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7章 言绝VS柳天心(13)
    话音落下,她撇头看了一眼一旁略有些窘迫的柳天心一眼,笑道。

    陈氏原本就因为冯婆子对柳天心不敬这件事心里耿耿于怀,怕柳若晴怪罪,听她这么说,更是有些无地自容了。

    “王妃言重了,我也是没想到顺儿姑娘竟然就是天心公主,这段日子,真是怠慢她了。”

    闻言,柳天心赶忙走上前来,“夫人言重了,我在府中很好,很感激夫人和小姐的照顾,夫人您可千万不要这么说。”

    她躲在国公府五个多月,府中上上下下多少人挤兑她,如果不是因为顾及着夫人和小姐,她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府中待下去。

    随后,又听柳若晴笑道:“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客气了。”

    说着,目光缓缓投向地上已经磕头磕得头晕眼花的冯婆子,眼神已经冰冷下来了。

    “夫人,照理说,这是贵府的事,我这个外人是不应该多管的,不过像这等刁奴,我还是建议夫人千万不要心软才好。”

    冯婆子一听柳若晴果然是没打算放过她,原本就磕得脸色发白的脸,此时更是褪尽了所有血色。

    在陈氏开口之前,已经连滚带爬地到了陈氏面前,连声求饶道:“夫人饶命,夫人恕罪,看在老奴伺候您尽心尽力的份上,这一次就饶了老奴这一次吧。”

    一直以来,她就是仗着自己是老资格没少在府中作威作福,陈氏因为她是娘家带来的,加上性子也软,就算隐隐约约听到一些,也睁只眼闭只眼。

    可今天,她当着靖王妃的面都敢倚老卖老,还公然顶撞她,陈氏便明白,这种刁奴,根本就惯不得。

    “来人,把她押下去听候处置。”

    这一次,陈氏是铁了心要处置冯婆子的,任凭冯婆子怎么哭求都没有用。

    对于陈氏如何处置冯婆子以及那些曾经没少挤兑过柳天心的下人,暂且不表,柳若晴也不会再去过问。

    而之后,在柳若晴的要求下,柳天心还是随她离开了英国公府。

    一方面,她的身份既然已经曝光了,在英国公府继续住着,对国公府上上下下来说都会不自在,她也不好意思再待在府中。

    另一方面,言绝既然知道了她在英国公府,只要她待在这里,他就会时不时地找上门,这对国公府来说,也是一个麻烦。

    因此,当柳若晴提出要她随她离开国公府的时候,她二话不说便答应了下来。

    国公府特地给她备了一顶轿子,按照柳若晴的意思,让她先去靖王府。

    轿子行了一路,在距离靖王府不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王妃,天心公主的轿子停下了。”

    自从回王府之后,锦书又成了柳若晴的贴身侍女,对于天心公主跟八王爷之间的事,自然也有所知晓。

    见她的轿子停下,她立即便俯身对着轿中的柳若晴禀告道。

    “嗯,知道了,我们也先停下吧。”

    待到两顶轿子停下之后,柳若晴从轿中出来,正好见柳天心也从她身后的那顶轿中走出来,此时正朝她这边看过来。

    见柳天心犹豫了片刻,还是提步朝她走了过来。

    “若晴……”

    她欲言又止地唤了她一声,脸上带着几分为难。

    “怎么?”

    柳若晴不动声色地蹙了一下眉,很显然,从柳天心的表情中,她可以看出,对于回到言绝身边这件事,她并不是很欢喜,甚至还有些为难。

    如果不是因为在六哥婚礼上,他们意外撞见了,看她的样子,怕是打算躲着六哥一辈子了。

    她蹙着眉,即使她们是孪生姐妹,她这会儿也有些想不明白柳天心的心思了。

    如果单单只是因为这张脸的话,八哥的态度,已经明确表明了他根本就不介意,况且,八哥身边从来不缺美貌绝伦的女子,八哥真有别的心思,也不会等她等到现在了。

    就算哪怕八哥以后真的厌倦了她这张脸,她总不能为了一个未知的未来就否定八哥现在的感情吧。

    就好比言渊,现在他爱她爱得要生要死,谁又能料到以后会如何,她总不能因为以后未知的可能就否定言渊的现在吧。

    这种道理,她之前就跟她讨论过,看她当时的模样,很显然是听进去了的,为什么之后又莫名其妙走了呢?

    尤其是,那个时候,八哥才重伤刚醒没几天吧?

    柳若晴怎么都想不明白,但是直觉告诉她,这中间肯定还有别的原因。

    “我不想回去,你能不能帮我。”

    她知道这四周肯定布满了言绝手下的暗卫,她如果就这样走了,转眼这些暗卫就能通知言绝。

    听到她这要求,柳若晴还是皱了一下眉头,抬眸表情严肃地看向她,道:“你如实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明知道八哥根本放心不下你。”

    见柳若晴如此严肃地问自己,柳天心的心头,紧了一紧,眼神下意识地往边上避开了几分,没敢跟柳若晴对视。

    回想起当日在护国寺的那支签,还有所有的一切巧合,都让她不敢再让言绝冒险。

    她垂着眸子,半晌,才道:“你也知道我这张脸了,跟言绝根本就不相配,明知道自己配不上他,为什么还要作践他,他身边应当有一个真正配得上他的八王妃才是。”

    “不,不是这个原因。”

    柳若晴想也没想,便否定了她这个说法,“我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非要离开八哥,但是绝对不是这个原因。”

    柳若晴的语气十分肯定,犀利得让柳天心无所遁形。

    甚至好几次,她都想把自己的说法告诉柳若晴,但是她不能。

    她知道,只要她一说出来,柳若晴一定会去告诉言绝。

    而言绝必然是不会相信那样的鬼话,只是觉得那不过巧合而已。

    即使到现在她也不能肯定这到底是命定的相克,还真的只是巧合,可她不敢那这样的事去赌,那是言绝的命,她怎么敢赌。眼底闪过一片黯然,只是她垂着眸子,柳若晴并没有看到。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