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2章 言霄VS沈沁(43)
    “你说的对,确实是我让她不开心了,不过,我以后一定会让她每天都开开心心,不会再让她难过了。”

    言霄这话说得极其认真,即使是对着一个陌生的小姑娘,他也没有任何敷衍的意思。

    这话,与其是在对着小姑娘说,不如说是对自己说,也是在心里对沁儿做出保证。

    他活了三十年的时间,不是没对别的女人动心过,可只有她,会让他产生一旦失去就会害怕到不敢活下去的感觉。

    小姑娘对感情这种事还处于懵懵懂懂的状态,但言霄这话,她听着就好听,便满意地点了点头,“那我就祝哥哥和姐姐白头偕老,早生贵子。”

    这些话,她都是从村里那些成亲的叔叔阿姨,哥哥姐姐那里听过来的,果然言霄听了,笑容绽放得更加大了一些。

    “谢谢。”

    这时候,沈沁已经跟这家女主人道完别出来了,看到言霄半蹲在小姑娘面前,两人不知道聊了什么,看言霄的表情,似乎很开心。

    她好奇地走了过去,言霄已经在小姑娘面前站起来了,提起脚步,快步走向她,看她的眼神,带着几分眷恋。

    “回去了。”

    他对她伸出手,沈沁犹豫了一下,将手放到言霄的掌心当中,很快便被他握紧了,他的力气,大得出奇,一副生怕他没抓紧她,她就赖在这里不肯跟他回去了。

    沈沁的唇角,轻轻扯了一下,终究还是被他带回去了。

    回京的行程,比起来的时候,显然要慢了大半的路程,两人一路上走走停停,不是主上跟下属的关系,而是即将成婚的情侣,这一路上的欣赏风景的心境也自然是完全不同了。

    两人回到京城的时候,此时的靳都城,早已经进入了白雪纷飞的冬日。才回京的第二天,睿亲王府便上门提亲了,那一箱箱陆陆续续抬进沈府的聘礼,堆满了沈府的大仓库,与此同时,随同睿亲王一并过来沈府的提亲的,除了沈沁的伯父,内阁大学士沈谦之外,还有丞相王

    石。

    别的不说,光是这两位朝中大员替睿亲王过来提亲,可见睿亲王对此次婚事的重视。

    上门提亲的聘礼,陆陆续续地进入沈府。

    沈府本就是富可敌国的人家,在沈府附近住着的人,也都是高门大户,或者是极为富裕的有钱人家。

    看到睿亲王请了当朝学士跟当朝丞相亲自来沈府提亲,心里对沈崇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各个都在感叹沈崇命好,有一辈子花不完的钱财,还有个当朝亲王当女婿,女儿二十岁了还没有嫁出去,这一嫁就成了亲王妃,连当今皇帝都得喊她一声婶婶。

    再看这个提亲的架势,便知道睿亲王很是看重他这位未来王妃,这谁的命怕都没有沈崇的命好了。

    各家各户都偷偷站在自家门口,盯着沈府看着,眼神中都泛起晶亮来。

    看着一身浅蓝色长缎的睿亲王从马上下来,那春风满面的样子,更是衬得他整个人更加英俊不凡。

    今日睿亲王正式提亲,沈沁没有出面,接待言霄的是沈崇。

    看着言霄这副紧张到像是第一次见未来老丈人的模样,沈崇心里稍稍满意了一些。

    紧张就好,那种一副老油条的样子上门提亲,他可是看不上的。沈崇在心里又傲娇了一番,便见言霄走到沈崇面前,又一次非常郑重地行了个大礼,“请叔叔放心把沁儿交给我,我一定会好好待她,今日有沈学士和王相在此作证,我言霄若负了沁儿,必万箭穿心,不得

    好死。”

    誓言这种事,可信亦不可信,这个道理沈崇是懂得的,但是看言霄这般郑重地当着沈学士和王丞相的面发下这样的誓言,他相信,至少这一刻,言霄对沁儿的心是真的,只要这样就好。

    以后的是,只能以后慢慢看了,他也不能因为以后还未发生的事,就去否定言霄此刻的真心。

    他生生受了言霄这一礼,随后,道:“只要你对沁儿好,其他的都好说。”

    “请叔叔放心。”

    言霄面上抑制不住的喜色,虽然已经到了提亲这一环节,她甚至把沈学士跟王丞相都当成媒人一并请来了,可心中到底还是忐忑的。

    总是想着万一沁儿临时变卦了,又或者沈老爷突然间又嫌弃他年纪大,不肯将沁儿嫁给他怎么办?

    眼下,见沈崇应了下来,言霄悬着的心,终于松了口气。

    “没事发这么重的事做什么?”

    跟整堂相连的偏厅内,沈沁就坐在那边,听到言霄郑重地发那样的毒誓,便忍不住蹙起了眉,轻声嘀咕了一番。

    坐在她面前的柳若晴似笑非笑地挑了一下眉,“这就舍不得了?你可真是不争气。”

    如今,柳若晴腹中的胎儿已经八个月了,再过两个月,孩子便要出生。

    昨日听说六哥要来沈府提亲,她软磨硬泡,磨了言渊好久,他才允许她出来找沈沁。

    沈沁被她这么一调侃,脸,骤然红了一圈,“你还好意思取笑我,我不信你不心疼靖王发这样的誓。”

    柳若晴一脸不以为然地嗤了一声,道:“我可没有提亲这一环节,况且,我成亲还是跟小渊拜的堂,没言渊什么事。”

    要说她当时唯一的想法,大概就是六哥今天的誓言了,恨不得言渊万箭穿心,不得好死。

    不过,话说回来,现在若是言渊在她面前发这样的毒誓,她也是舍不得的。

    沈沁看着她,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伸手戳了一下她的脑袋,道:“就你嘴硬。”

    虽说她没亲身经历过若晴跟靖王之间那些惊心动魄的生离死别,可也能想到,他们为彼此怎样真心付出过。

    柳若晴也没否认,只是一脸正色地看着沈沁,道:“我不管,你们得挑个我还没生孩子的日子成亲,不然我可就赶不上你们的婚礼了。”

    “那就等你生了以后,我们再成亲。”柳若晴没跟沈沁说的是,自己这二胎可没这么简单,孩子身上的蛊毒,她身上的蛊毒,她能不能安然无恙地把孩子生下来还是一回事,至于还能好端端地参加沈沁的婚礼,她更是想都不敢想。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