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1章 言绝VS柳天心(27)
    一时间,乌烟瘴气的西擎天下,开始一点一点地在改变。

    在言绝回到东楚之前,柳天心便已经听说了西擎彻底亡国的事。

    对于柳城鹤的死,她没有半点感觉,只是觉得,自己的祖父,父亲,一心守护着的国土,因为柳城鹤而成了别国的附属,心里还是有些唏嘘。

    比起柳天心,陈翀的心里自然是不好受了一些。

    虽然他早已经对西擎那样乌烟瘴气的朝廷不抱希望,可西擎,那毕竟是自己花费了一生的精力守护的国土,结果就这样成了别人的。

    如果能把这一切都看得云淡风轻,他当然是做不到的。

    但是,若说他要将这一切都怪在东楚身上,他自然也不会存这样的心思。

    陈家一族没有灭族,算起来是他承了东楚的恩情,再者,有柳城鹤这样的皇帝,有那么一帮朝臣在,就算不是今天东楚动的手,也迟早会被吞并。

    “哎~”

    一声叹息,从陈翀的口中传来,柳天心望向他,见他神情怅然,不用猜都知道是因为西擎灭国之事。

    身为一个戍守西擎边境几十年的老将,对国土的感情有多深,柳天心自然能感受到,但是心里却还是担心他会因为而恨上言绝,便上前,轻轻拍着陈翀的背,低低地唤了一声,“外祖。”

    陈翀抬眼看她,靖王妃柳若晴和他的外孙女柳天心是江国公孙女的事,他几天前就知道了。

    心里震惊的同时,对江国公府还有血脉留下,心里也是倍感欣慰。

    当年,他和江国公府,一个守着西擎的南边,一个守着西擎的北边,双双联手,让西擎立于四国之一。

    如今回想起来当年的意气风发,还恍如昨日。

    想到江家一门被灭,也是柳城鹤和张默下的手,陈翀觉得,自己被按上莫须有的叛国之罪,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了。

    也觉得柳城鹤这样的人,根本就是死有余辜。

    他看着柳天心眼底的忐忑和担忧,也能猜到几分,他笑看着她,拍了拍她的手背,道:“外祖没事,西擎有如今的结果,是必然的,或许被东楚占领了,多西擎的百姓来说,还是一件好事。”

    他也听说了,东楚的兵马,那么顺利地一路攻入皇城,除了西擎士兵的消极抵抗之外,也有沿途一些城池的老百姓直接开门迎他们入城。

    就连他们回去的时候,一路都有老百姓夹道相送,可见柳城鹤多么不得民心,或者说,老百姓在柳城鹤那样昏庸无能又惨无人道的暴政之下,被压得有多苦。

    柳天心听陈翀这么一说,心下顿时松了口气,见陈翀正一脸欣慰地看着自己,便笑问道:“外祖为何这样看着我?”

    陈翀笑着摇摇头,道:“以前以为你是我的亲外孙女,就觉得你跟我很像,现在知道你是江国公的孙女,我仔细看了看,你还真是跟你祖父有些相像。”柳天心闻言,愣了一下,随后,又笑了起来,挨着陈翀身边坐了下来,带着几分撒娇地将脸靠在他的手臂上,道:“如果没有母后,心儿恐怕早就死了,母后永远是心儿的母后,外祖也永远是心儿的外祖。

    ”

    陈老将军膝下就陈皇后一个女儿,在柳城鹤的磋磨之下又早早过世了,现在听柳天心这么说,心里又暖又动容。

    性子直爽的陈老将军不会说什么悲壮的话,只是连连说了几个好字,眼眶却是湿润了。

    少许,又听陈翀问道:“等八王爷回京,你们也该成亲了吧?”

    早在前年心儿在玉乡关待了一阵子,便听她说起她跟八王爷的婚事,可如今都过去几年了,竟然还没有消息。

    想起柳天心脸上的那一道已经淡了许多的疤痕,陈翀心里还是有些担忧的。

    言绝不是普通人, 除了那张英俊不凡的脸之外,他还有一个高不可攀的身份,他身边少不了各种莺莺燕燕,他担心他会嫌弃心儿……

    可转念一想,又觉得言绝不是那种人,这一次他派人从刑场上救下他,又大动干戈直接踏平了的西擎,虽然言绝没有明说,但他能猜到应该是跟心儿有关的。

    许是这中间出了什么事,耽误了两人成亲的事吧。

    陈翀在心里这样猜测着,而柳天心听陈翀提起她跟言绝的婚事,身子却明显僵了一下,心也跟着往下一沉,那一阵熟悉的刺痛,瞬间从她的心底溢了出来。

    自从她救了外祖回到东楚,她就一直没敢去想她跟言绝之间的事,有些事,必须要放下,可偏偏就是那么难放下。

    陈翀见她愣着没有出声,眼底淌过一丝担忧,“怎么了?他不想娶你?”

    话音落下,陈翀的心跟着往下一沉,虽然自己心里也有这样的猜测,可还是不想自己的外孙女因为言绝而受了委屈。

    柳天心听出了陈翀语气中的不悦,赶忙摇了摇头,“不是,他……他要娶我,是……是我不想嫁。”

    “为什么?”

    陈翀蹙了一下眉,倒是没想到会是这样,眼底闪过一丝惊讶。

    言绝这样一个出色的男子,又这般为她,她为何不要嫁?

    柳天心拧起了眉,想到那种可能,便心如刀绞,面上却是一派淡然的姿态,低低地道:“孙女不喜欢他了。”

    “你胡说!”

    陈翀面色一凛,虽然他极少跟这个外孙女待在一起,但是也能一口认定这绝不是真正的原因。

    “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言绝看上别的女孩子了?”

    虽然言绝这样的身份,三妻四妾自是平常,可他知道,言绝若真的看上别的女孩子,哪怕是将正妃之位给了心儿,心儿都是不会要的。

    “不是,跟言绝没关系,真的。”

    柳天心抓着陈翀的手,表情严肃道,见陈翀还是一脸不相信的样子,不想让陈翀怪罪到言绝身上,便又一次拿自己那张丑陋的脸,开口道:“外祖知道我这张脸……”她突地苦笑了一下,曾经自己因为这张脸,心里确实是自卑的,哪怕言绝再三跟她保证,他不在乎她这张脸,她还是不敢子信心十足地对着他。天上掉下个靖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