个女婿,但到底还是顾及自己女儿的心思,不想让自己的女儿不开心,因此,就是在知道了顾涟修的苦衷之后,他也没有那撮合沈沁跟顾涟修的心思了。

    伸手叹息地拍了拍顾涟修的手臂,道:“真是委屈你了,可惜沁儿没这个福分成你的妻子。”

    顾涟修温润一笑,将眼底的苦涩藏了起来,沈崇没有耽误顾涟修上药,说了几句宽慰的话之后,便离开了去找顾蹇了。

    大概是沈崇已经把事实的真相告诉了顾蹇,在顾蹇再一次见到顾涟修的时候,脸上的怒气早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无奈和心疼。

    沈崇最后还是没有将顾涟修的苦衷告诉沈沁,既然涟修有心想要让沁儿好过,那他这个做父亲的,也想留住这一份私心。

    如果睿亲王最后真的能好好对待沁儿,也不枉他今日做的决定。

    言霄做了一个很长很深的梦,梦里,沈沁跟顾涟修成亲了,他没有去抢亲,只是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夫妻对拜,看到她依偎在顾涟修的怀中,你侬我侬。

    再然后,他梦见自己老了,白发苍苍,除了身边成群的奴仆,再没有其他人,没了沁儿,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孤独终老。

    恍惚间,他看到她牵着两个孩子,一男一女,一左一右,顾涟修则是站在她的身后,一脸深情地望着她,那画面让他忍不住嫉妒,又有些逐渐失控的不甘。

    心口,疼得厉害,疼到让他无法忍受。

    他猛然睁开双眼,呼吸急促,整个人从床上翻身坐起,背上还是那一阵熟悉的疼。

    “王爷,您醒了。”

    耳边,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见言霄醒过来了,欣喜的声音之中,又是长长松了口气的样子。

    “奴才这就去告知大人。”

    那负责守着他的下人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便急匆匆地从房间里跑出去了,没多久,知县和沈棠得到消息之后,便赶了过来。

    见言霄神色仲怔地坐在床上,人已经清醒过来,两人都是松了口气。

    “王爷,您现在感觉好些了么?”

    知县看着言霄,心里直打鼓,这位祖宗可千万不要再出什么事了,他这个七品县令,真的是担待不起啊。

    “没事了。”

    言霄起身下床,长时间的昏睡使得他整个人虚弱不已,声音也是沙哑得厉害。

    “我睡了多久了?”

    言霄看着沈棠,问道。

    “有半个月了。”

    “半个月?”

    言霄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又猛地从床上站了起来,抬手抓住沈棠的衣襟,声音中多了几分微颤,“你说我睡了半个月了?”

    “是。”

    “那……那沁儿她……”

    言霄的眼底,掠过一丝胃疼和懊悔,到底还是错过了吗?

    他苦涩地扯了一下嘴角,“她……成亲了?”

    沈棠看着言霄这模样,表情有些复杂,抿了抿唇,犹豫了好半晌,才徐徐开口道:“没听说他们成亲了,不过最近……属下听到了一些关于他们的传言。”

    “什么传言?”

    言霄猛地抬头问道,眼底流转着焦急的色彩。

    沈棠为难地看了那知县一眼,那知县自然非常识相,当下便找了个借口退下了。

    “到底什么传言?”

    言霄沙哑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急躁和不耐。沈棠看着言霄这焦急的模样,也没打算跟他玩笑,道:“街上的人都在说,顾涟修始乱终弃,看上别的姑娘了,还被沁儿亲眼看到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