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0章 言绝VS柳天心(6)
    “今天怎么不戴那面具了?不怕八王爷来英国公府,被你这张脸给吓到?”

    李长宁每天下午都有午睡的习惯,柳天心便趁着这时候在院子里坐坐,才坐下没多久,便听到这尖酸刻薄,讽刺意味颇浓的话。

    抬眼看向面前说话的人,是蔷儿,李长宁身边的贴身婢女,自从她来了英国公府之后,她便感觉她好像一直看她不顺眼。

    昨天她才知道笙儿跟蔷儿是两姐妹,是英国公府的家生子,这也就让她明白了,为什么她跟笙儿没什么交集,她也故意针对她了。

    想来应该是因为蔷儿的原因吧,有爱屋及乌,自然也有厌屋及乌的道理了。

    对她这张脸的嘲笑,她以前没少听过,早就不在意了,所以,听到蔷儿这一句讽刺,她也只是毫不在意地笑了一笑。

    至于言绝……

    她当初那张脸比现在更恐怖,言绝都没吓到,何况这个……

    她一直带着陆先生给她配的去疤痕的药,这过程本来就是漫长的,如今有了这样的成效,对她来说已经非常不错了。

    蔷儿见对她这讽刺毫不在意,心中便更加恼火了,觉得她仗着夫人跟小姐撑腰,根本不把她放在眼里。作为家生子,蔷儿一直在下人中有一种高人一等的姿态的,见柳天心这副态度,便愈发过分道:“你笑什么,不要以为凭那张脸勾搭上八王爷,就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八王爷要是知道你长这模样,估计是

    要吓得几天不敢睡觉吧。”

    “你们英国公府的下人,嘴巴都这么臭吗?”

    一道低沉的嗓音,带着毫不掩饰的愠色,从院门口响起,声音虽然好听,可说出来的话,却着实不太好听了。

    柳天心跟蔷儿都被这声音给吓了一跳,尤其是柳天心,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连头都不敢回,甚至顾不上礼数,赶紧跑进屋中。

    即使背对着他,言绝也一眼认出了那是他媳妇,她身上带着的药味,他是不会记错。

    当日在睿王府,他就是循着那声音碰上她的,也认定了她就是他逃得远远的媳妇,带着人皮面具他也能认出来。

    言绝的眼底,隐隐染上了几分笑意,可在想到刚才他听到的那尖酸刻薄的话时,笑容已经收起,眼底已经被一副森冷的模样所取代了。

    蔷儿吓得转过身,便看到世子爷和一个英俊的贵公子站在院门口,两人都在用一双愤怒的眼神看着她。

    蔷儿吓得双腿一软,在地上跪了下来,“奴婢见过世子爷。”

    “你还知道自己是奴婢?刚才差点让我以为你是我英国公府的嫡小姐了。”

    李长啸冰冷的嗓音,夹带着毫不掩饰的怒火,从他口中传出。

    “奴婢不敢!”

    蔷儿吓得瑟瑟发抖,她就是趁小姐睡着了,才来借机讽刺那顺儿一番,却没想到正好被少世子和他身边这位公子听到了。

    “长啸,这英国公府的下人,出去也代表着英国公府的脸面,嘴巴这么臭,不好好治一治,万一出去熏到人就不好了。”

    蔷儿听到世子身边的贵公子这般开口,声音冷得下人,吓得她禁不住狠狠抖了抖身子,尤其是他这话,让她听出了血腥的味道。

    果然,世子爷听那贵公子一说,便毫不犹豫道:“八王爷说得对,来人,拉下去,掌嘴三十。”

    蔷儿吓得面色一白,听到世子喊他身边那人为“八王爷”,更是震惊不已。

    八王爷这是来为顺儿那贱人出头吗?

    他……他没看到那贱人那张丑得让人反胃的脸么。

    “世子爷饶命,八王爷饶命……”

    回过神来,她赶忙磕头求饶,掌嘴三十,不是直接毁了她这张脸吗?她可不想跟顺儿那个丑八怪一样。

    蔷儿自恃自己在国公府的下人中颇有几分姿色,往常没少有小厮们给她暗送情意,现在这掌嘴三十,她这张脸还能好吗?

    言绝眼中的冰冷,吓得她不敢直视,也没想到只不过是讽刺那顺儿几句,就能让这位王爷亲自为她出头。

    他若是知道顺儿长那模样,他还会这样吗?

    不,不会的,王爷肯定会气顺儿那贱人骗她,这样他不就逃过一劫了吗?

    这样想着,她便使足了力气,冲到言绝面前,跪了下来,道:“王爷,您被顺儿那贱人骗了,您那天看到的那张脸不是她的,那是假的,她本人很丑,脸上有一道很难的疤痕,王爷,您看看就……”

    砰——

    一声沉重突兀的声音骤然响起,蔷儿直接被言绝一脚踢出了老远,言绝这一脚根本没有留情,直接让她撞到了墙上,下人们甚至还听到了她骨头断裂的声音。

    有些人捂着眼睛不敢看,心里对蔷儿又是同情,又是嘲笑,人都有嫉妒的心思,因为嫉妒而犯蠢,那就活该挨打了。

    只是万万没想到,八王爷会为了顺儿那个丑八怪这般教训英国公府的下人。

    岂止是下人们被惊吓到了,就连英国公世子李长啸也被言绝这模样给惊了不小。

    他所认识的八王爷,不像九王爷那样寡冷,八王爷还是平易近人一些,可此刻,他眼底那一层凉意,仿佛是淬了一层冰,直接能把人给冻死。

    “你算个什么东西,她长什么样,本王还没有你这个贱婢清楚?”

    他媳妇那张脸,他都不嫌弃,什么时候轮到一个下贱的奴才敢在他面前说三道四?

    他甚至可以想象,自己媳妇在英国公府中,没少受这些狗奴才的白眼和讽刺。

    一想起来,言绝就心疼得不行。

    蔷儿万万没想到言绝会这么简单粗暴地就对她动手,虽然她只是英国公府的下人,可八王爷身为英国公府的客人,就算要处置下人,也是让主人家动手。

    可见,八王爷还真有些看重顺儿那个丑八怪了。

    越是这样想,蔷儿就越是不甘心,就怕八王爷发现不了顺儿那丑陋的模样。她以为言绝刚才那话只是以为八王爷只见过顺儿那张假脸,并不曾见过她那种丑陋的脸颊,若是再不让王爷知道,她这一脚不是白挨了吗?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