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0章 言绝VS柳天心(16)
    柳天心若有所思地朝那人看了一眼,随后,也没多想,收回视线便继续往西边走去。

    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等到看到前边有个茶棚,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双脚有些发酸,肚子也有些饿了。

    想了想,便走上前去,要了一壶茶水和一碗面,等到吃完准备结账的时候,才想起自己刚才离开的时候,包袱还在轿子里头,身上连一点盘缠都没有。

    柳天心蹙了一下眉,犹豫片刻之后,从脖子上摘下一块玉佩,这是言绝当初跪在她面前,说是跟她求婚用的,是一块先贵太妃留给他的。

    当时,她虽然嘴上没有答应他什么,却跟他说,她帮他保存这枚玉佩,其实就是答应了。

    她甚至已经一点不去在乎脸上的疤痕了,就如若晴说的,不管以后言绝会不会厌弃她这张脸,最起码,他现在是真心对她的。

    如果没有护国寺那一次的签,那一次的八字测命, 她也不会一直活在挣扎和矛盾当中了。

    现在,这枚玉佩还在她身边,此时烫得她的心头阵阵发热。

    呆愣了许久,她才下定决心了一般,深吸了一口气,将玉佩从脖子上扯了下来,走到茶棚老板面前,“老板,我……”

    “姑娘,您的饭前已经有人替您付过了。”

    柳天心一愣,正要问谁帮她付的,可随后,便想起了那些可能隐在暗处的暗卫,便没再开口。

    只是摇头苦笑了一声,收起玉佩,便又一次往西走去。

    西边,便是西擎。

    暗卫隐在暗处,柳天心是感觉不到的,但是她就是认定那些暗卫就藏在四周。

    她不知道这些暗卫到底是什么心思,也不将她带回去,却也不回京,难不成就打算这样一路跟着她吗?

    也罢,他们爱跟就跟着好了,总之,她不会嫁给言绝,就算他派千军万马跟在她身后,她都不会回去的。

    时间久了,他总会厌倦的。

    不过想到从此跟言绝相忘于江湖,柳天心的心里还是有些堵得难受,离得越远,心里那针闷疼的感觉就越是厉害。

    连续往西走了好几天,果然如她所料的那样,这一路上不论她是住店还是吃饭,都有人提前一步将她的消费给付清了。

    两日后,她来到了花溪镇,对这个地方,她不算陌生,几年来,她在这里待过一阵日子,有一次还被一个世家公子给拦住了。

    当时,她急于脱身,加上那世家公子身边带着不少武功高强的护卫,她便随口应付了他一句,说自己是城西陈家的大小姐,让他改天上门去找她。

    没想到那蠢货竟然相信了她的话,还真的放她走了。

    之后,她便悄悄离开了花溪镇,去了别的地方,也是在离开花溪镇后没多久,便意外遇见了言绝,才有之后发生的一系列的事情。

    想到这,柳天心的表情,不经意间柔和了下来,随后,神情开始有些恍惚了。

    如果当初她没有那么冲上跑上言绝的马背,会不会到现在他们都还不认识,也就不会在之后发生这么多的事情了?

    可是,如果她没遇上言绝,那她的人生,会不会又是另外一场遗憾呢。

    现在,虽然她不能跟言绝在一起,可还是真真实实地爱过一场的,不是吗?

    想到这里,柳天心的眼神,更加温柔了一些。

    进了光明客栈刚住下,就被人给认出来,虽然认出了她这张脸,却是把她当成了另外一个人,“靖……靖王妃,您怎么来了?”

    柳天心一愣,面前是一身朴素的店小二,她以前听若晴说过她曾来过花溪镇,跟言渊一起破了花溪镇的一件灭门惨案,还救下了当时逃难的突厥二皇子,如今的突厥可汗桑吉。

    店小二把她认成若晴并不让她觉得意外。

    “王妃,您……您的脸怎么了?”

    自从王爷给王妃为陈家一家伸冤之后,店小二跟陈家夫妇二人心里一直记着他们的恩情。

    柳天心听店小二这么问,手下意识地碰了碰自己的脸,早已经习惯了这张脸,她到时不怎么在意了。

    “小二哥,你认错了,我不是靖王妃。”

    店小二一愣,可对柳天心这话却并不怀疑,堂堂靖王妃怎么会一个人出现在这里,脸还变成这模样了。

    当下,店小二便连声道歉道:“对不住,姑娘,您实在是跟靖王妃长得太像,小的认错了。”

    柳天心笑着摇摇头,表示不介意,店小二也没跟她多寒暄,又继续去招呼其他桌的客人去了。

    在花溪镇逗留了一天,第二天,柳天心出现在一家当铺外,在外面来回徘徊了许久,她下定决心一般,走了进去。

    将手中的玉佩交到当铺掌柜的手上,道:“掌柜的,您看看这玉值多少钱?”

    掌柜将玉拿在手上,用放大镜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番,脸上渐渐地露出了惊艳,嘴里也是连连发出称赞声。

    “啧啧,好玉,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好玉。”

    片刻后,那人抬眼看向柳天心,道:“姑娘这玉是打算当掉,还是直接卖给我们?”

    柳天心望着已经放在掌柜掌心中的玉,半晌,坚定道:“卖了吧,掌柜你开个价。”

    她知道这玉是言绝的母妃留给他的未来王妃的,意义重大,现在她就这样轻易卖了,想必言绝知道了之后,定会对她彻底失望吧。

    毕竟,跟在她身边这些暗卫打小报告的本事,从来不会让人失望的。

    她也知道,她只要跨出这当铺,自然会有暗卫会去将那块玉买回来,所以,她并不担心那块玉不会回到言绝手上。

    再说言绝那边,确实如柳天心所料的那样,他派出了不少的暗卫跟着她,但并没有让那些暗卫现身打扰到她。

    与此同时,柳天心身边发生的任何一件事,都会有暗卫细无巨细地报告给言绝。

    “那人真是这样说的?”

    “是,王爷。”暗卫笔直地站在言绝面前,微微一颔首,道:“那个囚犯看天心公主的眼神非常害怕,就像是……”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