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9章 言绝VS柳天心(5)
    李长宁也是第一次见这么热闹的场面,小姑娘雀跃得很,很明显没有要回去的意思。

    柳天心蹙了一下眉,提步走到李长宁身边,“小姐。”

    “嗯?怎么啦?”

    “奴婢有些不舒服,能不能先回去?”

    “你不舒服吗?”

    李长宁担忧地看着她,想到她脸上戴着人皮面具,想来估计是因为这个原因,她便点点头,道:“那好吧,马车在外面,你让车夫先送你回去,我还想多玩一会儿。”

    她双眼明亮地看着柳天心,柳天心也知道她难得遇上这么热闹的场面,也不忍心让她扫兴,反正自己能离开便好,当即,便应了下来。

    “那奴婢先告退了。”

    柳天心没敢在睿王府多待,直接出了府,回了英国公府。

    心里在犹豫,是不是该从英国公府离开,可离开后呢,她还能躲到哪里去。

    柳天心心中苦恼了, 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再说睿王府这边,言绝没有急着去找柳天心,重新回到席间坐下,却在进来之前,早已经命人盯着英国公府了。

    酒宴散去的时候,英国公夫人才带着李长宁准备离开,却被言绝那焦急的声音给喊住了,“长宁!”

    母女二人皆是被言绝这一声突然响起的响声给吓到了,猛地回过头来,见言绝已经急急地朝她们走来了。

    “八王叔。”

    言绝跟李长宁的哥哥,英国公世子李长啸的关系不错,小时候经常去英国公府玩耍,自然也就跟李长宁相熟。

    辈分上算起来,李长宁确实要叫他一声王叔。

    “怎么了,王爷,是不是长宁哪里惹您不高兴了?”

    国公夫人笑看着言绝,心里却明白,八成是跟顺儿有关。

    看八王爷先前待顺儿那模样,想来绝不是两人第一次认识。

    想起顺儿不明的来历,国公夫人的心里,隐隐明白了几分。

    “夫人,本王想问一问关于长宁身边那个婢女的事。”

    “王叔是说顺儿吗?”

    李长宁眨巴着眼睛,眼底多了几分好奇。

    “顺儿?她叫顺儿?”

    言绝愣了一下,突然这般问道。

    “嗯。她是这样说的,王叔认识她?”

    顺儿……顺儿……恭顺……

    言绝忽地轻声笑了起来,随后那笑容越来越大,看上去心情转眼间就变好了一般,嘴里不停重复着,“顺儿……顺儿……”

    李长宁被他这模样给弄得有些不明,八王叔这是怎么了?

    顺儿的名字很好听吗?普普通通啊。

    她觉得她这长宁的名字就挺好听,也没见王叔叫着叫着就笑这么欢的。

    李长宁在心里嘀咕道,想到自己先前对顺儿身份的怀疑,便忍不住又问道:“王叔是不是认识她?”

    言绝缓缓收起了笑容,若有所思了一番之后,摇了摇头,“今天第一次见。”

    想到那张她刻意隐藏的脸,心里便有一团火在烧。

    一旁的国公夫人显然没有李长宁这么好骗,可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对着言绝微微一笑,“现在天色已晚,我们该回去了,王爷若是有空,可以去国公府坐坐,长啸也回来了。”

    面对国公夫人的邀请,言绝并没有拒绝,“多谢夫人。”

    待国公府的马车离开之后,言绝脸上的笑容,重新敛了下来,眼底染上了几许薄怒之色,“好你个柳天心,让我好找。”

    想到总算是找到那个女人了,言绝愠怒的眼底,更多的是被轻松所浸染。

    这一次他再让她溜了,他的名字就倒着叫。

    绝言……

    再让她溜了,他可以一辈子不用说话了。

    国公府的马车上,李长宁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再三思考之后,她对国公夫人道:“娘,我怎么觉得八王叔其实是认识顺儿的?”

    国公夫人的脸上,露出了几许意味不明的笑,却是对着李长宁摇了摇头,“娘也不清楚,不过你要对顺儿好一些,八王爷紧张着呢。”

    “娘放心吧,顺儿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我肯定会对她好的。”

    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笙儿,此时的神色却变得有些难看了。

    夫人这话什么意思?八王爷紧张着?

    难不成八王爷真的一眼就看上了顺儿那个低贱的货色?

    哼!

    要不是她,小姐怎么会不带蔷儿去睿王府,她们之前都说好了一起去睿王府见识见识的。

    从这个顺儿进了国公府开始,她们上上下下就看她及不顺眼,不就是救了夫人和小姐吗,就在国公府混吃混喝,明着说是小姐的婢女,却从来不做婢女该做的事,就跟国公府的正经小姐似的。

    这让她们这些国公府的老人心里就不平衡了,可偏偏,她们不能在夫人和小姐面前抱怨她什么,因此只能将这样的不满尽数转到柳天心身上。

    说白了,无非就是嫉妒柳天心罢了。

    做下人的,谁不想领着工钱,当着小姐呢。

    原本就对这个顺儿非常不满,之前以为睿王大婚,夫人带着她,小姐带着蔷儿,蔷儿是小姐的贴身婢女,本来就该是带她的,结果就因为那个顺儿,小姐就没带着蔷儿。

    这也是笙儿有心要在睿王府给顺儿难看的原因。

    现在又多了八王爷这一层关系,让笙儿看柳天心就更加不顺眼了。

    都是当下人的,凭什么那个脸上有疤的丑八怪可以被八王爷看上。

    哦,是了,小姐给她的那张脸,可不丑,八王爷八成是看上那张脸了吧。

    笙儿想到这一层,更加确定了这一点,不免发出了一声冷笑。

    要是八王爷看到了她的真面目,会不会被她那张丑陋的脸给吓跑了。

    言绝回到王府的时候,整个人便激动得冷静不下来,好几次都激动得恨不得立即冲到英国公府去将她抓回来直接拜堂。

    可心里又怕自己过激的举动会吓到她,就又勉强将那股子情绪给压了下去。

    躲在英国公府是吗?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去。柳天心回到国公府以后,便有些心神不宁,连续好几日过去了之后,言绝也没找上门来,她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