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8章 言绝VS柳天心(14)
    只是听她低低地道:“就当我已经不喜欢言绝了吧,所以不想嫁给他。”

    这一下,连柳若晴都有些恼了,“你觉得你这话我带过去告诉八哥,他会不会相信?”

    她气得想要把这人的脑子掰开来好好看一看,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他这几日过得战战兢兢,想来找你,又怕把你给吓跑,不来找你,又怕你偷偷跑了,你知不知道他这几个月日子是怎么过的?”

    柳若晴的声音,沉了几分,要不是这个是她妹妹,她都忍不住想让言绝直接不要她算了,这个死脑筋。

    “五个月了,他的伤到现在还没好,什么原因你自己应该知道。”

    柳若晴说的每一个字,就像一把利刃,往柳天心的心头扎下去。

    她不是不心疼言绝,更不是不在乎言绝,就是因为太在乎了,所以她连再去赌一把的勇气都没有。

    垂在身侧的手,逐渐收紧,她根本不敢去看柳若晴愤怒的双眼,也不想让柳若晴看到自己眼底的无奈和恐惧。

    半晌,她咬牙硬下心肠,道:“那就当我对不起他吧,总之,我是不会嫁给他的,也绝不会回到他身边。”

    说完,她便转身离开,即使她心里清楚,想在言绝这些暗卫的眼皮子底下离开,根本就没什么可能。

    “你……你真是……你是想八哥死了你才开心吗?”

    柳若晴又急又怒的声音,在她背后响起,柳天心的脚步,顿了一顿,随后,头也不回地往城外走去。

    “你……柳天心,你给我回来!”

    柳若晴气得想打人了。

    “王妃,您先别动怒,小心动了胎气。”

    锦书见柳若晴被柳天心气成这样,对这个未来的八王妃也颇有几分意见。

    八王爷对她的心,连她这个外人都能体会得到,她就一点都没感觉吗?

    王爷若真是嫌弃她这张脸,还会等她等到现在么?

    可锦书是暗卫出身,暗卫的规矩让她知道主子的事,她只需要执行命令就行,不能插手过问,因此,心里虽然有些同情八王爷,到底还是什么都没说。

    只不过,见柳若晴这般气急败坏的样子,她还是低声提醒道:“八王爷在四周布了不少的暗卫,她根本没办法离开的。”

    这一点,柳若晴自然也想到了,可想到柳天心那倔得像头牛一样的脾气,她就一肚子的火。

    “算了,回去吧。”

    她转身回到轿子,没有再去管柳天心,她如果一直钻进牛角尖里的话,她不管说什么,那死丫头都是不会听的。

    俯身正要往轿子里钻进去,眼角却闪过一道熟悉的人影,她愣了一下,抬眸过去的时候,除了街上那些来往的商贩和街上那些闲逛的百姓之外,根本没有什么熟悉的人影。

    是她看错了吗?

    她敛下眸子,若有所思了一番之后,也没深想,俯身进了轿子,“回府吧。”

    聿王府——

    “她就是这样跟靖王妃说的?”

    言绝冷着脸,看着对面自己派出去的暗卫,表情冷然道。

    “是。”

    暗卫首领抬眼朝言绝冰冷的脸上看了一眼,顿了一顿,又道:“属下已经命人一路保护公主了,请王爷放心。”

    说是“保护”,其实就是跟着她,就怕她跑了,王爷又得没日没夜地找人。

    这天心公主也是死心眼,不就是一张脸嘛,王爷都不介意,她这样介意做什么。

    半晌,见言绝只是冷着脸不说话,暗卫也没敢多说什么,只是安静地候在一旁。

    好一会儿,才听言绝低低的嗓音开口道:“知道了,下去吧,保护好她。”

    “是。”

    暗卫首领安静地退了下去,垂着眸子,根本看不到自己主子苦笑的脸。

    书房里,静得好似连心跳声都能听到。

    言绝此刻的脸色非常不好看,眼底的森冷透着一股浓浓的落寞和失望。

    “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会明白我真的不介意你那张脸?”

    沙哑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幽怨,还有一丝无力,他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要怎么做她才会相信了。

    一直以来,他都知道她介意自己脸上的伤,所以说话的时候,总是带着一丝顾忌,就怕她会多想。

    甚至,他都直接避免去谈论长相这一类的事,就是怕她会联想到她自己这张脸。

    他也会累的,可是一想到那个是他一心想要守护一生的媳妇儿,就算是累,他也甘之如饴。

    可他不知道自己不管怎么努力,那个女人都不相信他,与其说她不相信她自己那张脸能让他倾心一辈子,不如说她根本就从不曾去相信他对她的真心。

    因为不相信,才会过度介意!

    想到这个,言绝苦涩地笑了一声,那种满满的无力和失落此时将他的胸腔塞得满满的,闷疼闷疼的感觉让他没办法喘过起来。

    他甚至还气自己为什么非要那个狼心狗肺的女人,他英俊多金,位高权重,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凭什么她就能让他伤得死去活来还是放不下。

    可生气又如何,不甘又如何, 那是他媳妇儿啊,他心里认定了的唯一的媳妇儿啊,他喊了这么久的媳妇儿,以后让他再喊别人,怎么能喊的出口。

    想到这个,他又是一番自嘲的苦笑。

    没多久,又有一个暗卫进来见他,表情要严肃许多。

    “王爷,属下按照您的吩咐,调查了二十多年前江城灭门案发生之时西擎的在朝官员名单,果真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说吧。”言绝的口气淡淡的,那暗卫见他好似心事重重,便也不敢怠慢惹他不耐,便继续道:“当年,江家在西擎不管朝堂还是军中都有极高的威望,当时,朝中便有不少人要给他使绊子,奈何江国公兵权在握,那

    些人有心想要对江国公下手,明面上是找不到机会的。”

    言绝点点头,这一点,他早就料到了。

    江国公府当年不仅仅只是在西擎,甚至在周边各国,都是声名赫赫。可以说,当年的江国公府如果没被灭门,今天的西擎也不会这样。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