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4章 言绝VS柳天心(10)
    英国公身份尊贵,照理说国公夫人也会经常出现在宫宴之上,但因为前几年李长宁的身子一向不好,宫宴的话,陈氏只偶尔参加过几次,大多时候都是以照顾李长宁的原因,推掉了。

    太后也心疼自己那位小侄女,自然也就允了。

    今日,算是陈氏第二次见靖王妃。

    急急忙忙更衣之后,陈氏便赶去了前厅,此时,靖王妃柳若晴正坐在堂中央,下人们已经给她奉上了茶水。

    “不知王妃驾到,有失远迎,还请靖王妃见谅。”

    陈氏上前,微微对柳若晴行了个礼,从品级上说,国公夫人也是一品诰命,品阶跟柳若晴差不多,但因为她是皇帝的婶婶,真正的皇室宗亲,因而陈氏还是对她行了个礼。

    柳若晴放下茶杯起身,也回了个礼,“夫人客气了,我今日前来,是受八皇兄之托,来看看我那个不听话的妹妹的。”

    妹妹?

    陈氏一愣,这才觉得靖王妃这张脸着实眼熟得很,一开始还以为是因为那一次宫宴上远远见过才觉得眼熟,但刚才她就觉得这张脸好似最近才见过一般。

    这会儿听她提起“八皇兄”,又说起“妹妹”,很快,陈氏便将柳天心给联系上来了。

    这一联系,才骤然发现,靖王妃跟顺儿姑娘除了脸上那道疤,竟然长得一模一样。

    顺儿跟靖王妃是两姐妹?还是孪生?

    这样想着,陈氏瞬间一脸了然,她早就觉得顺儿那姑娘言行举止就不是普通人,靖王妃冒认西擎天心公主的事,她也私下听国公爷提起过,后来有靖王在其中阻挠,皇上并没有追究王妃的欺君之罪。

    而当时真正的天心公主,好像就是……

    她记得那位天心公主不就是八王爷要娶的那位么?

    陈氏的眉心,骤然一跳,原来如此。

    幸好,顺儿在国公府,她们从未怠慢过她,否则的话……

    难怪王爷只一眼便看上顺儿了,原来这是追媳妇儿追到国公府来了。

    陈氏轻声一笑,对柳若晴点了点头,道:“顺儿姑娘正在小女的院子里住着,我这就命人请她过来。”

    “不用了,正巧我好几个月没见她了,现在就过去看看她吧。”

    “也好,那我同王妃一道去。”

    “有劳夫人。”

    柳若晴微微点头致意表示感谢,随后便由陈氏陪着,前往李长宁住的院子。

    “都是你,要不是你这个小贱蹄子,我的女儿怎么会被八王爷给发落了。”

    柳若晴随着国公夫人刚到李长宁的院子外,便听到冯妈妈那不堪入耳的怒骂声,从里头传来。

    柳若晴的脚步,停了一下,眼底一道冷光掠过。

    侧目看向陈氏,见她也是一脸不悦地拧着眉,她便笑道:“夫人,这国公府的下人都是如此彪悍吗?一个老婆子,当着嫡小姐的面,都敢说出这样粗鄙的话来。”

    柳若晴这个角度,正好能看到院子里的情景,柳天心站在李长宁身边,她们的面前,跪着一个圆润肥胖的老婆子,此时一边指着柳天心骂,一边还没经过李长宁同意就自动站起来了。

    陈氏这会儿的脸色也不是很好,这冯妈妈同刘妈妈一样,都是在她院子里贴身伺候的嬷嬷,是她嫁给国公爷之时,从娘家带过来的。

    因为是母亲给她的,她一向对这两个婆子都算敬重,没想到竟然将她养成这般目无尊卑的样子。

    “让王妃见笑了。”

    陈氏低头致歉,随后提步跨了进去。

    冯妈妈正要继续开骂,却听一声怒喝从她的身后传来,“住口。”到了嘴边的污言秽语瞬间被她咽了下去,冯妈妈转过头来,见陈氏身后跟着一个有些眼熟的女人,她愣了一下,却没深想,想到自己可怜无辜的女儿,便冲到陈氏面前,又是一把眼泪一把鼻子地哭求道:“

    夫人,您一定要给奴婢做主啊,奴婢两个女儿被顺儿那丫头给害苦了啊,夫人,看在老奴这么多年任劳任怨伺候您的份上,求您一定要替老奴做主啊。”蔷儿跟笙儿是几天前就被发卖了出去,之前因为世子爷在府中,她不敢闹事,也不敢跟夫人求情,本想着趁世子爷又出门游学去了,便过来蘅芜苑好好教训这小贱蹄子一番,再求夫人让她的两个女儿回来

    。

    她仗着自己是夫人身边的老人,夫人肯定会允了她的请求。

    正打着这样的主意,却听一声嗤笑响起,将她的哭声给打断了。

    循声望去,见是随夫人进来的那名女子,她没见过此人,却感到异常得眼熟。

    微微隆起的小腹,梳着妇人髻,不是国公府的女眷,可看她周身衣服样式简单,用料却是样样精致。

    冯妈妈在国公夫人身边跟了十几年了,这点见识还是有的,知道眼前之人非富即贵,因此,即使被她无礼地打断了她的哭求,她也不敢说什么。

    柳若晴看冯妈妈这副欺软怕硬的嘴脸,眼中闪过一丝厌恶。

    刚才骂得那么起劲,看到她身上穿着不菲,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还真是一条聪明的狗。

    “夫人,虽然我是个外人,不过,国公府的下人若都是像这位妈妈这样言语粗鄙,目无尊卑,动不动就撒泼耍混,如果所有的下人都学这位妈妈,传出去丢的可是国公府的脸。”

    柳若晴的目光,淡淡地扫过跪在陈氏面前的冯妈妈,说话的声音不重,可她说的每一个字,都往冯妈妈的脸上甩巴掌。

    冯妈妈都不是傻子,怎么会听不出柳若晴话中的“挑唆”之意,当下便想开口反驳,可想到此人敢在夫人面前这般置喙,那身份怕或许还在夫人之上。

    比国公夫人身份还高的,那就只有……王妃了。

    难道这年轻的少妇是哪位王妃?冯妈妈虽说自己见识不少,但如今京中的亲王妃中,只有靖王妃和前阵子刚刚成婚的睿王妃了,而这两人,她都没见过,为何她觉得眼前这个人这么眼熟呢。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