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1章 言绝VS柳天心(17)
    暗卫抿了抿唇,像是在斟酌该用什么样的字眼才合适。

    “像什么?”

    暗卫苦思冥想之后,发现自己的文化水平还是想不出太多的词汇,便硬着头皮,道:“像是……见鬼了一般。”

    果然,言绝听到这个字眼不开心了,眉头皱了一皱,好在他并没有批评什么,那暗卫才松了口气。

    言绝将暗卫回报过来的情况细细理了一番之后,从书房站起身,走了出去。

    刑部大牢——

    沉重的铁门声,在寂静的天牢内发出了刺耳的声响。

    “王爷这边请。”

    言绝提步走过去,一路跟着看守牢房的侍卫走到天牢深处,这里还有几间单独的铁门隔起来的牢房,是专门用来看押十恶不赦,心狠手辣的重刑犯的。

    “将牢门打开。”

    “王爷,此人手段极为凶悍残忍,您万万不可冒险。”

    牢头在一旁小声提醒道。

    “本王心里有数,赶紧将他带出来。”

    言绝的脸上,隐隐地露出了几分不耐烦,那牢头虽然担心言绝的安全,但到底还是不敢违逆言绝的意思,赶忙命人将牢房打开。

    那人被铁链锁着,靠在墙角,听到动静,抬眼朝外面看了一眼,那张被鞭子打得血肉模糊的脸上,生出了几分傲慢。

    “老子这种重刑犯犯的罪,不都是板上钉钉了吗?还需要你们朝廷一个王爷过来审我?”

    刚才他在里头,外面老头对言绝的称呼,他自然也是听到了。

    心里也知道自己这一次怕是躲不过死亡了,但也好奇朝廷一个王爷为何要亲自过来审他。

    言绝挥了挥手,命牢头退下,跟着提步走了进去,居高临下地看着那人,忽地从嘴边发出一声极为不屑的冷笑。

    “没想到鬼蜮门的人也会沦落到这样的下场,本王是不是该说可喜可贺。”

    言绝的声音,淡淡的,而当他说出“鬼蜮门”三个字的时候,那人反应明显大了一些,那布满血痕的脸,猛地抬起看向言绝,眼底满是掩饰不住的震惊。

    “你……你怎么知道鬼蜮门?”

    鬼蜮门早在二十年前就消失了,看他年纪轻轻,二十年前也就七八岁的样子,他怎么会知道鬼蜮门这个组织,而且,还能一口说出他是鬼蜮门的人。

    言绝原本只是根据暗卫们回报过来的信息推断出来,顺便试探一番,没想到此人反应这么大,他不过提了一句鬼蜮门,他整个人就慌了。

    如此一想,言绝继续不动声色,那高深莫测的样子,好似洞悉了一切一般,睥睨着那人,道:“二十年前,你们将江国公府上下上百口人灭门,真以为这事神不知鬼不觉么?”

    闻言,那男人瞳孔一缩,显然是又一次被言绝这话给惊到了,他不可思议地看着言绝这张年轻的脸,怎么都想不明白,二十年前那场秘密的屠杀,为什么会被眼前这个如此年轻的人所知晓。

    难道……

    此人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皮猛然一跳。当年行动的时候,几乎倾尽了鬼蜮门的全部主力,可后来那群突然出现的高手,让他们的行动出现的阻碍,尽管最后他们完成了任务,但是整个鬼蜮门也因为那次元气大伤,也正因为如此,才会同江家的

    下场一样,被彻底灭门。

    而他,也因为那一次的事,远逃东楚,占山为王,因为抢劫来往商旅和谋杀朝廷官员,最终被东楚朝廷缉拿。

    这位东楚的王爷竟然知道当年西擎江国公府的灭门惨案,难道……当年后来出现的那一批打算就走江家人的黑衣人是东楚派出去的?

    他瞪大双眼,盯着言绝发不出声音来,言绝也不急着等他开口,双眼却是冷得可怕,那居高临下睥睨的姿态,让人不自由自主地浑身发毛,甚至不敢再跟言绝对视。

    “不知道王爷这个时候提起这个做什么?”

    言绝看了看这算不上干净的牢房,一点不介意地走到一旁悠闲地坐了下来,“没什么,本王想要知道一些事情,来跟你叙叙旧而已。”

    那人的眸光闪了一闪,冷哼了一声,并不搭理言绝。

    这个时候,一名侍卫拿着一本册子递到言绝面前,躬身道:“王爷,请过目。”

    言绝伸手接过,修长有力的指尖,漫不经心地翻开那本册子上,轻轻点了点上面列着的每一条罪状,好听的嗓音里说出来的话却是让人听着毛骨悚然。

    “罪犯王虎,劫杀商旅,奸淫妇孺,残杀朝廷大员……”

    他将上面那人犯过的每一条罪状都列出来,整整列了五六张纸,这人犯下的罪,确实是天理难容。

    “你这上面随便哪一条罪,都该让你千刀万剐,死罪,你是免不了的。”

    言绝缓缓动了动眼皮,目光投向这个叫王虎的人,眼底凝聚着的光芒越来越冷。

    “老子早就知道了,还需要你来提醒我?”

    王虎一脸不屑地冷哼了一声,根本没把言绝的话当回事。

    却听一声轻笑从言绝的口中传来,“你们鬼蜮门的人,自然是从不把生死当回事,可你们应该没尝过生不如死的滋味吧?”

    闻言,王虎的瞳孔瑟缩了一下,看着言绝那依然带着笑却异常阴森的模样,王虎下意识得打了个冷颤。

    只听言绝继续道:“你应该没见过我们皇室的手段,一些让人想活活不了,想死死不掉的手段,我们眼一闭一睁就能给你想出十个八个来,你想不想试试?”

    那漫不经心的样子,就像是在跟他讨论今天的天气一般。

    王虎的脸色开始变得难看了,虽然他没接触过皇室,也知道皇室里的那些阴私手段。

    他不怕死,却怕生不如死,很多人都是在那样的手段下,死死不成,活活不了。

    一想到自己会经历到那样的事,王虎便吓得浑身哆嗦了一下,目光带着几分惧意地看着言绝,道:“你想要我做什么?”他这话一出来,便见言绝满意地勾了勾唇,道:“这就对了,本王也不为难你,只是需要你如实回答几个问题,只要你的回答让本王满意,本王自会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