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39章 言绝VS柳天心(25)
    下一秒,又是重重的一脚,直接踩在柳城鹤的身上,将他的肋骨尽数踩断了,但他又控制好了力道和角度,那些断掉的肋骨扎着肺,又没有刺穿,柳城鹤抑制不住地咳嗽,咳嗽起来又扯动肋骨,如此循环

    ……

    柳城鹤当了几十年的皇帝,这辈子就没受过这样的苦,这会儿已经痛得脸色惨白,一股腥臭的味道,开始在空气中蔓延开来。

    竟然……尿了。

    言绝嫌恶地看了他一眼,从身后的人手中接过手帕擦了擦手,随后一脸嫌弃地将手帕往柳城鹤的身上一扔。

    见言绝的视线朝他看过来,柳城鹤吓得连咳嗽都不敢咳了,不停地摇摆着手,“不……不,心儿是我女儿,我怎么会对她做什么?那场火是意外,是意外啊……”

    他已经被言绝的眼神给吓怕了,言绝什么都还没说,他就主动说出了那场大火的事。

    言绝看着他,冷笑了一声,“本王何时提过那场火了?”

    说着,又是抬脚,直接在他的肋处碾了碾,疼得柳城鹤整个面容都扭曲了。

    这种让人生不如死的手段,言绝做得极为趁手。

    柳城鹤被言绝这话问得表情一惊,竟然连害怕都忘记了,只是正正地看着他依然漫不经心却比阎罗王还要可怕的脸,双唇直打哆嗦。

    言绝蹙着眉,不想继续去闻那令人作呕从尿骚味,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身后的护卫,护卫领命,直接粗暴地将柳城鹤像拎小鸡一样地拎去了别处,随后,又像扔死猪一样地往地上一扔。

    柳城鹤这会儿好似已经痛得麻痹了一般,只是浑身颤抖地看着面前居高临下像睥睨着蝼蚁一般睥睨着自己的言绝,眼底满是惧意。

    “你……”

    柳城鹤想开口说话,可对上言绝那双淬了一层寒冰的双眼,所有的话都被他咽了回去。看着柳城鹤,想到柳天心在柳城鹤手上受到了的苦,想到她因为那张脸而自卑到始终不愿意跟自己在一起的样子,言绝眼底的熊熊烈火,便开始不受控制地剧烈燃烧了起来,好似要将柳城鹤瞬间烧成粉末

    。

    不过,他现在还不想让他这么早死掉,他觉得,让他生不如死比死还有意思。

    “你可知天心被火烧的时候有多害怕,有多绝望吗?你知道想要讲话却讲不出来有多难受吗?你知道顶着一张布满疤痕的脸到处被人嘲笑的时候,她有多难过吗?”

    言绝问话的语气很轻很平淡,可每说出一个字,柳城鹤的身子便剧烈地颤抖好几下。

    “我……我……我怕……”

    “不,你不知道,你不亲身感受一下,怎么会对天心所受的痛苦感同身受呢。”

    在柳城鹤惊恐的眼神中,言绝冰冷又残忍地吐出两个字,“动手。”

    “是。”

    就这样,柳城鹤又一次被当成死猪一样,给拖走了。

    片刻之后,滚滚上升的浓烟和柳城鹤歇斯底里的惨叫声响起,“言绝,你杀了我吧,你杀了我吧!”

    第一次,柳城鹤知道,原来生不如死比起死亡来说,更加恐怖。

    言绝无视,对他惨绝人寰的叫声也置若罔闻,他就是要柳城鹤尝一尝他媳妇儿受过的全部苦难。

    “王爷,差不多了。”

    稍许,一名护卫走到他面前,小声道,此时,柳城鹤的声音已经极为虚弱了。

    “找个大夫给他留口气,本王可没那么好心让他现在就死了。”

    言绝眼底的杀气并未退去,转身看向城门的方向,“进城。”

    言绝进城的时候,东楚的军队已经排成一排守在街上各处了,那年轻将领看到言绝进来,赶忙迎上前来,“王爷。”

    “嗯。”

    言绝的目光,淡淡地扫过京城的每一座房子,随着时间慢慢推移,很多人都偷偷地从家里打开窗户往外看,那些眼睛中,有好奇,也有害怕和一丝丝的恐慌。

    此时,柳城鹤被带过来了,这里距离午门刑场的位子只有几丈远,众人看到一个好似被火烧烤过的人,被人扔到了行刑台上。

    空气中,还弥漫着皮肉烤焦的味道。

    那人处在极度痛苦当中,想要昏厥过去,偏偏那浑身的疼痛让他越发清醒。

    “还有个人呢?”

    言绝侧目看向身边的将领,问道。

    那将领正欲回答,便见远处几个士兵手里拎着一个卷着包袱的人,从远处走来,“王爷,已经来了。”

    那人同样被扔到了行刑台上,眼底满是恐慌地看着面前这些人,“你……你们……你们已经侵占了我们的国土,为何还要滥杀无辜。”

    “无辜吗?”

    言绝冷笑,眼底凝聚着的寒冰,投向说话那人,“逃得倒是快,你这条狗怎么还把主人给留下了?”

    言绝看着张默手上还捧着的那个装满了金银珠宝和一大叠银票的包袱,笑起来的样子,比不笑还让人觉得恐怖万分。

    边上,柳城鹤无力的呻吟,却像是一道催命符,不停地在他的耳边响起,张默的身子,开始不停地哆嗦着,不敢回头看一眼那一道烤肉味的来源。

    可饶是如此,他还想要挽回面子一般,看着言绝,道:“八王爷,怎么说我们也是一国国君和丞相,就算是亡了国,也容不得你这样羞辱。”

    这番话,说得大义凛然,但那颤抖的音调还是出卖了他此刻恐惧的心情。

    言绝微眯着眼睛,看着他们,突地抬起脚将张默一脚踩在地上,脚踩在张默的手背上,没有留下半点力气,直接将他手背上的骨头给碾碎到了。

    四周,响起了张默尖锐的惨叫声,可一旁的言绝以及他带过来的人都是面不改色地看着着这一幕,好似这一切都跟他们无关似的。

    “痛吗?”

    言绝的唇角,残忍地向上弯起了一抹弧度,“当初烧死天心公主的时候,有没有想过她一个女孩子痛不痛?嗯?”一个简单的“嗯?”落下的同时,又听得张默一声惨叫响起,他的腕骨也被言绝给踩断了。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