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4章 言霄VS沈沁(45)
    急匆匆地下了马,他迫不及待地要往里走,却被人给拦住了。

    随着喜乐响起,沈沁的堂哥,沈大学士之子背着她从里头走出来,大红色的盖头,遮住了那张让他魂牵梦萦的脸。

    他看着那个女子,离得他越来越近,他的内心也越发得激动和紧张起来,攥得红绳的手,下意识地握紧了。

    沈崇站在门口,红着眼不说话,越是看言霄那满面春风的样子,就是越是不顺眼。

    他一点都不想看到他。

    他别过眼,等到自己的女儿被侄子背到门口的时候,又忍不住朝她看过去,心里又难过又欣慰。

    他的女儿总算是出嫁了,可惜,以后都不属于他了。

    待沈沁被喜娘扶进大红花轿之后,言霄压下心中的悸动,走到红着眼的沈崇面前,深深作揖,保证道:“岳父大人请放心,以后我和沁儿一起孝顺您。”

    “哼!”

    沈崇傲娇地冷哼了一声,又忍不住叮嘱道:“你要好好待她,你若是不爱她了,回来告诉我,我亲自带她回来。”

    “岳父大人放心,我的余生,便只爱沁儿一人,不会有机会让您将她带回来的。”

    言霄笑容浅浅的,有些初为新郎官的腼腆。

    “希望你说到做到。”

    动人的喜乐声再度响起,言霄翻身上马,迎接他的新娘子,一路往睿王府的方向过去。

    睿亲王大喜之日,前来祝贺的宾客几乎踏破了睿王府的门槛。

    王玄翎今日是随同王丞相一同来睿王府贺喜的。

    看着大红花轿停在睿亲王府外,他的思绪还有些恍惚。

    还记得那位有些腼腆的姑娘,曾经在他面前局促不安的样子,他曾经厌过她,即使明知鸢儿的死跟她无关,可他还是迁怒到了她的身上,没来由的迁怒。

    许是那个时候觉得被她恋慕着,有一种自视甚高的姿态吧。

    后来跟她一起在呈阳县随同靖王办案,跟她接触多了,就发觉这个姑娘其实真的很好,很容易让人想要亲近。

    难怪连一向高冷的睿亲王也会喜欢上她,甚至听说这一次能娶到她,是费了不少的气力。

    她确实值得睿亲王这样的一个男人守护一生。

    看着沈沁被言霄拉着,一路进了正堂行拜堂之礼,嘴角微微上扬。

    希望这个女孩,从此能一生幸福无忧。这场婚礼进行得很顺利,因为言霄身份不同,也没有人敢在他的婚礼上嬉闹,唯一的插曲,便是前段日子,因天心公主的突然失踪而久久寻而不得变得郁郁寡欢的聿亲王,今天在酒宴上,突然拉走了英国

    公府嫡小姐身边的侍女,有人私下笑谈,聿亲王怕是因为那天心公主的失踪,受了什么刺激,竟然连英国公府的小丫鬟都看上了。

    只不过,这种心思,大家也只是在心中调侃一下,也不敢正正地在明面上说出来。

    因为是睿亲王大婚,这样的插曲,并没有被人议论多久,便不在持续了。

    夜色降临,睿王府的婚宴终于结束,宾客们开始陆陆续续 散去,言霄终于迫不及待地回了屋,身上还带着一丝淡淡的酒气,看着坐在床上一言不发的新娘子,他脸上的笑容,更欢了一些。

    仅仅只是看着,言霄便觉得自己心头有一团炽烈的火在燃烧,而且越烧越旺。

    脚下快步往前挪了几步,是掩饰不住的迫不及待。

    “王爷,该掀盖头了。”

    一旁的喜娘轻声提醒道,看王爷这样盯着新娘子看,她再不提醒的话,王爷看到明天都说不定。

    言霄回过神,脸上难得出现了一丝羞赧,接过喜娘递过来喜秤,走到沈沁面前,轻轻挑起红盖头,拿着喜秤的手,因为紧张而微微有些颤抖。

    看着新娘子的脸,渐渐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看着她明亮的黑眸,带着一丝淡淡的羞涩,直勾勾地盯着她看,言霄的心尖,颤了一颤,被她这含情脉脉的双眼,看得他的心尖痒痒的。

    喜娘悄然退下,他看着沈沁,眼神越发变得炙热了起来,看得沈沁有些不好意思了。

    “你别老是这样盯着我看。”

    她避开了言霄的目光,耳根开始不争气地发热了起来。

    这眼神,一副饿了很久恨不得马上吃掉她的模样,让她不敢直视。

    一声轻笑从言霄的嘴里传出,他伸手,轻轻取下压在她头上沉重复杂的凤冠,伸手揽过她的脖子,灼热的目光中,带着几分戏谑,“这次有这么好的机会名正言顺地盯着你看,怎么能不看?”

    看着他调侃的目光,沈沁伸手往他手臂上捏了一把,扭身过去不想搭理他。

    身子却被他从身后抱进怀中,言霄那充满磁性的低沉嗓音,在她耳边响起,“我送你个东西。”

    “嗯?是什么?”

    沈沁好奇地转过头来,俨然已经忘了刚才还不想理他。

    见言霄走到柜子前,从里头取出一个木盒子,笑盈盈地走到沈沁面前,在沈沁好奇的目光中,将盒子打开。

    看到里头的东西,沈沁愣了一下,随后,唇角微微上扬。

    这是一对做工十分精致的糖人,是照着他们两人的长相做的,两人穿着红衣,依偎在一起,两眼含情脉脉地看着对方,看上去恩爱极了。

    “我记得有人跟我说过,我要是送她这个,她长大了就嫁给我的。”

    言霄的声音,带着几分调侃和戏谑,在沈沁面前响起,又是惹得沈沁出了一个大红脸。

    抬眼看言霄,她冷哼了一声,道:“可你当时拒绝了。”

    当时八岁的自己,就是为了一对糖人,就把自己给卖了,结果人家还不领情,没想到兜兜转转十几年,她最后还是嫁给了他。

    缠在腰间的手,紧了几分,言霄在她耳边微微叹了口气,道:“是啊,活该我错失了十多年的机会,不然这时候,我们的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

    沈沁:“……”

    这话当初是准备嫁人的时候,没少跟他说过,现在竟然被他拿过来调侃自己。

    抬眸瞪了他一眼,正要开口,唇却在下一秒被堵上了,

    “总算是把你娶到手了,真不容易。”

    言霄低哑的嗓音,从她耳边出传来,沈沁在心里冷冷一笑,有她不容易吗?她都等这一天等了十几年了。

    大红的嫁衣被他褪下,纤细的手臂,勾住言霄的脖子,主动迎了上去……红烛缭绕,灯火阑珊,红纱帐下,衣裳褪尽,只留下一片引人遐想的旖旎春色。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