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6章 言绝VS柳天心(2)
    “我待在府中无聊,我哥哥从外面给我找回来的,我戴过,连我爹爹和娘亲都认不出来,你试试。”

    李长宁将人皮面具递给柳天心,脸上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柳天心无奈接过,走到镜子前,熟练地往脸上一戴,比起“恭顺”那张普通得再普通的“脸”,眼前这张脸却十分精致美丽。

    “你摸摸看,是不是看不出来?”

    李长宁绕到她身边,欢喜道。

    柳天心无奈一笑,知道这一次是没理由再拒绝李长宁了,所幸有了这张人皮面具,只要她离言绝远一些,应该是不会被认出来的。

    国公夫人和小姐都是女眷,跟男人设宴的地方并不在一块,跟言绝碰上的机会应该不大,这样想着,柳天心便放心了。

    翌日。

    “小姐,马车已经准备好了。”

    “好,知道了。”

    穿戴完毕,又仔细打量了一下柳天心脸上的人皮面具,确定没什么问题了之后,李长宁便带着柳天心出了院子。

    国公夫人就在门口等着了,看到柳天心这张脸,国公夫人并不陌生,当初她这个宝贝女儿没少用这张脸糊弄她。

    她转头看向李长宁,低声轻斥道:“你又开始胡闹,让顺儿戴着这个出门作什么?”

    “夫人,是奴婢要戴的,您别怪小姐。”

    柳天心开口,这几个月来,她内心是真心感激国公夫人跟小姐的,如果不是她们,她确实天下何处才是她的容身之所。

    “顺儿姑娘别替她说话,她被我们惯坏了,一直喜欢胡闹,这面具再精致,也不透气,戴着不舒服的。”

    “夫人……”

    柳天心淡淡地扯了一下嘴角,摸了摸自己还带着疤痕此时已经被面具挡住的右脸,道:“我这张脸不太能见人,小姐又想要我陪着一起去,我还是戴着的好。”

    “是啊,娘,人家第一次去睿王府,就喜欢顺儿陪着我,我才不紧张。”

    国公夫人是知道柳天心那张脸的,虽然她不在意,可不代表睿王府那边的人不介意,况且,今天睿王的大喜之日,去的贵人又多,总是会有人给顺儿难堪的。

    这样想着,国公夫人也就没坚持了,只是道:“那好吧,若是戴着不舒服了,就让长宁带你回来。”

    反正长宁身体不好也是众所周知的事,到时候随便找个借口就行。

    “是,多谢夫人。”

    随后,国公夫人带着她们去了睿王府。

    今日的睿王府,张灯结彩,红绸高挂,好不热闹。

    新娘子已经被新郎迎过来了,此时刚刚进门。

    英国公府的马车随后停下,看着前面热闹的场景,李长宁道:“真想看看新娘子长什么样。”

    说着,她转过头来看向沉默不去的柳天心,道:“顺儿,你认识沈家小姐吗?”

    她总觉得顺儿不是普通人,保不准她就见过睿王妃呢。

    柳天心一听,表情僵了一下,半晌,才道:“奴婢一介平民,怎么会认识睿王妃呢。”

    “也是。”

    李长宁倒是也没追问,就算顺儿是公主,也未必就见过沈小姐,刚才她也就随口一问。

    几人从马车上下来,柳天心抬起头,一道熟悉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

    她一直跟李长宁待在国公府没出去过,这五个月以来,她是第一次见到那个做梦都想见到的影子。

    此时,那人正盯着睿王府匾额上的红绸花看着,神情落寞。

    整个身形都消瘦了不少,柳天心的脚步,停在了原地,一言不发地盯着那人看着。

    言绝看着睿王府的红绸花,看着自己的六哥满面春风地迎接新娘子进门,这些场景,他曾在心里演练过了无数遍。

    曾经,他还取笑过六哥,说等他的儿子生了,六哥都还没娶亲,没想到,如今连六哥都赶在了他前面,而他,说不定就要孤独终老了。

    想到这,他苦涩地笑了一笑,这才提步进了王府。

    “顺儿?顺儿?”

    李长宁见柳天心突然愣着不动,忍不住轻轻推了推她。

    柳天心回过神,收起眼底的心虚,回头看她,“怎么了,小姐?”

    “你刚才看什么呢?怎么不走了?”

    “没什么,奴婢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成亲场面,看傻了。”

    她不好意思地对着李长宁笑了一笑,找了一个极好的借口,非常巧妙地将李长宁敷衍了过去。

    果然,李长宁没有怀疑,只是点了点头,道:“亲王成亲,场面当然盛大,走,我们进去了。”

    “好。”

    柳天心不动声色地应了一声,回想起言绝刚才那颓然的模样,喉头开始发紧。

    言渊跟柳若晴是半个时辰后到的,他们还带上了世子言恒和言睿尧。

    “我去找沈沁说说话,你看着这两个小子。”

    柳若晴对言渊道,言渊点头应下,见柳若晴走了几步之后,却又突然停了下来,双眼带着疑惑地朝四周扫了一圈。

    “怎么了?”

    见她这模样,言渊有些担忧,快步走到她身边,低声问道。

    “没事,怎么感觉天心在这里。”

    柳若晴摇了摇头,目光又带着狐疑地往女眷待的地方投去几眼,眼中的疑惑更深了几分。

    她已经好长一段日子没这么强烈的感觉了,可整个现场,也没有看到天心的影子。

    难道是因为怀着孕,所以连感觉都出错了?

    又仔细地看了一圈,看到了一个人的背影跟柳天心极像,她眼底一亮,正要过去,却在那人转身的瞬间,停下了脚步。

    不是啊。

    那张脸很陌生,看打扮应该是随着主子来睿王府的婢女,柳若晴也没多想,只是有些失望地收回了视线。

    “我先进去,八哥在那边呢,你过去安慰安慰他。”

    柳若晴指着远处一人站着发呆的言绝,对言渊道。

    “好,知道了,你过去吧。”

    言渊轻轻拍了拍妻子的脑袋,笑着应了下来。

    两个小家伙自然有下人带着玩去了,他提步朝言绝走了过去。

    “还是没找到天心吗?”言渊走到言绝身边,因为柳天心是自己的小姨子,又有可能是自己未来的八嫂,言渊提起她的时候,没有以前那么淡漠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