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5章 言绝VS柳天心(1)
    言绝疯了,不,离疯还差了一点点。

    五个月,整整五个月,她就这样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几乎把整个东楚都翻过来了,还是没有找到她。

    有时候,一旦想起自己这辈子都可能不会找到她了,他便吓得一整夜一整夜不敢睡觉。

    派出去的人,回了一批又一批,始终没有半点线索。

    就这样不见了吗?

    一句话都不给他留下,就这样永远不见他了吗?

    他不过是受伤昏迷一段日子没理她了而已,她就这样生他的气走了吗?

    言绝到现在还没有想明白,自己醒来的那天,她还欢欢喜喜地对着自己,怎么转眼间就消失了呢。

    他站在窗边,对面便是她曾经以恭顺的名义住着的院子。

    他们吵架过,打闹过,他曾经在那里等着她回来,即使她哑了,丑了,他都始终如一地爱她,可她还是丢下他走了。

    是他做得还不够吗?

    言霄搭在窗台上的手,不经意间攥紧了。

    上次的重伤,一直拖着没有好,他亲自出去找过她,加重了伤情,他没有再出去。

    是,他怕死,怕自己死在外面了,她回来了找不到他。

    他派了无数的人出去,自己每天守在王府当中等她回来,可依然音讯全无。

    “王爷,该歇息了,明日六王爷大婚,您也得早点过去。”

    管家走到他身边,小声提醒道。

    自从天心公主莫名其妙消失了之后,王爷便是这副样子,记得上一次,从西擎那边传来消息说天心公主死了,王爷便是这副模样。

    王爷身上的伤,如今过去五个月了,照理说早该好了,可王爷为了找天心公主,偏偏把自己这身子折腾成了这样,这几个月,王爷瘦得都不成人形了。

    哎,天心公主啊,你要是知道王爷如今过的什么日子,就赶紧回来吧,你再不回来,王爷可就真的……

    言绝回过神,视线从对面的那座院子收了回来,看着管家脸上的忧色,淡淡地开口道:“知道了。”

    英国公府——

    “顺儿,明日睿亲王大婚,你随我一道去吧。”

    英国公嫡幼女李长宁对一旁的丫鬟开口道。

    顺儿一听,脸色稍稍变了一下,猛地抬眼看向李长宁,道:“小姐让奴婢一起去睿王府?”

    指尖随着她这话,轻轻颤了一颤。

    李长宁点了点头,起身看着她,道:“不瞒你说,除了那次跟母亲去上香之外,我也是第一次串门,心里也有些紧张。”

    英国公府是当今太后的娘家,如今的英国公便是太后的嫡亲兄长,李长宁是英国公最小的女儿,太后的亲侄女。

    因为李长宁小时候早产,几度救不活,英国公遍寻名医,才勉强拉回了李长宁的命。

    因此,李长宁从小便待在英国公府到如今已经十五岁了,唯一的一次出门,便是数月之前随同她的母亲英国公夫人前往相国寺上香。

    也是那一次回城的路上,从山上落下一块大石,落到他们马车旁,惊了他们的马,马车飞奔得厉害,若不是顺儿出现将马及时收住,她跟母亲怕是没命回来了。

    她眼前的顺儿不是别人,正是失踪了几个月的柳天心。

    数月之前,她离开京城,途中遇上英国公府的马车失控,她便双手帮了一把。

    后来,英国公夫人和小姐要报答她的救命之恩,无意间得知李长宁极少出府,她当时也担心被言绝找到,便找了个借口,让英国公夫人收留了她,如今便成了李长宁身边的丫鬟。

    虽说是丫鬟,但是李长宁基本上没差遣她做什么事,主要就是陪她聊聊天,她也给她说一些外面世界的新鲜事。

    睿亲王跟沈沁成亲的事,整个京城都传遍了,她自然也从国公府下人们的口中听说了。

    只是没想到李长宁竟然会提出明日要带她一起去睿王府,到时候,势必会碰上言绝。

    来睿王府的人非富即贵,她参加过不少次的宫宴,见过她的人不少,就算她避开了言绝,也避不开那么多双眼睛。

    “可是,小姐,奴婢没见过世面,又不懂高门大户的规矩,去了睿王府,若是不小心冲撞了哪位贵人,奴婢担待不起,怕也会给英国公府丢脸。”

    噗嗤一声轻笑从李长宁的口中响起,她看着柳天心那紧张的模样,道:“你就别骗我了。”

    她这话,让柳天心心下一凛,有些惊慌,不会是被小姐看出什么来了?

    李长宁绕着她周身打量了一圈,道:“虽然我不怎么出门,但怎么说也是国公府的小姐,不是连一点看人的眼光都没有的。”

    柳天心的心尖颤了一颤,面上却依然淡淡的。

    只听李长宁道:“我尽管不知道你的身份,但你的举手投足之间,就不是什么没见过世面的粗野之人,有些细微的举止,不是想隐藏就能隐藏的。”

    柳天心脸色微变,看着李长宁依然带笑的脸,低低地道:“小姐,我……”

    “你别紧张,你隐瞒身份肯定有你的苦衷,我也不强迫你告诉我。”

    说到这,她压低了声音,凑到柳天心耳边,道:“我也没学过什么礼仪,若是去了睿王府才会闹出笑话,你跟我一起去,我心里会踏实一些。”

    见李长宁没有追问自己的事,柳天心才松了口气,随后,对李长宁道:“可是,小姐,我这张脸都这样,去睿王府不是也照样会冲撞贵人吗?这不好吧?”

    她还是想要拒绝,但是又不敢拒绝得太明显,怕李长宁会联想到什么。

    “这还不简单?”

    李长宁挑了一下眉,笑嘻嘻地转身从柜子里取出了一个木盒子,拉着柳天心走到一旁,打开。

    “这是……”

    “这是我哥哥送给我玩的。”

    李长宁从盒子里取出那个东西,是一张做工十分精致的人皮面具。

    柳天心的心,紧了紧,人皮面具这东西,她并不陌生,当初以恭顺的名义住在聿王府的时候,她没少跟人皮面具打交道。只是没想到,如今会再一次用到它。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