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3章 言霄VS沈沁(44)
    敛下心中的黯然,她看着沈沁,笑到:“等我生完孩子,再做完月子,还得三个多月,我看六哥那样子,怕是三天都不想等,要是让他知道你为了等我,拖三个月才成亲,他指不定会冲到靖王府揍我呢。”

    沈沁被她这一番打趣给逗笑了,抬手拍了一下她的脑袋,“就你话多。”

    一想到自己即将要嫁给言霄,沈沁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热了,至于脸上的红晕,她已经顾不上的。

    “哎,真没想到,我们竟然还成妯娌了,明明我还比你大了几个月,我以后还得称呼你一声六嫂,真亏。”

    柳若晴不满地嘀咕道,跟着,又朝隔壁的正堂看了一眼,低声道:“六哥要回去了,你要不要见他一面。”

    “不去,有什么好见的,又不是见不到了。”

    “还说我嘴硬了,也不知道谁,眼睛动不动就往外瞟,就差眼珠子跟着六哥回睿王府了。”

    “你还说!”

    沈沁作势动手打她,偏殿的门却被推开了,言霄满面春风地出现在门口,唇角带着浅浅的笑,正一脸宠溺地看着她。

    沈沁抬起的手,悬在了半空中没有落下,只是对着言霄干笑了一声。

    柳若晴快步走到言霄身边,将他往屋里一拉,道:“六哥,未来六嫂要打我呢,你赶紧进去正一正家风,我先走了。”

    说完,对着沈沁做了一下鬼脸,在沈沁愠怒的眼神中,拖着那发沉的肚子,快步从沈府离开了。

    言霄眼角噙着淡笑,缓步朝她走来,“叔叔刚才同意我娶你了。”

    这不废话么?

    若不是双方私下已经同意了,她爹能允许他大张旗鼓地把伯父跟王相当成媒人拉到沈府来给他撑场吗?

    都是板上钉钉的事了,他这一副刚吃到糖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沈沁也只是在心里嘀咕,看着面前这张她做梦都想据为己有的脸,眼底还是流露出了几许不好意思。

    言霄看着她还抬着没有放下的手,调侃道:“手这样举着不累么?”

    被他这么一提醒,沈沁才意识到自己见到他还是这么紧张,刚才用来打若晴的手,都忘记收回去了。

    她讪讪地扯了一下嘴角,将手收了回来,想到自己刚才凶悍的模样被言霄看到了,瞬间有些窘,完全忘了自己以前作为朱雀堂的堂主,比今日更凶悍的事没少做。

    两人之间换了一种身份关系相处,多多少少会让她有些不自在。

    言霄自然也是察觉出了沈沁这样的变化,心里叹了口气,到底还是自己给她没有多少安全感吗?

    “我刚才……其实是跟若晴开玩笑的。”

    她下意识地开口解释自己刚才动手打人的行为,眼神却有些忐忑地看着言霄。

    而这样的忐忑,让言霄的心里,不免有些心疼。

    他想娶她,只是因为她是沈沁,一个完完整整的沈沁,不管是哪个样子的,他都喜欢,都想娶,而不是眼前这个想要为他改变的沈沁。

    长叹了口气,他伸手将她揽进怀中,道:“就算真的打了她也没事。”

    沈沁:“……”

    “老九找过来的时候,不是还有我吗?凡事有我挡在前面呢,我是你未来的夫君,是要陪你一辈子的人,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出什么事,我都给你兜着。”

    这是言霄第一次跟她说这样的话,沈沁虽然是沈家的大小姐,可更多时候,她还是为天机阁服务的。

    她每做一件事,都要得到他的同意,征求他的意,哪怕自己先斩后奏做了什么,事后也都会跟这位阁主大人请罪。

    可现在,这位她一向恭恭敬敬对着的阁主大人,竟然要成为她的夫君了,甚至还对她说,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凡事他兜着。

    沈沁觉得有些恍惚,也有些不习惯,可这种感觉却非常好的。

    被言霄这样抱着的感觉,非常温暖,她从他怀中抬起头来,小心翼翼地问道:“那我可以不像以前那样听阁主的话吗?”

    既然他是她的夫君,她也想任性一下,就像若晴在靖王面前一样,以前她看着,也是有些羡慕的,只是从未想过,自己真的有这么一天。

    她这样傻乎乎地问出口,模样有些可爱,却更多的是让言霄感到心疼。

    “当然可以。”

    他笑着亲了亲她的额头,道:“你忘了,你已经被逐出天机阁了,我也不是你的阁主,而是你的相公,你想怎么样都行。”

    说到这,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就是有些事……”他突然俯下身在她耳边,低低地说了什么,让沈沁的脸,骤然红得如被火烧了,随后,抬眼瞪了言霄一眼,那娇羞的眼神中带着一丝丝的愠怒,逗得言霄忍不住轻声笑了起来,又刻意强调道:“除了这事…

    …”

    话还没说完,脚上便挨了沈沁一脚,对上她恼羞成怒的目光,听她道:“你能别再重复了吗?”

    终于有了一点为人妻的自觉了……

    言霄的心里,终于满意了。

    两人的婚期,定在半个月后,如果不是这中间实在挑不出好日子,怕是还得提前。

    钦天监挑日子的大臣被言霄缠了好几天,在日子定下之后,总算是松了口气。

    都说睿王爷那冷清的性子,就像神仙一样高不可攀,可这几日天天被他缠着,大臣们总算是感觉到睿王爷那仙气当中,还是有些接地气的。

    “看,被我猜中吧,我就说,六哥连三天都等不了,要不是这中间没什么好日子,我敢肯定,你们这婚期还得提前。”

    柳若晴在沈沁身边,看着下人们给她打扮,那一身大红的嫁衣,衬得她娇艳似火,跟往常那个清清淡淡的人完全不同。

    脸上的胭脂,遮住了沈沁飞闪而过的红晕,看着镜中的自己,到这会儿,她还有些恍惚。

    打扮完毕,喜娘又在她耳边说了一些各种祝福的吉祥话,火红的盖头,终于遮住了沈沁含羞带娇的容颜。沈府外,震天的鞭炮声,响了一路,英俊不凡的睿亲王骑在马背上,一身红衣,神采飞扬,脸上的笑意,怎么都遮不住。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