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2章 言绝VS柳天心(18)
    对于王虎这样的人来说,活着这一条路基本上是没戏的,所以,听到言绝说会给他一个痛快的死法时,眼底竟然亮了一下。

    看言绝的眼神也多了几分配合,“王爷想要知道什么?”

    言绝也不跟他拐弯抹角,直接问道:“当年雇你们将江家灭门的是什么人?”

    王虎以为言绝早就知道江家灭门的内幕,现在听他这么问,眼底闪过一丝惊讶。

    眼眸动了动,他看向言绝森冷的目光,想了想,道:“我不知道那个人是什么身份,但他的主子愿意花三十万两黄金请我们灭了江家,想来对方也绝对不是普通人了。”

    王虎虽然只是一个杀手,但到底不是普通的杀手,这其中的关系还是能想得到的。

    再来找王虎之前,言绝就已经猜到是跟柳城鹤和张默有关,这会儿听王虎这么说,也不会感到多少意外。

    “那你还记得那个人长什么样么?”

    “当然记得!那个过河拆桥的王八羔子,老子就算死都会记得那张脸。”

    王虎说起这个,脸上便透出了些许杀气,那双眼里,好似藏着深仇大恨。

    言绝想到鬼蜮门也是二十年前突然间神秘消失了,大概跟此刻王虎眼底的仇恨有关。

    言绝用眼神示意了外面一下,便见一侍卫拿着一副画轴走了过来,递到言绝手上。

    言绝将画轴摊开放到王虎面前,问道:“可是他?”

    见王虎眼皮一跳,脸上的肌肉一阵一阵抽搐着,眼底瞬间凝聚起了猩红可怖的血丝,如果不是被铁链锁着身体,他现在就能冲上来将那幅画上的人给撕成粉碎了。

    “就是他!就是这个过河拆桥的东西!”

    王虎的眼睛瞪得老大,眼底充满了仇恨和不甘。

    言绝心里了然,果然是张默,可当时的张默只是一个六品翰林,以他当时的能耐,怎么敢跟大权在握的江国公府的对抗,况且,能花三十万两黄金请得动鬼蜮门的人,怎么会是张默。

    答案就在他面前,真正要江国公灭门的人,是当时的皇帝,柳城鹤!

    而张默则成了柳城鹤的执行人,也正是因为如此,张默才会在江家灭门了之后,瞬间从一个六品翰林升到了一品大员。

    果然是……

    言绝眼中的寒气骤然凝聚,柳城鹤那样自私自利的人,为了坐稳自己的皇位,做出这种背信弃义,惨无人道的事并不让人觉得意外。

    百姓在这样的人手中,岂能安然苟活。“当年,我们费了不少的劲才解决了江家和那批前来救他们的人,正打算回去休养生息,那个人又另外派了一些人过来,将江家上上下下又搜了一遍,之后趁我们没有还手之力,将我们鬼蜮门派出去的人全

    部灭了口,我也是侥幸才逃了出来,想要找他报仇,却根本不知道他是谁……”

    王虎语气淡淡地回忆着当年的事,可眼底的仇恨却没有半分减少,言绝也从王虎的口中大致了解了当年的真相。

    柳城鹤担心江家功高震主,会威胁到他的皇位,张默当时虽然只是个六品翰林,但在当时,他的职务便是负责替皇帝誊抄诏书的,因而离皇帝最近,也是最有机会跟皇帝沆瀣一气,狼狈为奸的。

    张默那人了解柳城鹤的心思,为了往上爬,便跟柳城鹤出了这样一个主意。

    最后,江国公府被灭门,柳城鹤又不想让天下人知道江家灭门的真相,便趁着鬼蜮门元气大伤之际,派人杀了鬼蜮门的人灭口。

    “哼!还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言绝冷笑里一声,抬眼看向王虎充满仇恨和愤怒的脸,道:“你可知这是什么人?”

    闻言,王虎心念一动,抬眼看向言绝,听他话中的意思,难道是知道此人的身份?

    心里想着,嘴上便问出了口。

    “此人便是西擎当朝的宰相张默,二十年前,他是皇帝身边负责誊抄诏书的六品翰林。”

    言绝也不隐瞒,直接将张默的身份说了出来,包括他六年前做什么的,也直接告诉了他。

    王虎虽然是在刀尖上讨饭吃的人,可鬼蜮门毕竟不是普通的杀手组织,见过各式各样的人,言绝这话一出,他就能想到张默背后的人是谁。

    当时身为六品翰林的张默,怎么可能拿的出来三十万两黄金。

    想到江家在各国都是名声赫赫,王虎便想明白了。

    “呵!原来是狗皇帝怕人江家权势滔天,怕自己坐不稳皇位呢!”

    王虎不后悔当年为了三十万两黄金杀了江家忠义一门,但是他后悔自己低估了那对君臣的黑心烂肺,心狠手辣,竟然连他这些只负责杀人的江湖杀手都要一网打尽。

    言绝嗤声一笑,目光深沉得有些可怕。

    当年如果不是有陈皇后冒险帮忙,他如今还有机会见到他媳妇儿吗?

    柳城鹤这几年的安逸日子过腻了,是该给他加点料了。

    因为柳若晴即将生产,因而西擎的事,言绝并没有让言渊参与太多。

    如果以东楚跟西擎之间的实力差别,东楚想要对西擎用兵,轻而易举。

    只是,西擎有个陈老将军……

    陈老将军如今年迈,虽说对柳城鹤颇有意见,但是对西擎越是忠心耿耿,断然不允许东楚的兵踏上西擎的国土。

    如果跟陈老将军对上,这就让他为难了。

    因为这件事,言绝苦恼了好几天,直到跟着柳天心一路往西的暗卫那边,再度传来柳天心的消息。

    看着面前暗卫递上来的那块玉,言绝的脸色,冷到了极点。

    呵!

    把他给她的求婚信物都给卖了,这是打算跟他彻底断了啊。

    还真是个狼心狗肺的臭女人!

    “王爷,属下需要将公主给带回来吗?”

    面前的暗卫看着言绝铁青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问道。

    看着王爷手中拿着的那枚玉佩,暗卫都忍不住替自家王爷可怜。当时,那当铺掌柜不愿意卖掉那块玉,他们为了买回这块玉佩,可以说是对那个当铺掌柜威逼利诱的手段全用上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