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6章 言绝VS柳天心(12)
    “为难?”

    柳若晴唇角微勾,往柳天心身边一站,两人此时是平排站着对着众人,忽听得四周传来一阵倒抽冷气的声音,随后又是一阵窃窃私语。

    冯婆子这会儿也似乎注意到了什么,原本就不太好看的脸色,骤然变得僵硬,脸上的色彩那叫一个精彩。

    冯婆子一直觉得这第一次见面的靖王妃很是眼熟,可怎么都想不起来自己在哪里见过,这会儿她跟顺儿那小贱人站在一起,她才陡然反过来,可不就是眼前这个顺儿么?

    她竟然跟靖王妃长得一模一样,除了脸上多了一道丑陋的疤痕。

    她之前之所以没意识到,完全是因为根本没把顺儿跟靖王妃联系在一起比较。

    这会儿王妃往她身边一站,这样放在一起一看,竟然一模一样。

    怎……怎么会,靖王妃怎么会跟顺儿这样一个来路不明的小贱人长得一模一样。

    正震惊着,便听柳若晴继续咄咄逼人地问道:“你不回答我,是因为在心里已经默认了八王爷的耳朵有问题了?”

    “不,不,不,老奴哪敢有这样的想法。”

    冯婆子从刚才的震惊中回过神,赶忙摆着双手否认道,心里却隐隐地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果然,柳若晴接下去的话,直接把她给吓傻了,“那就是说,我的妹妹在英国公府,确实是被一些没长眼的贱婢给欺负了?”

    现场又是一阵倒抽冷气的声音响起。

    妹妹?

    尽管刚才注意到靖王妃跟顺儿长得一模一样的时候,她们已经隐约地猜到了一些什么,可这会儿听靖王妃这么一说,很多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已经明白过来了。

    靖王妃的妹妹……

    靖王妃当初顶替西擎的天心公主嫁给靖王这件事,并不是什么秘密,很多人都知道靖王妃是因为跟天心公主长得一样,才没被人认出来。

    现在,这位跟靖王妃长得一样的顺儿姑娘……

    难道她就是……天心公主?

    据说天心公主是八王爷的未婚妻子,那……

    想到这一层,很多人都是禁不住打了个冷颤。

    “难怪那天八皇兄回去的时候会那般生气了,原来这英国公府的刁奴没少欺负他未来的王妃嘛。”

    柳若晴这话一出,便完全证实了他们的猜测。

    那天八王爷来英国公府,亲耳听到蔷儿是怎么讽刺顺儿,不,天心公主的,那个时候,八王爷动手可丝毫没顾忌蔷儿是个女孩子,脚下根本没半点留情。

    原来是看到自己未来媳妇被人给欺负了,能不生气吗?

    把蔷儿发卖了都是轻的,就算是打杀了她,也没人能说什么。

    冯婆子这会儿也已经猜出了柳天心的身份,加上柳若晴这么一说,完全吓傻眼了。

    顺儿她……她是天心公主,聿王府未过门的……王妃?

    那她……她为什么要待在国公府里头,为什么不在王府里好好呆着!

    冯婆子此时心里对柳天心又怒又恨,可偏偏她不敢像先前那样撒泼打滚了。

    她若只是靠着那一张假脸迷惑了八王爷,等到八王爷知道她这张脸后,自然就不会再搭理她,可她是天心公主,未来的聿王妃……

    这么说,王爷是早就知道她长这样的,那蔷儿跟笙儿她……真的没希望了吗?

    不,不但是蔷儿跟笙儿,还有她……

    她今天是把顺儿,不,把天心公主给得罪透了呀。

    冯婆子这人,本就是欺软怕硬的人,遇上比自己弱小的,便往泥子底下踩,若是遇上比自己强的,她就只会逢迎谄媚,让她学狗叫都行。

    这会儿人,她傻眼地看着面前依然拎着她纹丝不动的柳天心,吓得已经连求饶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早在几天前言绝来了英国公府开始,她就知道自己的身份隐瞒不了多久,所以,今日柳若晴来了英国公府,她一猜便知道是言绝的意思。

    心里有些惋惜地叹了口气,还以为自己能在国公府待到言绝放弃找她为止呢,到时候,她再从国公府离开,就不会再碰上言绝的人了, 没想到……

    柳天心的心里有些无奈,有些苦笑,又有些感动,不知道言绝那傻瓜到底什么眼光,她都成这样了,甚至都走了快半年了,他还对她念念不忘。

    想到言绝,柳天心的双眼便忍不住酸涩起来,抓着冯婆子的手也下意识地一松,直接让她摔在了地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声响。

    这一次,冯婆子是彻底被吓傻了,就连摔倒在地上的瞬间,连呼痛都不敢,更别提像先前那样在国公夫人面前撒泼了。

    就如先前说的,冯婆子骨子里就是个欺软怕硬的角色,她知道国公夫人陈氏会念在她是娘家老夫人身边跟过来的份上,加上陈氏性子软,她一闹或许就放过她了。

    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眼前站着一个背后有靖王和整个皇室撑着的靖王妃,而那个她一直以为是来路不明的下贱货顺儿,竟然摇身一变就成了聿亲王未过门的王妃,西擎的天心公主。

    这一下,冯婆子算是肠子都悔青了。

    早知道会是这样,她断然不敢跑来这里闹,以她在国公府里得脸的程度,再在夫人耳边吹吹风,等顺儿一走,她就能把蔷儿和笙儿给接回来。

    可现在,连她自己都把顺儿给得罪了,加上靖王妃也在这里,她们断然不会轻易饶了她的。

    此时的冯婆子,那叫一个悔啊。抬眼,正好对上了柳天心冷冷的目光,吓得脖子往后一缩,跟着,也顾不上身上的疼痛,赶忙对着柳若晴和柳天心磕头,每一下,都往鹅卵石铺成的地面上撞,没几下子,额头上便磕出了淤青来,一个大

    包开始微微鼓起。

    柳若晴没理会她,也没喊她停下,这种仗着主母性子软就敢往主子头上爬,作威作福的刁奴,早该好好教训了。无视了冯婆子那磕出血的额头,绕过她朝气得脸色发青的陈氏走过去,在她面前微微一颔首,道:“夫人,舍妹这阵子在府上对亏有您和小姐的照顾,现在八皇兄都亲自找上门来了,让我来亲自带她回去的。”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