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9章 言绝VS柳天心(15)
    如今,西擎还有个陈翀老将军撑着,可毕竟陈翀上了年纪,英雄迟暮,就是熬又能熬得了几年。

    当时,若晴她们查江家灭门惨案的时候,也没想过是柳城鹤干的,毕竟,江家若是没了,对柳城鹤来说,绝不是一件好事。

    至于朝中那些官员……

    江国公兵权在握,朝中那些官员能有多大的能耐能将江家灭门,所以,谁都没往朝廷那边去想。

    后来,那块来自东楚皇家影卫的牌子出现,加上江家那个老部下的口述,让他跟老九在之后逐渐联想到了柳城鹤的身上来。

    东楚若想要侵占西擎,自然会正大光明的出兵,又怎么会下作到去将江家上下几百口人的性命全部戕害了,甚至连老弱妇孺都不放过。

    因此,根据江陵当时的话,说除了杀手之外,还有一批是来救人的,只不过没赶得及……

    那批人想必便是大皇兄派出去的皇家影卫,而那块影卫的牌子,也因此而遗落在了那里。

    既然不是皇兄的人下的手,南陵和北卫当时又是内斗不断,根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跟精力去灭一个声名在外的大将家族。

    所以,能将江国公府灭门的,很有可能就是柳城鹤的派出去的人。

    柳城鹤此人阴险狡诈,心狠手辣,在他以为天心是他亲生女儿的前提下,都能狠心将她杀害,更何况是江国公府这样一个几乎威胁到他皇位的权臣一族。

    柳城鹤那样的人,自私到只考虑皇位,不考虑边疆国土,不考虑百姓安宁,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因此,在想到很可能是柳城鹤对江家上下下的手之后,他便命人去调查了当年在朝的那些全部官员。

    果然,这会儿有结果了。

    “当年,丞相张默还只是个六品翰林,但在西擎皇帝面前颇为得脸,卑职发现,在江国公府灭门没多久,张默便被提拔为兵部尚书了。”

    闻言,言绝的唇角,缓缓勾起一抹冷笑来,“从一个六品翰林升到一品尚书,这张默的官位升得可真快。”

    张默此人,当日因为若晴冒充天心的事来过东楚,在御书房里他见过他,那种人,一看就是跟柳城鹤一丘之貉的阴险小人,这两个人凑在一块,还能有什么好事。

    果然,听暗卫继续禀告道:“属下从张默的身上开始往前查,便查到当年张默有很长一段时间一直在跟西擎民间一个有名的叫鬼蜮门的杀手组织联系,之后,没多久,江家便被灭门了。”

    “鬼蜮门?”

    这个杀手组织二十多年前确实很有名,虽然他当时还只是个垂髫小儿,也曾听说过这个杀手组织。

    但是,这个组织好像神秘消失也有二十多年了,难道鬼蜮门的消失,也跟江国公府灭门的事有关?

    言绝若有所思地沉默了一会儿,对暗卫道:“你先退下吧。”

    “是。”

    暗卫退下之后,言绝便取过纸笔,在桌案上写了一些什么,放进信封里之后,对外面喊道:“来人。”

    “王爷。”

    “将这封信送去靖王府给靖王。”

    “是。”

    下人将信取走之后,又神情落寞得回到书房,想起那个让他头疼的女人,又是忍不住低声叹气。

    “如果我帮你全家报了仇,你会不会以身相许报答我?”

    他对着空气低低地开口道。

    再说柳天心那一边,除了她自己,身上什么都没带,一路出了城,也不知道自己去哪里,也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地方可以去。

    虽然她察觉不到周围暗卫的气息,但是她就确定这四周一定有言绝的人跟着。

    想到自己连逃离的能力都没有,柳天心心里就禁不住有些烦躁。

    也不管身后跟了多少暗卫,她就一直沿着城外的官道一路往西走,正好遇上了一架囚车从西面往京城方向过去。

    囚车上,押着一个犯人,此人面相凶恶,脸上有一道从左耳沿着鼻梁贯穿到右颊的刀疤,刀疤很深,可见下刀之人的力道。

    此人本就长了一张凶神恶煞的脸,配上这样一道疤痕,看上去更加阴森可怖了一些。

    见囚车过来了,柳天心停下脚步,靠边一站,静静地看着囚车从自己面前穿过。

    突地,那个囚车上原本紧闭着双眼的人,缓缓睁开眸子,那双眼,好似凝聚着常年的杀气,冷得令人窒息。

    眼底萦绕着的杀气,更是让人不敢直视。

    柳天心下意识地将视线转向他,正好撞上了那人毫无温度的目光。

    下一秒,那人的眼底突地生出了几分惊恐之色,盯着柳天心的脸,眼底的杀意一点一点被恐惧所取代,甚至还打起哆嗦来。

    “你……你没死,你怎么会没死……”

    扣在囚车上的手,颤抖地指着柳天心,眼中的惧意逐渐放大了。

    柳天心蹙了一下眉,不知道此人为何会对着自己说这样的话,只是本能地以为那人认错人了。

    “老实点,都要砍头了,还在这里装疯卖傻!”

    负责看押的士兵拿起鞭子,照着他的脸便甩了下去,很快,那人的脸上便露出了一道血痕,鲜红的血液顺着他的脸部线条滑下来,使得他整个人看上去更加血腥和恐怖了。

    “你他妈给老子等着,老子当年在西擎可是有名的杀手,你最好小心点,老子若是有机会出来,一定要了你这孙子的命!”

    只听几声不屑的嗤笑从那几个负责押送的官兵嘴里传出,随后又是几鞭子朝那人的脸上甩了下来。

    “你这么有本事,还不是被我们给抓了,少他妈在这里吹牛,老实点的话,爷爷还能给你个痛快。”

    “呸!!”

    囚车中的男人,淬了一口痰,血淋淋的脸上还是一片凶狠之,那模样,却像是回味曾经的辉煌岁月一般,道:“想当年,老子可是带人屠了一个大家族,要不是老子运气不好,哪能……””

    “少废话,再不闭嘴把你嘴巴塞上!” 官兵不耐烦地又是一个鞭子甩了上去,那人或许是被打怕,垂下脑袋,血肉模糊的脸,埋在了又脏又乱的长发当中。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