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4章 言绝VS柳天心(20)
    他们对若晴感恩戴德,要是知道害得他们家破人亡的人,是他们一直感恩戴德的靖王妃的妹妹,会不会影响到若晴?

    可她明明知道了自己是罪魁祸首,却不来陈家说个明白,她这一辈子都会良心不安的。

    至于他们夫妇知道是她害的陈家家破人亡之后要怎么对付她,她一点都不在乎。

    “不,不是,我是说,我不是你们上次见过的那个靖王妃。”

    陈氏夫妇还是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不是靖王妃,那不就是被靖王休弃的意思吗?

    柳天心见他们还是一脸不明的样子,治好开口道:“靖王妃是我孪生姐姐。”

    这会儿,陈氏夫妇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知道靖王没有对不起王妃,心里也蓦地松了口气。

    只是得知王妃还有一个孪生妹妹,两人还是有些惊讶的,难怪两人这么像呢。

    只是……王妃的妹妹怎么会来找他们呢?

    这样纳闷着,却见柳天心当着他们的面,噗通一声跪了下来。

    “王妃您……”

    两人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称呼她,随后,便想起靖王妃既然是西擎嫁过来的公主,那她的妹妹,自然也是公主了。

    两人避开柳天心,被她这么一跪弄得有些局促不安,“公主,您这是怎么了?为何要跪我们,您赶紧起来。”

    陆婉上前去扶她,却见她跪着纹丝不动,随后又对着他们夫妇二人,重重地磕了几下,弄得陈氏夫妇更是手忙脚乱了。

    “公主,您这是做什么呀,有什么事,您直接跟我们说,靖王妃是我们全家的大恩人,您有什么困难,我们一定会帮的。”

    柳天心磕了几个响头之后,抬眼看着他们,眼底满是自责和歉意,“陈公子,陈夫人,对不起,是我害了你们。”

    陈轩夫妇二人一脸莫名其妙,正要问她发生了什么事,便听柳天心道:“当年……当年跟言启说是陈家大小姐的那个人是我。”

    这一下,陈轩夫妇都愣住了,表情惊诧地看着柳天心,满脸的不可思议,张着嘴,半晌说不出话来。

    柳天心将当年自己怎么遇上言启,怎么随口编了一个谎言,结果害了陈家的事都细细说了一遍。

    “很抱歉,我不知道当年随口一句话,会让你们惹上这么大的无妄之灾。”

    此时,陈轩夫妇二人看着柳天心的表情,有些复杂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从柳天心的口中,他们知道了这位西擎公主,当年逃婚才来了花溪镇,她的姐姐替她嫁给了靖王成了靖王妃。

    之后在花溪镇发生的事,他们也都知道了。

    “对不起,我昨日从小二哥那里得知这件事,才知道我一句话,竟然害得你们家破人亡,我今日前来,便是来向你们请罪的。”

    说着,又对着陈氏夫妇磕了个响头,久久没有起身,也没听到陈轩夫妇说任何的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柳天心感觉到手臂一重,抬眼,见是陆婉正要将她扶起。

    “公主,您起来吧,这件事,您本就是无心之过,言启那种人,就算没有您那件事,我们哪天倒霉遇上她,同样不会有好下场。”

    虽然过去了这么多年,陆婉还记得当年的事,言启在陈家找不到所谓的陈家大小姐,便盯上她了。

    她的公公婆婆就是因为她才间接死在言启手上的。

    就算没有天心公主,她以后走在路上,遇上了言启,照样会被他盯上。柳天心愣着没有说话,同时,陈轩也开口道:“公主,内子说的对,只要有言启照样的人存在,就算没有你,也许还有别人,现在一切都过去了,我们能有今天,还多亏靖王妃,我们不想活在过去的仇恨当

    中,这样只会让自己更累,公主您也别自责了。”

    柳天心怎么都没想到自己这一次过来,竟然会是这样平静的结果,足足愣了许久都没有反应过来。

    这样宽容的一家人,柳天心更加觉得自己无颜面对他们了。

    “你……你们不怪我吗?”

    不管怎么说,都是她将言启引到陈家的。

    “若是换做以前,我们或许会怪在公主头上,可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我们都看淡了,况且,公主也不是有心害了我们。”

    陈轩是陈家的家主,他都开口原谅了柳天心了,自然也就代表着当年因为那样的祸患而丢了性命的陈家上上下下。

    柳天心的心里,稍稍好过了一些,眼眶一红,她又对着他们磕了个头,“多谢。”陆婉扶着柳天心起来了,知道她心里还没有完全放下,便只好玩笑着开解道:“公主您这样一个尊贵的身份都对着我们磕了多少个头了,过去的恩恩怨怨就让它过去吧,我们现在苦尽甘来,也是我们的一场

    造化,不是吗?”

    柳天心笑着点了点头,在经历了那样一场灾难之后,还能保持如此赤子之心的,这也是对他们的回报吧。

    柳天心从陈家出来,虽然得到了陈氏夫妇的原谅,柳天心的心里却依然还是很沉重。

    她又开始在想自己八字的事,也许不但克夫,还会克别人,不然,陈家这样好的人家,为什么能被她随口说的一句话就害成那样。

    今日的事,让她更加坚定了不能留在言绝身边,她是真的害怕了。

    在花溪镇没有待多久,她继续一路往西,打算去玉乡关找她的外祖陈翀,在西擎,陈翀算是她唯一的亲人了。

    可就在她刚刚踏入西擎境内的时候,便听到四处有人在议论多年戍守玉乡关,保护西擎一方安宁的陈翀陈老将军,因通敌卖国之罪,被皇帝打入天牢,择日处斩。

    “怎么会这样?”

    柳天心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里有些担忧。

    她知道柳城鹤不是个好东西,在她很小的时候,柳城鹤就对她的母后和外祖一家极为不爽,奈何外祖手上掌握兵权,他再不满也不敢在明面上对母后做什么。可母后在宫中所过的日子,外祖根本不知道。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