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7章 言绝VS柳天心(23)
    也是因为如此,张默便动了要自己的人在军中取代陈翀的心思,他也知道这些年,柳城鹤一直想要动陈翀,奈何陈翀在军中威望极高,手上的陈家军更是骁勇善战,他想动他而不得。

    因此,在听到张默说有办法骗陈翀单独回京时,柳城鹤心思就动了。

    陈翀确实被骗回京了,而他的人也确实取代了陈翀在玉乡关的帅位。

    可这对君臣都万万没想到,言绝会派人救走陈翀,他们自然不知道,当年他们要烧死的天心公主,如今还活得好好的。

    退了朝之后,柳城鹤留下了张默,双眼若有所思地看着张默,心里还有些担忧。

    “张卿也没什么办法了吗?就这样放任一个判臣待在别的国家,你让朕的脸往哪搁?”

    张默的双眼闪了闪,垂着眸子没看柳城鹤,心底却是一番讽刺的冷笑。

    你以为自己还有脸留着么?

    心里虽然这样想,面上却依然十分恭谨,“皇上,恕臣直言,以我们现在的情况,根本没办法跟东楚抗衡,只要东楚动手,我们甚至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你……”

    柳城鹤气得想骂娘,可心里却很清楚张默说的是事实。

    拿起来准备扔出去的端砚又重新放了回去,到底还是怂了。

    张默在心里冷笑,可还是有些担心。

    如今的西擎,可以说是无将可派,如果东楚真的打过来的话,他们确实是没有还手之力的。

    现在只希望言绝不要为了一个已经死去的天心公主多管闲事,不然,他相信柳城鹤一定第一个拿他开刀。

    这也是为什么,在朝议的时候,他要让大家先入为主地认为是东楚想打西擎,而不是东楚因为陈翀的事打西擎,这两个原因,从本质上是有很大的差别的。

    然而,张默心里的希望终究还是落空了。

    半个月后,玉乡关那边传来急报,东楚在玉乡关外陈兵十万。

    这军情并不能瞒住老百姓,很快,爱消息传到宫中不久,便传遍了整个京城,甚至逐渐向全国蔓延。

    柳城鹤当即被这个消息吓得腿软,连应对的能力都没有,只是严令玉乡关那边必须要守住,不能让东楚的兵打进来。

    而随后没几天,又传来消息,这个消息,是东楚那边让人给带过来的,大意是,柳城鹤当年敢联手南陵算计东楚,今日他们便要讨回来。

    当老百姓知道东楚攻打西擎竟然是因为他们的皇帝贪心不足,联手他国算计东楚,如今东楚回来报复,受害的却是他们这些手无寸铁的老百姓。

    战乱一起,老百姓哪能有什么好日子过?

    而一旦京城被攻破,他们就彻底成了亡国奴,而这一切,就是他们那个拎不清的皇帝做下的蠢事。

    深深明白失去国土的日子是多么没有尊严的百姓们,心里对柳城鹤充满了缘分。

    然而,到底还是畏惧皇权,只是敢怒不敢言,就算是骂,也只能在心里骂皇帝几句。

    很快,玉乡关那边又传来消息,那边的守将根本没顶两天,就被东楚的兵给破了。

    老百姓人人自危的同时,突然想起了那位被判了通敌卖国治罪的陈老将军。

    陈老将军守着玉乡关几十年,都未曾被人攻破过,如果他真的通敌,玉乡关怕是早就落到敌人手中了。

    偏偏,如今陈翀将军不在了,玉乡关就被攻破了,大家都明白了过来,哪是什么陈老将军通敌叛国,分明是有些人担心人家功高盖主,给人家按了个罪名。

    如今被人打上门来了,活该!

    老百姓的怒火因为玉乡关被攻破而蹭蹭地往外冒,甚至有些胆大的已经不避讳公开抱怨了。

    虽然没有明着指着皇帝,但大家心里都知道是在打皇帝的脸。

    “一群废物,朕养你们这么久,现在需要用到你们了,竟然一个个推脱自己不行?陈翀一把年纪守在玉乡关都没让人打进来,你们比他老吗?”

    柳城鹤被连续不断传来的城池被破的消息给吓得坐不住了。

    武将们安逸了这么多年,早就不行了,稍微能打仗的一些武将,因为当初替陈翀说了几句话,不是被杖责就是被直接撸了官职。

    有些武将心寒了,直接解甲归田了。

    还有一些还有良知的文臣,也在替陈翀说句了几句话之后,被皇帝怒斥说以同罪论处。

    因而,朝堂上,如今没人敢说什么,反正这里算得上是张默那群人的一言堂了,既然他们那么有本事,就让他们说个够好了。

    如今,东楚打来了,他们派那些吃得满脑肠肥的武将过去又有什么用。

    现在想到陈翀来了?

    人家一心保家卫国,你算计他的时候可想过,给人家按上一个通敌叛国的罪名,能不让人心寒。

    这几年的衷心喂了狗都比对这样的皇帝来的好。

    有些有血性的大臣们在心里将柳城鹤狠狠骂了一遍还尤觉得不解气。

    柳城鹤见朝臣们都不说话,现在便开始想起陈翀的好了,如果他没给陈翀定罪,或许现在的玉乡关还固若金汤。

    玉乡关是西擎的边关要塞,那里被攻破,就意味着西擎的国土真在一点一点被占领。

    果然,几天后,又陆陆续续传来城池被占领的消息。

    “完了,朕的江山完了,照这样下去,他们不需要多久时间,就能攻到京城来。”

    柳城鹤站在御书房里,对着几位大臣慌得来回踱步,哪有半点帝王的气概,活像一只要被人追着打 的过街老鼠。

    这里的大臣,几乎都是张默提上来的,没什么本事,最大的本事就是拍马屁了。

    现在让他们说出个方法来,比登天还难。

    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随后,视线不约而同地投向张默。

    张默被他们盯得浑身发毛,要说他比他们稍微有本事一点,那就是懂得揣测圣意,除此之外,跟这些无能之辈并没有什么不同。现在见众人都将视线投向他,他看了一眼柳城鹤,只能硬着头皮,开口道:“皇上,我们朝中能派出去的武将都派出去了,现在……我们只能做好准备。”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