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7章 言绝VS柳天心(3)
    言绝看着他,涩然一笑,自嘲道:“现在好了,你快有两个孩子了,六哥都成亲了,除了我,怕是要孤独终老了。”

    “你也别泄气,不是还有皇上陪着你孤独终老吗?”

    言渊伸手,重重地拍了拍言绝的肩膀,安慰道。

    言绝:“……”

    眼皮淡淡一掀,他颇为看不上地开口道:“你这算是在安慰我吗?”

    这安慰,一点用都没有好吗?

    “不是安慰,我是在跟你炫耀。”

    言绝:“……”

    这样在伤口上撒盐,果然是亲弟弟啊。

    真想吐他一脸口水,顺便警告他别得意,可是转念一想,他现在妻子儿子都在身边,很快就又有第二个了,他能不得意吗?

    他这个如今连媳妇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的人,哪有什么资格警告这位人生已经圆满了的家伙别得意。

    “其实……你连整个东南西北四国都翻遍了也没找到她,有没有想过,也许她一直就在靳都城?”

    他想起刚才晴儿的感觉,她跟天心是双生姐妹,那种心灵感应应该不会错的。

    也许,天心真的在睿王府,只不过今日的睿王府人太多,想要找到她,并非容易。

    言绝听言渊这么一说,愣了一下,随即脸色便开始变了。

    是啊,他为什么就没想过,也许她还在京城,根本就没离开呢。

    他一心只想着她可能离开京城了,所以主观地就把靳都城给排除了,可她若是在靳都城……

    那她又在哪里呢?

    靳都城到处都是他的人,见过她的人自然不少,她不可能一直躲着不出门,那她在哪里?

    看着言绝眼底绽放出来的光芒,言渊道:“先别激动,我只是给你提供了一种可能,今日六哥大婚过后,你再细细派人去找,五个月都等了,也不在乎这一时半会儿了。”

    言渊这话,成功地引来了言绝一记白眼。

    说得轻松,若是换成他,这会儿怕是早就派人把京城给掀翻了。

    言绝到底还是耐着性子,等着言霄拜了堂,开了宴席。

    不是他能耐得住性子忍着,而是他害怕。

    可以说,靳都城是如今他所能想到的唯一希望了,抱着这样的希望能拖一时拖一时,总比连最后这点希望,也很快就熄灭了。

    开席的时候,下人们也被安排了酒席,在另外的园子里也摆了好几桌。

    柳天心跟国公夫人身边的丫鬟笙儿坐在一起。

    下人的席位离宾客便更远了一些,柳天心心里自然是松了口气,想着只要熬过了酒席,她在找个机会跟李长宁说先回来就好。

    默默地坐在一旁吃饭,她尽量减低自己的存在感,或者说,身为丫鬟,在偌大的睿王府,本身就没多大存在感。

    突然间,她的手臂一烫,一块滚烫的肉,掉在了她的衣袖上,这盘肉是刚出炉上桌的,还非常烫,柳天心的手,下意识地收了回来,袖子卷起的时候,上面已经一片通红。

    “呦!对不起了,顺儿,我筷子没夹稳,烫到你了吗?”

    一旁的声音,响了起来,柳天心抬眼,见笙儿正似笑非笑地看着她,虽然在跟她道歉,可脸上却是一点歉意都没有,甚至还有些醒在了的意味。

    柳天心跟笙儿平时交集不多,她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呆在李长宁的院子里,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了她。

    笙儿坐在她的右手边,就算她的筷子再怎么拿不稳,她右手夹着的肉,如果不是故意,又怎么会往她的手臂上掉。

    柳天心皱了一下眉,目光冷了下来,一言不发地看着笙儿。

    这是笙儿第一次见到柳天心这样的眼神,倒是被吓到了,往日这个在大小姐面前不怎么吭声的人,竟然会有这般吓人的眼神?

    可随即,笙儿便安心了下来,一个借着救命之恩在英国公府混吃混喝的粗野之人,能有什么好怕的。

    “你这样看我做什么?”

    笙儿的声音,提高了几分,自然是引来了桌子上其他几位府中下人的注意。

    这些都是各家千金小姐带来的贴身婢女,这一次睿亲王大婚,全府上下都招呼得十分周到,那些赴宴的夫人和千金都有王府安排的下人为她们端茶递水布菜,而她们带来的小厮和婢女都安排上了桌。

    柳天心不想将事情闹大,太过高调引人注意,便没理会笙儿,只是收回目光,从位子上起身,“我去擦一下。”

    说完,便从席间离开了,笙儿见她忍了下来,心里更加得意了,在柳天心离开之前,还用挑衅的眼神看了她一眼。

    在她走后,她又低低地“呸”了一声,“不要脸。”

    睿王府的格局跟聿王府差不多,柳天心很快便找到一个比较人少的地方,跟下人要了一点水,擦去手臂上的油渍,顺便冲淡一些手臂上那一阵滚烫到刺痛的感觉。

    洗完准备回到酒席的时候,身后一道熟悉的嗓音,带着怒吼,从她身后响起,“站住!”

    柳天心心中猛然一紧,回过头来,便看到言绝快步朝她走来。

    她赶忙站到一旁,以一个下人的姿态没有吭声,只是屈膝行了个礼。

    当言绝看到这张完全陌生的脸时,愣了一下,可狂跳的心脏却并没有平复下来。

    言绝愣愣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突然伸手往她的脸上弹去。

    柳天心被吓了一大跳,身子本能地往后一退,躲开了言绝突然伸过来的手。

    然后,怯生生地看着言绝,像是看一个陌生的贵人,颤声道:“您……您要做什么?”

    言绝的眸光,冷了几分,又往前朝她靠近了一步,吓得柳天心再度本能地往后退去。

    手臂却突然一紧,听他哑声道:“我知道是你,你还想躲到什么时候?”

    柳天心面色一白,好在被那张精致到逼真的人皮面具给遮挡住了,才没被言绝看出来。只是那双震惊的眼神,盯着言绝,半晌,才道:“奴……奴婢是英国公小姐的贴身婢女,不知道贵人您这话什么意思?是不是奴婢得罪您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