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8章 言绝VS柳天心(4)
    言绝盯着她,冷哼了一声,忽地拽着她的手臂,往睿王府外带出去。

    这一路上,不少人盯着他们看,好些人都用一双震惊的眼神在他们二人的脸上徘徊,直到言绝将她带离了众人的视线。

    “刚才那贵人是谁啊,那个女的好像是你们英国公府的?”

    坐在笙儿边上的一名丫鬟低声问道。

    笙儿也是一脸惊讶,万万没想到,那个来路不明的顺儿,不但让夫人和小姐对她另眼相待,这才来睿王府,就勾搭了上了这么一个贵人。

    这贵人她也不是没见过,当时逍遥王府叛乱平定,三位亲王一道回京,但是,这位贵人在也马上,正是当今的八皇叔聿亲王。

    没想到聿亲王竟然会看上顺儿那个卑贱又来路不明的女人。

    笙儿的心里又嫉又恼,对于一旁人的问话,也并不想搭理,只是不屑地嗤笑了一声。

    这四周,还有各种宾客的议论声,但是这些人都刻意压低了,很显然是顾及到了那当事人不好招惹的身份。

    柳若晴也是亲眼看着言绝将那个丫鬟给带出去的,定眼一看,正是那个她先前也错认成天心的人。

    原因无他,那丫鬟的背影跟天心太像了,难不成八哥也认错了?

    柳若晴抿着唇,若有所思了起来。

    不,应该不会,如果只是认错的话,八哥看到了那张脸,自然就不会再有什么动作。

    很可能八哥是肯定了她便是天心了。

    难道……

    很自然的,柳若晴想到了人皮面具,这种东西,对她们姐妹二人来说,都不陌生。

    再说柳天心那边,被言绝在大庭广众之下带出了睿王府,她便知道情况不妙了。

    她也不明白为何言绝会这么肯定就是她,在跟他说话的时候,她还可以压了声音,照理说,他是分辨不出来的。

    眉头有些苦恼地皱了起来,眼前的言绝,怒瞪着他,有些气急败坏。

    “你还想躲着我到什么时候?”

    他咬牙切齿地瞪着柳天心,对她伸出五个手指,强调道:“五个月,整整五个月,你知不知道我找你找得有多辛苦,找不到你的时候又有多害怕,柳天心,你的心是铁做的吗?”

    柳天心的身子,禁不住微微颤抖着,可面上却只能保持平静,“聿亲王,奴婢不知道您在说什么,您是不是认错人了?”

    她怯生生地望着她,低声道。

    忽地,见言绝看着她,笑了,眼神中却充满了讽刺的意味。

    “英国公府的下人是吗?”

    他冷眼看着她,心中又急又怒,却又夹带着不易察觉的庆幸,“一个下人倒是知道本王是聿亲王,见识不小。”

    柳天心心脏一抖,这才意识到自己心慌之下竟然说漏嘴了。

    唇角,抿了抿,才复又开口道:“当日您同另外两位王爷平乱回京的时候,奴婢有幸看见过您一面。”

    她垂着眼帘,没敢看言绝。

    见他只是怒瞪着自己不说话,她心里有些没底,下唇也抿得更紧了些。

    心中心思百转,想要找个借口离开。

    “王爷,奴婢要回去了,不然小姐找不到奴婢会不放心,奴婢告退。”

    说完,便转身急匆匆地跑了。

    她不敢跟言绝相认,即使看着他眼底透着的愤怒和失望,看着他消瘦颓然的容颜,她都只能逼着自己不敢相认。

    她曾经怀疑过自己跟言绝或许就是天生不和的,每到成亲之时,总是会出事。

    后来,若晴几番安慰之下,她想,应该只是凑巧,只是她想多了。

    可就在那一次,她跟若晴去护国寺祈福,她求来的那支签,签文的意思并不好,可她还抱着一点点的希望。

    将自己的八字跟言绝的八字给了那位先生。

    她还清楚得记得那位先生是怎么说的。

    她说,那女子的八字刻着男子,只要两人结合,男子必会出事,轻则重伤,重则身亡。

    她当时真的吓坏了,因为当时的言绝,就是在回京的时候,重伤昏迷,久久不醒。

    她问那个先生,可有破解之法,他说,唯一的办法便是女子离开男子,否则,男子的厄运一辈子都不会消除。

    她心中大骇,可到底还是不停地安慰自己,只是巧合,只是巧合。

    可却在佛前偷偷许了个愿,只要言绝能醒来,她便离开他。

    结果她万万没想到,就在她在护国寺许愿后的第二天,言绝就醒了。

    这一切,让她不得不相信,一切都是注定了的。

    她跟言绝,果真是没有结果的。

    她从前并不是特别相信佛意,可这一次,她不得不信。

    或者说,她宁愿选择相信,也不敢拿言绝的命去赌。

    因此,在言绝醒来之后没多久,她便悄悄离开了,没知会任何人,也没一点征兆,不曾让言绝有半点察觉。

    她想,只要他好好的,不在一起便不在一起吧。

    她想过远离京城,随便找个地方落脚,可也知道,一旦言绝察觉到她失踪了,一定会派人找她。

    她也相信言绝有足够的能耐找到她。

    她也只是抱着一点点的希望,正好途中遇上了英国公府的马车,帮了她们。

    想着言绝或许不会在京城找她,她所幸便借着英国公府给自己掩护。

    觉得不管言绝怎么找,总不会找到英国公府来。

    果然,她的决定是对的,整整五个月,言绝都没有找到她,若不是今天睿王大婚,她不跟着小姐出门,也不会碰上。

    只是她没想到,她都用人皮面具作掩护了,他怎么还能一眼认出她来。

    见身后言绝没有追出来,柳天心松了口气,回到席间,便见桌子上每个人都用一双诡异的眼神打量着她,尤其是笙儿,那眼神,又嫉又恨,更多的是毫不掩饰的讥讽和鄙夷。

    “你可真有本事,这出去擦个袖子的时间,都能把聿亲王勾搭上。”

    柳天心这会儿心烦意乱,根本没心思搭理笙儿,看了她一眼之后,便起身去找李长宁。

    “呸!什么东西!”看着柳天心完全不搭理自己,那高傲的模样,看得笙儿越发恼火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